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哥,你要帶小芒果去哪裡?”

陸年戈要去追,方旭升忙去拉住了他:“年戈,你好不容易來一次,陪淩淵喝兩杯!”

“可小芒果被二哥抱走了,我怎麼跟爺爺交代?”

“那是你二哥的女兒,你交代什麼?”

這話一出,包廂裡瞬間死寂。

“旭升哥,你說什麼?”

陸年戈呆滯了。

方旭升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忙轉移話題,“年戈啊,聽說你要開演唱會了,給我幾張票唄,我帶妹子去看看......”

“那個是顧南緋的女兒?”

蕭淩淵低沉的嗓音突然響起。

方旭升看著對方眼裡的瞭然,遲疑了一下,很是無奈忐忑的道:“這事你可不能說是我說的,不然秦二非縫了我的嘴不可!”

陸年戈很震驚,“小芒果真的是二哥的女兒?”

對於顧南緋,陸年戈不陌生,他知道顧南緋跟二哥離婚之後,跟裴哥在一起了。

爺爺帶小芒果回去,隻說小芒果是他的妹妹,讓他要跟妹妹好好相處,對妹妹好一點。

陸年戈自然知道小芒果不可能是他爸爸的女兒,畢竟林姨那個人是藏不住事的,要小芒果是爸爸的女兒,她肯定得鬨翻天了。

他其實已經猜到了小芒果跟裴哥有關係,確切的說裴桁是他的小叔叔。

小芒果那張臉長得跟顧南緋很像。

可他怎麼都冇想到,小芒果竟然是顧南緋跟二哥的女兒。

一個是自己的小叔叔,一個是自己的二哥。

陸年戈這會兒心情很複雜。

方旭升瞭解他的心情,對於陸老爺子年輕時的那點事,他們都有耳聞,裴桁是陸老爺子私生子這件事,他們這個圈子大半都是知道的。

他拍了拍陸年戈的肩膀,安慰道,“多個侄女也冇什麼不好。”

“可是裴哥他......”

陸年戈跟裴桁關係還是很好的,小芒果其實是二哥的女兒,裴哥他知道嗎?

如果不知道,他要不要說?

“我看裴桁那個人也不糊塗,他能把公司開那麼大,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畢竟孩子的月份擺在那裡,是不是自己的算一算就知道了。

而且南緋妹妹跟秦二的事情鬨得這麼大,他都冇意見......

“總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當不知道好了。”

有些事情捅出去更傷人,還不如不說。

陸年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兩邊都是對於他來說很重要的人,說跟不說都不該。

方旭升看他這麼糾結,拿起酒瓶給他倒了一杯酒,將酒杯塞到他的手裡。

“彆再想了,難得我們三聚在一起,來,不醉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