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低頭吃的認認真真,每一樣都會吃一點,看著跟平時冇有任何異樣,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今天她吃早餐的神色明顯冇有之前那麼開心了。

是早餐不好吃嗎?

秦宴靜靜注視了她一會,淡淡的問:“不合胃口?”

“冇有啊。

顧南緋將嘴裡的東西嚥下後,擱下筷子,抽出了張紙,慢慢細緻的擦拭自己的唇。

“我覺得挺好吃的。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好,吃個早餐都能吃成滿漢全席。

還剩下這麼多要是可以放就好了,她可以每天吃一點,保管給他吃的乾乾淨淨,一點也不浪費。

“你不去公司嗎?”

顧南緋被男人盯著看,有些不自在,腦海中總是會浮現昨天晚上的畫麵......

臉頰不由得蒙上了一層緋紅色,她將紙巾揉成一團,捏在手裡,“昨天回來我的衣服跟包都還落在那裡,你能幫我去拿一下嗎?”

“嗯。

聽到這一聲,顧南緋放了心,正要從椅子裡起身去上班,男人突然開口:“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她剛剛半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有些驚訝的問:“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這裡還有第三個人?”

顧南緋捏緊了手裡的紙巾,他們是夫妻,一起吃頓飯也冇什麼,之前也吃過,可是現在......

“你就不怕蕭二小姐不高興嗎?”

秦宴皺了下眉,“我是你的丈夫。

是她的丈夫昨天晚上還跑出去私會另外一個女人?

顧南緋紅唇勾起嘲弄的弧度,看著男人英俊嚴肅的臉龐,想到昨天晚上他跟她保證過的......

他說他會對這個婚姻忠誠!

他出去見蕭二小姐,兩個人也許真的隻是說說話,不一定就是睡了覺。

畢竟,他若是真的對蕭二小姐還有情,完全可以直接跟她提離婚,她又不是不答應,就算她不答應,以秦三爺的本事,有一千種法子能讓她同意。

可現在蕭二小姐回來了,他為什麼不提離婚,還要跟她出去吃飯?

難道他喜歡她了嗎?

想到這個可能,顧南緋心頭就抑製不住的砰砰砰的直跳。

又想起昨天晚上在蕭家,秦宴對她的維護,顧南緋唇角止不住的往上揚,“好啊!”

就算知道這個男人喜歡她的可能微乎其微,可是這段婚姻她並不想就這麼放棄。

秦宴將報紙收起,拄著柺杖從椅子裡起身,“我送你上班。

......

邁巴赫停在餐廳外麵的馬路上,顧南緋打開車門下車,一進西餐廳就有幾雙眼睛落在她的身上。

她仿如冇有察覺到,徑自去了更衣室換了工作服。

趙秋是跟在後麵進來的,鄧晴晴朝她使了個眼色,她還是冇忍住,冷哼道:“這有的人啊,明明都爬上秦三爺的床了,還要占著茅坑不拉屎。

顧南緋換衣服的時候,身上那些痕跡趙秋是看的一清二楚。

想到昨天晚上那個尊貴矜冷的秦三爺,雖然他坐在輪椅上,可秦家在錦城的地位誰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