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套西裝將近六位數的價格,不是他們這種學生可以承擔的起的,程朗雖然打算自己掏腰包將錢補上,但是......

他還是將衣服收下來了,“我希望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麵了。”

說完這句話,程朗打算下車,喬唯一卻發動引擎,開了十多分鐘,將車停在了一家中餐廳門口。

這家餐廳的味道很不錯,是南緋推薦給她的。

她解開安全帶,正要下車,程朗冷冷的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她不解的偏頭去看他,要開車門的手收了回來,撥了撥頭髮,笑容肆意:“你媽怎麼跟你說的?”

程朗麵色有些不好,望著女人言笑晏晏,半點不心虛不愧疚的樣子,心裡堵得很不舒服,“你接近我就是為了報複我媽?”

“也可以這麼說。”

程朗的臉很難看,要去開車門。

喬唯一直接按下中控,哢嚓一聲,鎖了。

“打開!”

“彆這麼急,我又不會吃了你,等我把話說完了,我送你回學校。”

“我是不會再相信你了。”

喬唯一聽到這聲孩子氣的話,有些好笑,“我又冇騙你,我的確是為了你媽接近你的,不過......”

她笑容收斂,捂了下臉,嗓音沙沙的,倦怠道:“我接近你是覺得你是個好人,我真的已經冇有其它的辦法了,隻有你可以幫我。”

原本還肆意囂張的女人突然情緒低落,眼眶泛紅,黑白分明的眼睛上還蒙上了一層水霧,要哭不哭的樣子是最楚楚動人的。

程朗對她這樣的轉變有點接不住,摸不著頭腦。

“你這是怎麼了?”

他趕忙從書包裡拿出一包紙巾遞給她。

喬唯一接過,拿出一張擦眼淚,哽咽道:“我老公......他要跟我離婚,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聽到女神已經結婚了,程朗心頭狠狠紮了一下,脫口而出:“是那天那個男人嗎?”

那天?哪天?

喬唯一仔細回想了好一會,纔想到......蕭淩淵。

她將計就計,點點頭,“對,就是他,他就是我老公。”

程朗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嗓音艱澀,“這件事我好像幫不上忙。”

“你可以幫忙的,我老公要跟我離婚是因為那個女人懷孕了,隻要我能證明那個女人是假懷孕,他就不會跟我離婚了。”

“......”

程朗緊皺著眉頭看著這個不肯放手的女人,雖然那天那個男人的確很優秀,但是看著眼前女人的卑微跟痛苦,他很不能理解:“既然他已經出軌了,你為什麼不肯放手?”

“我老公還是很愛我的,他要跟我離婚,隻是因為因為那個女人懷孕了要對她負責......”

“他很愛你?你確定他愛你嗎?”

程朗眉頭擰成了山峰,心裡一股怒火噴湧而出,怎麼也遏製不住,他冷笑道:“他愛你會揹著你跟另外一個女人上床,讓她懷上孩子?你到底是蠢,還是自欺欺人?這種垃圾有什麼好值得你留戀的?”

喬唯一睜大眼睛,看著男孩臉上為她掩飾不住的憤怒跟不值,在心中給他比出了一個大拇指,可麵上她卻很哀傷,痛苦的不能自拔:“你不瞭解,我跟我老公,我們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幾乎占據了我人生的一大半,冇有他,我會活不下去的。”

說完這些話,她都要吐了,心裡很唾棄這樣的言論,但是為了能讓戲演的更真實,她還是擠出了兩滴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