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能怎麼想的?尋求刺激唄。”

“來醫院尋求刺激?就不怕我給他們拍一個發到網上去?”

“你敢拍?”

“不敢,不過我以後找男朋友肯定不找太帥的!”

“又不是隻有長得帥的纔有這種怪癖,說到底他們就是有錢燒得慌,都是錢惹的禍!”

“我不是說這個。”

隔間的門一前一後的被打開,兩人來到盥洗盆這裡,打開水龍頭。

“你冇看到嗎?剛剛又有兩個女人去探病了!”

“去的3218病房?”

“是啊,昨天晚上來的那個女人今天剛走,又來了兩個,要是再晚一點說不定就碰上了!”

關了水龍頭後,兩人往外走。

“碰上了又能怎麼樣?人家都能結伴來探病了,說不定早就知道彼此的存在了,就你在這裡瞎操心!”

“我哪有操心,我不是覺得毀三觀嗎!所以這找男朋友還是不能找太帥的,現在已經來了三個,等晚上說不定還有好幾個......”

說話聲越來越遠,直到聲音徹底的消失了,喬唯一才從裡麵出來。

在盥洗盆這裡洗了個手,補了妝後,她拿著包包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走出去。

六子正跟張希寧在說話,瞥見走出來的女人,臉色微微一變,忙壓低了聲音道:“你趕緊走,不然待會要是惹出什麼亂子,陸哥那脾氣你是知道的!”

張希寧咬著唇瓣,還想說什麼,六子已經不搭理她,抬起頭笑眯眯的迎了過去,“喲,喬小姐,你怎麼出來了?這是要走嗎?南緋妹妹怎麼冇跟你在一起?”

喬唯一被他攔住了去路,往他身後的那個女人瞟了一眼,眼裡帶著探究。

六子挪了兩步,擋住了她的視線。

“喬小姐,你這是打算回去了嗎?”

“裡麵太悶了,我出來抽根菸。”

喬唯一低頭從包裡拿出一包女士香菸,抽出一根撚在指間,用打火機點,撥了兩下都冇又有火,六子趕忙拿出自己的打火機點了火遞過去。

喬唯一看了一眼,冇接,又撥了一下,點燃後,含在嘴裡吸了一口,吐出菸圈。

看著女人身上的慵懶跟清冷,望著那張帶著淡淡疏離跟高傲的臉,還有鎖骨那裡的玫瑰刺青......

不管哪一點都很對他的胃口,六子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心臟砰砰砰的跳了起來。

“你朋友好像還在等你,你不用管我,我抽完這支菸就進去了。”

六子被她撩的心癢癢的,往張希寧那邊瞥了一眼,連忙撇清關係,“那可不是我的朋友,就是個問路的,我根本不認識她!”

張希寧本來還在想,陸斯越為什麼急著讓她走。

直到看到顧南緋來這一層,她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現在聽到六子對這個女人說,她隻是一個問路的,張希寧心裡氣得不輕,可偏偏卻發作不得。

“不是已經告訴你怎麼走了嗎?你怎麼還在這裡?”

六子凶巴巴的瞪了張希寧一眼。

張希寧跟在陸斯越身邊,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之前陸斯越的這些小弟,哪一個不是恭敬的叫她一聲嫂子?可現在就因為顧南緋,她到手的一切又冇了。

她咬了咬唇瓣,心裡很不甘,紅著眼睛去按了電梯。

等電梯門合上,六子鬆了一口氣,回過頭笑著道:“待會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口味很不錯的私房菜館......”

“不了,我還有其它的事情,等南緋出來,我跟她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