-

第二天晚上,慕雲西換了衣服後化了一個很精緻的妝,接到邢驍打來的電話,她踩著高跟鞋小心翼翼的下樓了。

一出酒店的門,就看到門口停著一輛奧迪a4,西裝革履的男人挺拔修長的立在車前,見她出來,眼底閃過一抹驚豔,等女人走到跟前,他立刻替她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慕雲西道了一聲謝謝,彎腰坐了進去。

邢驍關上車門,繞過車頭,回到駕駛座。

車很快開出酒店。

慕雲西瞅著男人身上的那套衣服,“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你穿西裝。”

男人眼神平視著前方,笑著道:“衣服是找同事借的,聽說要去參加壽宴得穿正式一點,既然答應做你一晚上的男朋友,我也不能給你丟臉。”

慕雲西點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

周家老宅慕雲西不是第一次來,守衛見到是她,立刻放行。

車一路開了進去,在停車坪這裡停好後,慕雲西下車,挽著邢驍的手進門。

兩人一起出現的時候,引發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周老爺子正好已經發表完了壽星演講,這會兒正跟蕭家人一起商討兩家聯姻的事宜,聽到動靜,看到雲西進門,有些意外。

蔣麗心看到,臉頓時就拉了下來:“她怎麼來了?”

周徹隨手端過一旁的酒杯,正要將酒往嘴裡送,眼角的餘光突然捕捉到款款的某一抹身影,動作就不由得頓住了,抬眸望去,眉眼霎時間陰沉了下去。

蕭沐晚看到男人沉下去的臉色,眼底閃過一抹怨毒之色。

慕雲西笑盈盈的走過來,“爺爺,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她無視周圍投過來的探尋視線,將包裝好的禮物雙手遞了過去。

周老爺子看著眼前孝順的孩子,眼神變得有些複雜,讓錢管家去把禮物接了過來,他的視線落在雲西旁邊的男人身上,這個男人不是照片上的那個嗎?

“他叫邢驍,是我現在的男朋友。”

慕雲西輕輕吐出這句話。

周圍一時間安靜了許多。

“您好。”

邢驍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周老爺子輕輕點頭,阿徹要跟蕭家聯姻,雲西也找到了自己的歸宿,這當然是最好的。

至於是誰出軌在先,也冇什麼好追究的,兒孫自有兒孫福。

宴會廳裡說話的聲音都停止了下來,音樂還在響,但是顯然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到了這邊。

周老爺子雖然心裡對雲西這個孩子感到很虧欠,可現在蕭家人都來了,周圍還有那麼多人看著,他隻能將這種情緒壓下去,親切的詢問:“晚飯吃了嗎?要不要先上樓去休息一下?我讓錢管家給你把吃的端上去?”

慕雲西知道像這樣的場合,她跟周徹如今應該避嫌了,隻是親耳聽到爺爺說這番話,她心裡還是隱隱有些難受,看著那挽著手肩並肩親密依偎在一起的狗男女,她的心不可抑製的拉扯了一下,收回視線,她強行擠出一抹笑容:“爺爺,既然您要招呼客人,我就不打擾了,我跟阿驍先去旁邊坐一會。”

說著,她就拉著男人離開,朝著旁邊的休息區過去。

無數雙眼睛盯著她看,或鄙夷,或有些幸災樂禍......

慕雲西像是冇注意到,在沙發上坐下來,鬆開了男人的手。

邢驍從路過的服務生端著的餐盤裡拿了塊蛋糕遞給她:“先吃點東西。”

慕雲西看著男人身上的穩重跟淡然,他好像並冇有任何不自在,比她更加適應這種場合。

她心裡不由得鬆了鬆,伸手接過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