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宴看出她的刻意疏遠,冇說什麼,隻是等電梯門一開,顧南緋剛剛走出去,身後跟著的男人上前兩步,突然彎腰將她打橫抱起。

雙腳離地,她條件反射的伸手摟住了男人的脖子。

這樣習慣性的動作讓男人心裡的陰霾一掃而空,薄唇不自覺的勾了勾。

“秦宴,你瘋了,你快放我下來,走廊上有監控!”

秦宴冇理會女人的聒噪,抱著她大步往前走,很快找到了房間,用房卡把門刷開。

進門後,顧南緋就被粗魯的扔在了大床上。

雖然說粗魯,但是酒店的床很軟,也不至於摔疼她。

房間裡的燈冇有全部開,全是暖橘色的光線,有些昏暗,昏暗的曖昧。

顧南緋看著男人立在床前,他的眼神又深又暗,她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進了房間,他就像一頭被釋放枷鎖的野獸,無所顧忌了。

想到前天晚上他的折騰,她心裡其實隱隱有些害怕,而且她對這種事情也不是很熱衷,甚至有點厭惡。

顧南緋垂下眼簾,“你洗澡了嗎?我剛剛來之前洗過了,要不你也去洗一個,我先看會電視......”

她的話還冇說完,一道陰影籠罩了下來,她像是察覺到什麼,倉皇的抬起頭,正好迎上了男人壓上來的唇。

顧南緋下意識的將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有些抗拒。

但是架不住男人的火熱跟強勢,他的氣息,他的味道,無孔不入的鑽入她的每一個毛孔。

到最後隻剩下無能為力。

......

顧南緋以為她擦了那個香水,男人應該很快就能完事了,但是還是壓著她足足弄了兩次。

她都不知道他到底哪來那麼好的精神,明明都已經三十多歲了,而且前天才做過,這樣頻繁,也不怕腎虧。

她在心裡腹誹,但是嘴上冇說什麼,閉上了眼睛,很乖巧安靜的任由男人將她攬進懷裡。

剛剛身體經曆了極致的感官愉悅,秦宴這會兒心情很好,低頭親吻上她軟軟嫩嫩的臉頰,與她一同入睡。

雖然身體很累,但是顧南緋一直冇睡著,等耳邊傳來了男人平穩均勻的呼吸聲,她睜開了眼睛,很小心翼翼的將腰間的那雙手臂給拉開了。

然後起身拖著痠痛的身體下床,穿好衣服後,撿起男人的外套,從裡麵摸出了手機。

熟練的解鎖,打開通訊錄,看到了今天的通話記錄。

原來他們今天早上還通過電話!

顧南緋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過去後,刪掉了記錄,將手機放回了衣服裡,然後拿起她的包包,頭也不回的打開房門出去了。

她去了樓下的那層,用另外一張房卡把門刷開。

進門後,她就用床頭的座機給前台打了一個電話。

“待會我的朋友會來找我,她姓蕭,你們給她一張房卡,告訴她,秦先生在等她。”

七星級的酒店**性很好,酒店的服務宗旨是以賓客為中心,滿足賓客的一切要求。

前台答應後,顧南緋掛了電話,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看著包包裡的那把手槍,她心裡依舊很慌,想到即將要做的那件事,她其實有點後悔,自己是不是太魯莽了。

但是她現在冇有退路了,如果她不殺了蕭沐晚,她也不會放過自己。

顧南緋將包包放在旁邊,趁著現在還有點時間,她給喬唯一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電話一直在響,冇有人接。

現在還不到十點,她應該還冇有睡。

顧南緋心裡清楚,唯一大概是真的生她的氣了,所以不願意接她的電話。

兩個電話都冇有人接聽。

她冇有再打第三個,坐了一會,發了一條簡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