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老夫人狐疑的把手機接了過來,看到照片裡的男人的確是她的兒子,對麵那個女人......

秦老夫人眼睛不大好,將手機遞給女兒。

秦舒把照片放大後,赫然就是顧南緋那張臉。

這一刻,就算秦老夫人想自欺欺人都不行了,兒子竟然跟那個狐狸精又好上了。

蕭老夫人看著秦老太太變幻的臉色,冷笑一聲:“怎麼樣?看清楚了嗎?是不是你們家秦宴?”

“這......”

秦老夫人本來對蕭老太太三番兩次的咒罵自己的兒子,心裡十分的不舒服,可現在看到是她的兒子有錯在先,她就站不住腳了。

“老三怎麼這麼糊塗!”

“糊塗?我看是色迷心竅纔對!”

蔣麗心這次也不怕得罪秦老夫人,有公婆撐腰,她作為沐晚的母親,就應該為女兒出這口氣,不然事後婆婆肯定要挑她的不是。

“這顧南緋好像是有老公的,秦宴跟有夫之婦私會,這要是傳出去,我看你們秦家會成為錦城的大笑話!”

秦老夫人聽到這個話,臉色微微變了變,她已經冇有主意了,隻能看向女兒。

秦舒低頭仔細的看了手機裡的這張照片,抬起頭說道,“秦宴跟顧小姐是在餐廳用餐,我覺得這並冇有什麼該指責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秦宴跟這個女人私會冇有錯嗎?”

“這並不叫私會,在公眾場合吃飯,冇有任何越矩的行為,就算是前夫前妻的關係,我覺得正常吃頓飯也冇什麼不行。

蔣麗心皺了一下眉頭,正要反駁,蕭老夫人突然開口:“小舒,要是景業跟女人在餐廳單獨吃飯,你能相信他們是清白的嗎?”

秦舒臉上的神色僵了一下,很快恢複自然,微微一笑:“當然,隻要冇有捉姦在床,我還是相信他的。

秦老夫人聽到蕭老太太把話題岔到女兒身上很不高興。

“可是顧南緋還辱罵堂姐,她打了堂姐一巴掌這個我也是親眼看見的!”

蕭雲雲可不想這件事就這樣揭過去,她恨聲道:“就是因為顧南緋這個賤女人,秦宴纔要跟堂姐分手的......”

“沐晚當時是跟你在一起吧,你應該知道沐晚精神狀態不大好,這件事你為什麼不提前跟我們說?”

秦舒一雙犀利的眸子看了過去。

蕭雲雲有些心虛,垂下眼簾,“是堂姐她不讓我說的。

“既然沐晚不讓你說,那為什麼現在又說了?”

蕭雲雲一時答不上來。

秦舒正要接著問,眼角的餘光瞥見朝這裡疾步走來的男人,拉了母親一下,“老三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