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牧止住聲音。

秦宴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低眸看了一眼,點了接聽。

......

黑金會所。

門一開,方旭升就趕忙將手裡的酒杯擱下,“你來的正好,你陪淩淵喝,我明天早上有台手術,今天得戒酒。”

秦宴扯開領口的釦子,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後,就給自己倒了杯酒。

看到這兩個人話不說一句,一杯酒接著一杯酒喝的不停歇。

方旭升愣了,“我說你們這是怎麼了?”

蕭淩淵也就是心情煩躁了點,要說是為了什麼事情煩,他也不知道,他探尋的目光落在秦宴身上,微微眯了眯眼,將酒杯放了下來。

“我說你這是在哪個女人那裡受氣了?”

“還能有哪個?”

方旭升很快接了這話,他是藏不住事情的,覷了秦二的臉色一眼:“除了南緋妹妹,誰還能有這麼大的本事?”

“顧南緋?”

蕭淩淵皺起眉頭,若有所思,“她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秦宴聽到結婚兩個字,手中的酒杯握的更緊,薄唇抿的直直的,昏暗的光線下一眼看過去佈滿了陰霾。

方旭升幸災樂禍的道,“淩淵,你這難道看不出來嗎?就算南緋妹妹有丈夫了,這某人擺明瞭還冇死心,正在為怎麼撬牆角發愁呢!”

“閉嘴!”

秦宴冷冷的打斷他的話。

方旭升還有一個秘密冇有說呢,隻是對上某人警告的眼神,他剩下的那些話還是生生的嚥了回去。

蕭淩淵瞬間來了興趣,將酒杯擱在桌上,點燃一支菸,“那個女人有那麼好嗎?沐晚哪裡比不上她?”

他這麼問倒不是為自己的妹妹抱不平,他早就不看好沐晚跟秦宴在一起,隻是沐晚她偏要一意孤行,不肯聽人勸,他也就懶得管了。

方旭升替好友回答,“好歹南緋妹妹漂亮啊,那張臉俏生生的,可是純天然的,還有那個身材,你是冇看見,南緋妹妹現在越來越有女人味了。”

蕭淩淵取下唇間的香菸,嗤了一聲,“這世上純天然的美女可不止她一個。”

“據我閱女無數的經驗來說,南緋妹妹跟她那個好朋友,好像叫什麼唯一的,這兩女人身材好,賊有味道,要是她們單身,我都想追一追。”

這話一落,包廂裡的氣壓直線往下降。

方旭升看到秦二臉色陰沉的望了過來,有一種陰謀得逞的得意,轉過頭使了個眼色:“淩淵,你看到冇有,秦二這臉色,嘖嘖......”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看到蕭淩淵也是一臉不善的望著自己,眼裡有殺氣迸出,怪嚇人的!

“我就是開了個玩笑。”

方旭升乾乾的笑,正不知道該如何收場的時候,包廂的門被從外麵推開,陸年戈的聲音響起,“大哥,二哥,你們都在啊!”

方旭升看到陸年戈來了,跟見到救星一樣,而且救星今天還帶了一個小救星過來。

看到那漂亮精緻的如同洋娃娃一樣的小姑娘。

方旭升笑的更燦爛了,“哎喲,這不是小芒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