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她一直裝傻,那天冇有去找那個女人,也許她還能多做兩天周太太。

可她去找了,還讓他心愛的女人受了委屈,他現在肯定很討厭她了。

隻是有些事情逃避解決不了問題,終究是要麵對了。

慕雲西嚥下喉嚨裡的苦澀,輕輕點頭,看向喬唯一,“我想吃小區對麵的那家李記的小籠包,你能幫我去買嗎?”

喬唯一知道她是想支開自己,跟這個渣男單獨談,便點點頭,“我現在去買。”

她回房間去拿了手機跟錢包出去。

等公寓的門關上後,慕雲西看向對麵的男人,扯了扯唇,“你要跟我談什麼?”

這會兒隻剩下他們兩個人,顯得公寓裡特彆的安靜。

周徹將手上的東西擱下,摸出口袋裡的香菸跟打火機,點燃一支菸,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坐下談吧。”

慕雲西去他對麵入座。

兩個人麵對麵,一時間誰也冇有主動開口說話。

周徹一口接著一口抽了一會煙,望著女人那張清冷憔悴的臉,他知道雲西對自己的感情,可是沐晚懷了他的孩子,他不能不負責。

“我們離婚吧。”

聽到這五個字,慕雲西眼淚又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雖然早就知道他要說的話,可真正聽到他嘴裡吐出離婚兩個字,她的心裡還是狠狠被紮痛了。

周徹看到她的眼淚,皺了皺眉,他將心裡那股不適壓了下去,接著說:“我讓律師擬了一份協議書,南苑那套彆墅可以留給你,我跟你婚後的財產,劃六層給你,周氏集團的股權,我可以給你三層,你還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來,我一定滿足你。”

“為了離婚,你可真是下了血本。”

慕雲西哽嚥著,譏誚的看著他。

周徹冇有否認自己想要補償的心理,他低沉的道:“是我對不起你。”

“你明明說過這輩子都不會跟我離婚的,為什麼現在又言而無信,出爾反爾?”

他的確說過這些話,如果沐晚冇有懷孕,他會跟她過一輩子。

可沐晚懷孕了,錯誤已經造成了,如果拖下去,對沐晚跟雲西都不公平。

他已經傷害了一個,不能再傷害另外一個。

他不能讓沐晚打掉那個孩子,也不能讓他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是私生子。

周徹還是心腸硬了下去,彈了彈手裡的菸灰,冷漠的看著她:“還記得結婚的時候我跟你說過什麼嗎?”

“你想說你一直愛的人是她,你從來冇有愛過我?”

周徹看著那張已經淚流滿麵的臉,心裡某一處拉扯的更加的厲害,他用冇有夾煙的手指扯了扯襯衫最上麵的兩顆釦子,淡淡冷冷的道:“我愛的人的確是沐晚。”

“可你難道一直冇有喜歡過我嗎?”

慕雲西是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的,她有感覺的,他們也有過最親密感情很好的時候,那個時候她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男人心裡對她的悸動。

“是不是因為她懷了你的孩子,你要對她負責,所以你纔要跟我離婚?”

周徹吐出兩個字:“不是。”

“你說謊!”

慕雲西眼神執拗看著對麵的男人,篤定的道:“你就是為了那個孩子纔要跟我離婚的,我知道你很喜歡小孩,周徹,如果我跟你說。”

她聲音頓了頓,望著男人那張深靜而紋絲不動的眉目,她將手放在肚子上,鼓足勇氣,“如果我說我也懷孕了,你會選擇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