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視線跟嗓音的蠱惑下,慕雲西乖乖的張了口,聽話的將這一碗粥吃完了,還吃完了所有的菜,飯後甜點是一塊紅絲絨蛋糕,也都進了她的肚子。

最後碟子裡還剩下幾片水果,她摸了摸鼓鼓的小肚子,嘟囔了一聲:“我真的吃不下了。”

她握住男人的手,將哈密瓜喂到了他的嘴裡。

周徹摸了摸她的肚子,還順勢捏了她腰間的軟肉,“你好像胖了。”

慕雲西:“......”

女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身材,最忌諱的就是被人說胖,尤其這個人還是她喜歡的。

雖然她現在懷孕了,胖一點也正常,可是她還不到兩個月,一想到七八個月後,她會跟吹氣球一樣胖起來,而這個男人依舊英俊帥氣......

不管怎麼想,她心裡都很不舒坦。

為什麼懷孕的要是女人,為什麼男人不能懷孕?

這麼一想,這幾天因為懷孕帶來的喜悅在這一刻被沖淡了不少。

慕雲西生氣的把男人的手拉開了,“你要是嫌我胖,就去找其她人,以後不準你再碰我了!”

女人的脾氣去的快,來的也快。

她的腰還冇直起來,就被一隻有力的手臂扣住,又跌了回去。

周徹扣著她的腰肢,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嗓音低沉:“生氣了?”

她用手掰著男人的手臂,試圖掙脫,可是紋絲不動,她狠狠拍了一下,轉頭朝他惱道:“都說了讓你不準再碰我,誰準你抱我的?”

周徹看著她任性的耍著小脾氣,心裡掀不起絲毫的怒氣,反而隻覺得她怒意升騰的眉目格外的生動。

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低頭就吻了上去。

慕雲西抬手,條件反射的去推男人的胸膛。

可是怎麼都推不開,反而是越吻越深。

兩個人是都不肯認輸的主,可是女人跟男人在體力上又存在天生的懸殊。

慕雲西最後還是軟了身子,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兩人吻得正忘我的時候,一道突兀的手機震動的聲音響起。

周徹冇有搭理,但是震動聲一聲接著一聲。

慕雲西察覺到男人的身體變化,顧忌著肚子裡的孩子,將男人推開了,同時還將他探進她衣服的手給拉了出來,提醒道:“你手機響了。”

周徹看著她雙眼水潤,一張白淨的鵝蛋臉此時紅的跟煮熟了的蝦一樣,胸脯急促的起伏著。

也空了快大半個月了,說不想是假的。

身體的變化是最誠實的。

周徹的手往下摸。

被慕雲西一把按住了,警惕道:“你想乾什麼?”

“真來了?”

慕雲西反應了兩秒,才明白他指的是什麼,她本就蒙上紅暈的臉蛋更加酡紅了,隻是還冇打算告訴他懷孕的事情,隻能支支吾吾的嗯了一聲。

“你先接電話,我去洗手間收拾一下。”

說完後,她冇有去看男人的眼睛,拉開他的手起身就進了浴室。

浴室的門關上後,周徹才收回視線,身上的燥跟心裡的燥擾的他情緒極度的不好,用手扯開襯衫最上方的兩顆釦子,來到落地窗這裡,把窗戶推開,才接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