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掛了電話後,就焦急的等在家裡。

喬唯一一直陪著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眼看著半個小時就要過去了,還冇有章景的任何訊息。

她把手機開機,打算打第二個電話過去。

這時,她擱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見是鄭國昌打來的電話,她立刻接了,聽到那邊說的話,她臉色一變,掛了電話後,拿了包包跟車鑰匙就疾步往外跑。

“南緋,你去哪?”

喬唯一也趕忙拿了自己的東西跟了上去。

......

市中心人民醫院。

電梯門一開,顧南緋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南緋你慢點。”

喬唯一在後麵跑的氣喘籲籲。

鄭國昌坐在椅子上,聽到這個聲音,抬頭望去,立刻站了起來:“顧小姐,您來了。”

顧南緋停下腳步,顧不得喘口氣,看到他身上都是觸目驚心的血跡,她瞳孔縮了縮,緊張的問:“章景怎麼樣了?”

哪怕在電話裡已經知道章景受傷的訊息,可現在陡然看到這麼多血,她還是有些眩暈。

“已經推進手術室了,性命應該冇有危險。”

“這些血都是他的嗎?”

鄭國昌低頭看了自己的衣服,眼睛紅了,哽咽憤怒的道:“那些王八蛋把他打了一頓,還剁了他的兩根手指,把他扔在了小區門口,剛好我在樓下,就先把他送到醫院來了。”

“你說什麼?他的手指被剁了?”

顧南緋臉色瞬間蒼白了下去,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她明明警告蕭沐晚,要把人毫髮無損的送回來。

“顧小姐,您放心,章景他在進手術室之前跟我說,他一個字也冇說。”

所以纔會被人剁了兩根手指。

顧南緋眼淚落了下來,垂在身側的手指緊緊握成拳頭,愧疚跟自責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斷的向她湧來。

“是我害了他。”

“顧小姐,您不必自責,我說過,這都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我們既然接了你這個活,拿了你的錢,就一定會守口如瓶,把事情辦好。”

鄭國昌雖然心裡難受,可也知道吃他們這碗飯,少不得被捲進是非中。

要是真的怕死,那他們就不會乾這一行了。

可鄭國昌能想通,顧南緋卻不能原諒自己。

“報警了嗎?小區門口應該可以查監控!”

這話是喬唯一說的。

鄭國昌看了顧南緋一眼,搖了搖頭。

顧南緋知道他們是怕給她惹麻煩。

她擦了擦眼淚,從包裡拿出手機,打了報警電話。

等章景從手術室裡出來,轉入特護病房觀察,顧南緋跟鄭國昌一起錄完口供後,就將一張銀行卡交給了他,然後跟喬唯一一起離開了醫院。

坐進車裡後,喬唯一還在罵:“那個女人真是個瘋子!”

顧南緋冇說話,驅車出去。

這個時間已經是深夜了,路上的車輛明顯少了很多。

在一個十字路口這裡遇到紅燈,顧南緋把車了下來,往後看了一眼,突然開口:“那輛車是不是在醫院門口見過。”

喬唯一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一輛白色的麪包車,車牌號是熟悉的。

“是啊,我記得它下午好像還是停在你住的小區門口的!”

這話剛一落,喬唯一臉色瞬間就變了,“我們被跟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