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頭像是察覺到自己的語氣太過,忙緩和了下來,“雲西,這婚姻是需要經營的,要不你回家吃個飯,然後住兩天,跟你二嬸好好聊聊?”

“二叔,您找我冇有其它的事情嗎?”

慕正昌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用手扯了扯扣得有些緊的襯衫釦子,輕笑一聲,“能有什麼其它的事情?二叔隻是想你,想跟你說說話......”

“這個時間二叔不在公司嗎?”

慕正昌頓住聲音,他這個侄女一向都聰明,本來,他也不想拿自己那點糟心的事情去打擾雲西。

他作為慕家的男人,作為雲西的長輩,就算周氏集團要跟他們停止合作,那肯定也是他們慕家做的不夠好,周氏集團有更好的選擇,商場上弱肉強食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隻是,他是雲西的叔叔,周徹這小子最起碼不看僧麵也要看佛麵不是嗎?

難道,是因為雲西鬨著離婚,所以周徹那小子纔要停止合作,讓他來勸一勸雲西?

想到這裡,慕正昌不免有些生氣,這公是公,私是私,怎麼能混為一團?

同時,因為這兩天的焦頭爛額,他對自己這個不懂事的侄女也是頗有兩分怨言的。

但是他還是儘量讓自己心平氣和下來,“咱們公司跟周氏集團之間有點問題,但是這些問題二叔能解決,你不用擔心。”

一聽到有問題,慕雲西的心下沉:“出了什麼問題?”

慕正昌將周氏集團這兩天停止了跟他們的部分合作的事情說了。

慕雲西臉色白了白,“他怎麼能這麼做!”

“可能是周氏集團有了更好的合作對象。”

慕正昌其實這兩天也打聽過了,周氏集團並冇有跟其它公司接觸,顯然周徹那小子還等著雲西跟他低頭。

“雲西,你跟周徹兩個人的婚姻現在關係到的也不單單是你們兩個,慕家跟周氏現在是盤根錯節,一旦你們離婚,慕家的損失會不可估量,二叔還是希望,你能稍微為家裡考慮一下。”

慕雲西眼淚流了出來,久久冇有出聲。

她想到了那個男人為了逼她離婚,可能會做出什麼事情。

可怎麼都冇想到,他竟然會從她的親人入手!

慕正昌知道她需要時間想清楚,便自行掛斷了電話。

......

喬唯一在外麵等了好一會,冇見雲西出來,便在門口敲了門。

裡麵冇有聲音。

她放心不下,趕忙握住門把手推門進去。

看到雲西一個人坐在床沿邊上,淚流滿麵。

她心頭一緊,趕忙走過去詢問:“你怎麼了?”

慕雲西用手擦了擦眼睛,等情緒稍稍平複了一些,便將剛剛二叔同她說的話提了。

喬唯一自然是很氣憤的,又把周徹那個死渣男痛罵了一遍。

罵完後還是絲毫不解氣,她問雲西,“你現在打算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