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冇有做過母親。

她有過孩子,可孩子出生後就死了。

她冇有帶孩子的經驗,也不知道三歲多的孩子喜歡吃什麼。

看著眼前的小萌物,顧南緋有些手癢,想捏捏孩子的小肉臉,還想揉揉這顆毛茸茸的小腦袋。

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你想吃什麼都可以,顧姨都給你買好不好?”

顧南緋隻差冇說你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給你摘。

人對美好的事物總是很難有抵抗力。

更何況眼前的還是一個萌噠噠的小包子。

許牧唯恐顧小姐尷尬,趕忙提醒了一聲:“小少爺認生。

“這樣啊。

顧南緋能理解,正要收回手。

一隻軟綿綿,肉乎乎,白嫩的跟藕一樣的小手放在了她的手中。

心頭刹時劃過了一股奇異的暖流。

顧南緋看著小包子,心裡母愛氾濫,握住他的手時,小包子像是反悔了往後縮了縮,卻被顧南緋執意抓住。

她還得意的衝許牧努了努嘴,“誰說我們小鬱認生的?我們小鬱可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孩子,小鬱,你說是不是?”

顧南緋低下頭俏皮的眨了眨眼。

大約是這個女人跟過去那些女人有些不一樣,又或者是顧南緋剛剛嘴裡那些吃的太有誘惑力了。

小包子最終點頭表示同意。

這個迴應簡直驚呆了許牧。

小惡魔。

哦,不,是小少爺,他竟然聽得懂顧小姐的話。

其實秦鬱小朋友隻是自閉,並冇有智力問題,隻是自閉的孩子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拒絕與外界交流。

許牧看著這孩子長大,知道小少爺一直都是秦老爺子跟秦老夫人帶的,隻是秦老爺子跟秦老夫人剃頭擔子一頭熱,把人寵的跟什麼似的,可孩子就是跟他們不親。

也不是不親,就是這孩子有些特殊。

冇想到今天小少爺竟然肯跟顧小姐親近。

許牧想,三爺這媳婦還真是娶對了。

顧南緋不知道許牧心裡所想,她跟老師請了假。

小包子最終像是認命,冇有反抗,任顧南緋牽著出門。

隻是小身體還是繃的緊緊的。

等出了學校後,顧南緋纔想到她手頭好像冇多少錢,馬上要找房子了,還得給母親交住院費。

周韻的癔症時好時壞,清醒的時候是一個慈母,對誰都是溫溫柔柔的,誰需要幫忙,她都會搭一把手,就是照顧的護士都說她的母親是個善良的人。

可是癔症犯了,誰也不認,腦袋裡隻有小女兒。

顧南緋本來有個妹妹,她七歲那年父親出軌,為了生兒子不惜拋妻棄女,那個時候她的妹妹音音才三歲,嫁給父親後母親一直做全職主婦,根本冇有收入來源。

等離婚的時候,父親早就把財產給轉移了,還把她們母女三人趕出了家門。

母親苦求未果,終日鬱鬱不樂,恍恍惚惚的,那時她們母女租在一個一室一廳的筒子樓裡,音音跟隔壁打零工夫妻的孩子玩的好。

可一天下午,她放學回來跟母親下樓去找妹妹,就再也找不到了。

想到妹妹,她心裡不好受,這時,孩子拉了拉她的手。

顧南緋回過神,低頭溫柔的看向小包子。

“怎麼了?”

小包子指了指外麵。

顧南緋立刻讓許牧停車。

跟著小包子的指引,他們來到了一家麥當勞,找了一張臨窗的桌子坐下。

見一美女抱著孩子進來,周圍人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大約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孩子。

旁邊有小姑娘拿出了手機。

顧南緋正好看過去,小姑娘羞紅了臉,忙將手機塞進包裡,過了一會,她又起身過來問,“我能給你們拍張照嗎?”

顧南緋以前冇少被人搭訕,可搭訕的大多都是男人,還從來冇有被女人搭訕過。

這會兒見小姑娘紅彤彤的臉,再順著她巴巴的眼睛低頭看了一眼。

哦,原來是小包子的顏粉。

顧南緋倒不是小氣的人,如果單純的隻是給她照,她肯定會同意。

可現在涉及到孩子,她心裡就有了顧慮。

“孩子膽小,不喜歡照相。

這時,秦鬱小朋友將腦袋埋進了顧南緋的懷裡,將後腦勺露在外麵。

甚至,顧南緋抱著孩子能清晰的感覺到孩子在發抖。

她眉頭不著痕跡擰了一下,用手安撫性的輕輕拍著孩子的後背。

“彆怕彆怕,小姐姐隻是喜歡你,冇有惡意的。

小姑娘趕忙點頭附和,“是啊,姐姐是喜歡你,你長得很可愛!”

可孩子認生,這就不能勉強了。

小姑娘隻能遺憾的回到座位上。

她的桌子正好在小包子的隔壁,所以也不妨礙她多看上兩眼。

許牧很快將點好的餐端了過來。

有吃的,孩子就忘記了剛剛的恐懼。

望著桌上的薯條雞翅,眼睛亮的像天上的星辰。

顧南緋本來還心裡有顧慮,這些東西不健康,給三歲的孩子吃會不會不好。

可看著周圍小孩子不少,跟小包子一樣大年紀的小朋友也有。

旁邊小姑娘吃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公主裙下的小腿腿還在蹬啊蹬,彆提有多歡快了。

偶爾吃一點應該冇事吧。

顧南緋給孩子用無毒消毒液淨了手後,就把薯條推到他的跟前,還給他把番茄醬的袋子撕開,擠好。

本來她是想給孩子喂的,可小包子已經自顧自的伸手去拿了。

沾了番茄醬後,就塞到了嘴裡。

那狼吞虎嚥的樣子就像生怕被人搶了。

一根薯條都是一口塞到嘴裡,有時還是兩根一口,鼓著腮幫子怎麼看怎麼都可愛感爆棚。

隻是顧南緋還是擔心孩子噎住了。

“慢點吃,冇人跟你搶。

她將雞腿肉撕成小塊。

認真專注的模樣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個母親的樣子。

許牧趁著顧南緋冇注意,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發給了自己的老闆。

而秦宴此時正在開會,這會兒會議室冷的跟北極一樣,下麵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手機響的時候,秦宴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一下,看到是誰發訊息過來,那張臉又沉了沉。

可點開訊息,看到了一張照片。

他的新婚小妻子跟他的兒子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