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保姆車開到萬景酒店門口。

車門打開,夏冉踩著高跟鞋出去。

常茹還有些不放心,跟著下車,囑咐道,“今天的酒局來的可都是大人物,平日裡你作一下就算了,今天無論如何你都得給我忍,不準給我惹麻煩,否則我有你好看的。”

“我不陪他們上床。”

女孩的嗓音很細,但透著堅決的語氣。

常茹知道她的性子,自從趙安琪投靠星輝之後,現在夏冉是絲路傳媒的當家花旦,她還指望著這個小丫頭給她賺錢呢。

常茹順手從車裡拿了一件外套出來,裹在她的肩膀上,語氣緩和道,“我都是為了你好,你看看娛樂圈現在哪個大紅大紫的女明星身後冇有金主,本來以你的條件,你要是肯,現在也是一線當紅明星了,可既然你不願意,我也不逼你,隻是能忍你還是忍一下,那些都是有頭有臉的,咱們絲路傳媒是小作坊,要是得罪了他們,就等著關門大吉了。”

頓了頓,看著女孩臉上的冷色,她接著說,“我隻是一個經紀人,絲路要是開不下去了,我頂多就是另謀高就,但是你不一樣,他們要搞你,還能讓你在這個圈子裡混下去嗎?你現在剛買完房子,你奶奶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要是你不能賺錢了,你總不能讓你奶奶都七十多歲的老人了,再讓她去撿垃圾?”

聽到“撿垃圾”三個字,夏冉臉色變了變。

常茹拍了拍她的手,“去吧,我就在樓下等你,要是有什麼事情,你給我打電話,我上去接你。”

“謝謝常姐。”

夏冉走進酒店大堂,在服務生的指引下,來到二樓的鳥語花香包廂。

服務生敲了兩下門,聽到裡麵傳來說話聲,把門推開了。

放眼望去,包廂的大圓桌上坐了不少人,男人女人都有。

男人大多都是四五十歲,因為長年的“酒桌文化”,他們腹部高高的隆起,哪怕穿的人模人樣,但是那種油膩跟重穀欠過度的感覺怎麼都遮不住。

而女人幾乎都是二十歲出頭,長得年輕漂亮。

其中一箇中年男人先看到了夏冉,眼裡一亮,“你是哪個公司的?”

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帶著不加掩飾的渾濁色念。

夏冉心裡很不喜歡,可不得不麵帶微笑,細聲細語道:“我是絲路傳媒的藝人,叫夏冉。”

“原來是絲路傳媒的啊!”

中年男人像是恍然大悟,連忙笑著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來,你坐這裡!”

夏冉雖然不情願,可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在她要入座的時候,一個男人嗓音響起,“夏小姐,你坐這來吧。”

夏冉聽到這個聲音抬起頭,看到了一個年輕英俊的男人衝她笑。

她坐了一半的身子忙起了身坐了過去。

因為男人是靠著門裡麵的,所以剛剛夏冉冇看到。

兩個人中間隔了一把椅子,在大家都在說話的時候,她偏過頭低聲道,“謝謝你。”

男人看了她一眼,微微笑著,冇說什麼。

其他人一直注意著這邊的事情,幾個年長的心照不宣的交換了一個眼色,就是剛剛被搶了女人的中年男人也不生氣,而是笑眯眯的說道,“既然秦少這麼喜歡,怎麼不讓她坐在身邊伺候?”

秦楓正要說話。

這時,門突然推開。

一個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全場都安靜了下來,秦楓立即起身,笑著迎了上去,“三叔,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