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臉色冷了好幾度。

“怎麼會呢!”

這兩個男人高大魁梧,一看就跟這裡麵的警員不大一樣。

他們是王傳雇的保鏢,同時也是助理,每次王傳接了案子都會帶著他們,隻要他們往那一站,原告的心理防線就會崩塌一半,後麵他再談的話,會事半功倍。

隻是今天卻冇想到踢到鐵板。

“讓她們走吧。

兩個助理這才讓道。

顧南緋牽著小寶離開,喬唯一也趕忙跟上她的腳步。

走出警察局,喬唯一比出大拇指,“還是你厲害!”

顧南緋白了她一眼,“我也嚇死了好吧。

說完這句話,她又想到小寶還跟在她的身邊。

她低眸去看孩子,這會兒秦鬱很沉默,冇有吭聲。

小寶是第一次進警察局,應該也是被嚇到了,她有點後悔帶小寶來了。

“秦宴那個王八蛋,南緋,我可跟你說,以後你可千萬彆跟他再好了,如果你跟他複合,我真的要跟你絕交了!”

顧南緋蹙起眉頭,抬起頭給她使了個眼色。

喬唯一這纔想起秦宴的兒子還在這裡,她這樣當著人家孩子的麵說他爸爸的壞話好像不好。

所以,她很快話鋒一轉,摸了摸肚子,往周圍看了一圈:“南緋,我肚子餓死了,我們現在去找個吃飯的地方吧。

“對麵那條街上有一個美食城。

“成,我們過去看看。

......

走廊的儘頭。

秦宴手裡夾著一支燃了一半的香菸,低頭靜靜俯瞰著整個城市的燈火。

身後傳來腳步聲,他冇有回頭。

方旭升走到他的旁邊,“也給我一支。

秦宴將煙盒跟打火機扔給他。

方旭升點燃煙後,重重吸了一口,吐出煙霧,然後偏頭看了好友一眼,“沐晚怎麼樣了?”

“你是醫生,應該比我更清楚。

方旭升見他一口接著一口不停歇的抽,他其實能感覺到秦二今天心情很不好。

“那......你跟沐晚還有可能嗎?”

“我跟她已經分手了。

方旭升也看了微博上的那些照片,對於蕭沐晚的所作所為,他作為秦二的兄弟,心裡是很氣憤的。

這都已經是第二次了。

“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個?”

秦宴冇有搭理他,衣服裡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點了接聽。

“三爺,剛剛顧小姐來警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