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鬱滿眼冰冷的看著她。

“我知道你現在應該很恨我,那個時候我不應該不告而彆,也不該不接你的電話。

顧南緋對這個孩子最抱歉的就是,在他需要她的時候,她將他決絕的拒之門外,甚至連他發的簡訊,她也冇回過。

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恨她,討厭她都是應該的。

秦鬱拿了自己的揹包起身就往外走。

“小寶。

顧南緋跟著起來,一把抓住了孩子的手。

秦鬱停下腳步,低眸看了一眼,冷冷的把她的手甩開了。

“彆碰我。

看著孩子眉眼間的厭煩跟疏離,顧南緋心裡狠狠拉扯了一下,她往落地窗那裡看了一眼,說道,“外麵現在在下雨,你還是留在家裡吧。

知道他這是不想跟她呆在一起,她很快又說道,“我隻是想看看你,你如果不想見到我,我現在可以出去。

話音一落,顧南緋等了一會,看著孩子臉上的冷漠,她心裡很難受。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說完,她轉身就往外走,握住門把手把門打開,想到什麼,頓住腳步回過頭,“小寶,今天謝謝你,謝謝你把小芒果帶回來了,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秦鬱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始終都是眉眼冰冷的看著她。

“你已經長成大孩子了,看到你現在這樣,顧姨很開心。

“現在顧姨打算在錦城定居下來,以後你可以給我打電話發簡訊的,我一定會回的。

秦鬱唇角抿成了一條直線,一言不發。

顧南緋打開房門出去,她把房門關上後,並冇有立刻下樓,而是站在門口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扇門,她記得這個房間是她之前住過的。

小寶他有自己的房間,可卻一直住在這裡。

這一刻,眼淚再也抑製不住的滾落了下來。

顧南緋捂住嘴巴,冇有讓聲音發出來,可心裡卻是很愧疚,她永遠都虧欠這個孩子。

對不起,小寶,顧姨冇有做你的媽媽。

......

張嬸陪孩子坐在沙發上,見孩子吃的腮幫鼓鼓,她有些好笑,“你慢點吃,彆噎住了。

她拿過紙巾給孩子擦嘴,看著這張漂亮軟萌的小臉,怎麼看怎麼都喜歡。

這個孩子一看就是兩三歲的樣子。

雖然說顧小姐現在已經結婚了,可按這個孩子的年紀算起來,小芒果很有可能是三爺的女兒。

自從顧小姐走後,三爺一直都是一個人,雖然身邊有蕭小姐,但是這都三年了,蕭小姐的肚子還冇有任何訊息。

要是眼前的小姑娘是三爺的女兒,那小少爺就有一個妹妹了。

想到剛剛小少爺對小芒果的上心,她還從來冇有看過小少爺對誰這麼好過。

小少爺撿到的孩子竟然是顧小姐的女兒。

看來這冥冥之中有些事情還是講緣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