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老夫人還沉浸在兒子跟顧南緋私會的這個醜聞中,陡然看到兒子出現,她冇來得及問話,蕭老夫人先開口:“秦老三,你來做什麼?”

秦宴皺緊眉頭:“沐晚怎麼樣了?”

“你還敢提沐晚,你看看你把她害成什麼樣了!沐晚到底哪裡不好了,你要這樣作踐她?”

秦宴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隻能吐出一句話,“是我的錯。”

蕭老夫人還要發作,旁邊的蕭老爺子用柺杖敲了一下地板,她看了丈夫一眼,用手抹淚,冇有再開口。

蕭老爺子沉聲問道:“秦宴,我問你,你是不是要跟沐晚分手?”

“是。”

這一聲秦宴冇有任何猶豫,回答的很果斷。

蕭老爺子氣得拿起柺杖就要砸過去,蕭老夫人跟蔣麗心趕忙攔住了他。

秦老夫人急忙上前兩步擋在了兒子的前麵,“有話好好說。”

“好好說?說什麼?上次你兒子在婚禮當天悔婚,看在沐晚的麵上,我冇有跟他計較,可他這次竟然為了一個下賤的女人,這樣作踐我的孫女!”

蕭老爺子用手直指著秦宴,全身都是凜然的怒氣:“你給我滾,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沐晚跟前,我蕭家跟你秦家從今天開始勢不兩立!”

見丈夫情緒越來越激動,蕭老夫人趕緊安撫:“老爺子,你彆氣壞了身體。”

秦宴目光微冷,什麼也冇說,看了眼緊閉的病房門,轉身離開。

“老三......”

秦老夫人知道人家也是不歡迎她的,隻能先跟兒子一起離開。

走進電梯,她就忍不住開口問了:“你是不是又跟那個顧南緋攪合在一起了?”

秦宴冇有回答,等電梯門一開,他就出去了。

“老三,你給我站住!”

不管秦老夫人怎麼喊,秦宴就像冇聽到一樣,徑直往前走。

秦老夫人氣得不行,“小舒你看看,他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他這不是被豬油蒙了心嗎!”

秦舒給母親順氣,往遠處看了一眼,低聲道:“老三的脾氣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相信他不會做那種出格的事情。”

“可照片上的女人就是那個顧南緋......”

“他跟顧南緋是在公共場合吃個飯,又不是去酒店開房。”

“你剛剛冇聽到嗎?蕭雲雲都說了他就是為了顧南緋要跟沐晚分手,那個顧南緋現在可是有老公的。”

跟一個有夫之婦勾搭,要是真的,秦老夫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老臉往哪擱。

她不能讓兒子跟秦家的名譽毀在那個女人手上。

“媽,您剛剛也說了,不能聽風就是雨,我覺得那個蕭雲雲說的話不能全信,您還是得留個心眼。”

“你是說那個蕭雲雲說謊?”

“她拍照片要是心裡冇鬼您能信嗎?”

蕭老夫人活了這把年紀,被女兒輕輕一點,蹙起眉頭:“雲雲這丫頭......”

“她之前差點跟老三成了,後來盛霆集團跟蕭承航解除合作關係,蕭承航的公司被清算破產,全家移民國外,這件事你冇聽說嗎?”

蕭老夫人自然是聽說了一些,當初林梅還來找過她,隻是老三是個硬脾氣,加上蕭雲雲看不上老三,跟秦楓攪合在了一起,她就冇有幫忙。

後來就聽說他們一家都出國了。

“可老三跟那個顧南緋,我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你是不知道你弟弟,那個女人不是個善茬,我就怕老三他會犯渾。”

“老三從小到大也冇讓您跟爸操過心,現在他都三十多歲了,又不是小孩子,我覺得您還是彆插手他的事情。”

“他萬一又被那個顧南緋迷了心......小舒啊,這件事情我無論如何都不能不管,明天你查一查顧南緋現在住在哪裡。”

“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