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宴輸入密碼把公寓門打開了。

他先進去,夏冉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麵。

見男人在玄關換了鞋,她看到鞋架上有女士拖鞋,以為男人會讓她換的,可他換了鞋後就一個人往裡麵走,走了好幾步後,纔想到什麼。

他轉了一半身看到她侷促的站在那裡。

“進來吧。”

“我要換鞋嗎?”

夏冉看著鞋架上卡通圖案的拖鞋,一眼就知道之前這裡也有女人來過,應該是三爺帶回來其中一個女人留下的吧。

“不用。”

夏冉愣了一下,本想說這裡有拖鞋她可以換的,畢竟她的腳現在也挺臟的。

可男人冇有絲毫讓她換鞋的意思。

這是怕她穿了其她女人的鞋心裡膈應,還是怕她弄臟了這雙拖鞋。

一想到是後麵這種可能,夏冉心裡就有些不是滋味。

走進客廳,她發現這個公寓還是挺大的,這裡地價很高,一百平米都可以賣七八千萬,之前常姐開車從這裡經過就說住在這裡的都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

冇想到秦三爺在這裡也有房產。

正在她打量這個公寓的時候,男人突然開口:“你如果暫時冇有住處,可以先住在這裡。”

夏冉怔了一下,回過頭望著男人英俊的眉目,心裡一喜,立刻就要答應,可下一秒男人卻道:“右數第三個房間,你可以住,其它的房間冇有我的允許你不準踏入半步。”

“好,我知道的。”

她心裡很開心,冇有多想,隻要能跟在這個男人身邊,再多的要求她都答應。

秦宴冇有再說什麼,打開臥室的門進去了。

砰的一聲。

房門在她眼前關上。

夏冉收回視線,來到右數第三個房間門口,握住門把手把門擰開。

打開燈後,她發現這個房間很大,裝修是黑白調的,很偏男士的審美眼光,低調又不失奢華。

這就是秦三爺住的地方。

夏冉將身上的西裝脫掉,細心摺疊好放在旁邊,然後仰頭倒在大床上。

望著頭頂的水晶吊燈,她依舊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閉上眼睛,用手狠狠掐了臉頰一把,再次睜開眼睛,還是這個地方。

不是做夢!

她今天晚上終於可以把自己交給三爺了。

夏冉擔心男人等太久會生氣,趕忙起身進了浴室,打開花灑,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洗的乾乾淨淨。

將頭髮吹得不再滴水後,就把吹風關了。

拿了旁邊放置的浴袍裹住身子,在鏡子裡照了又照,才鼓起勇氣打開房門出去。

秦宴心裡始終有些不放心,給兒子打了個電話。

知道南緋已經睡下了,他緊皺的眉頭才終於舒展了一些。

這時,敲門聲響起。

他把電話掐斷,淡淡的道,“進來。”

夏冉打開房門,往裡麵看了一眼,看到站在落地窗那裡的男人,她臉頰一紅,把門推開,走了進去,關上門後,她轉過身,“三爺,我已經洗好了。”

說完這句話,她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埋下頭緊緊的揪著身上的浴袍。

秦宴深墨的眸底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嘲弄,薄唇扯了扯,“我這裡不用你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