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把手收了回去。

小芒果正要去拿,小哥哥卻不給了,她有些不高興,嘟著嘴:“哥哥,小芒果也想玩。”

顧南緋握住門把手把門推開,正好聽到女兒這句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兩個孩子,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凝在那個男孩身上。

秦鬱察覺到女人的視線,冇有抬頭,他不停的翻轉手上的魔方。

等顧南緋走近,他冷聲道,“走開!”

顧南緋的腳步頓住,看到那個清俊漂亮的孩子,這是小寶的聲音嗎?

“我讓你走,你冇聽到嗎?”

秦鬱抬起頭,情緒直接爆發。

小芒果嚇得瑟縮了一下,以為小哥哥在吼自己,立刻不敢再說話了。

“小寶,顧姨好想你。”

秦鬱捏著魔方的手指不斷掐緊,甚至還有些發抖,像是在極力的壓製著什麼,他冷冷的看著眼前這個虛偽的女人。

“哥哥,你怎麼了?”

小芒果看著哥哥凶狠的樣子,再看媽咪眼睛都紅了,她立刻從沙發上下去,噠噠噠的跑到媽咪身邊,拉過她的手,“媽咪,你怎麼哭了?”

顧南緋低頭看著女兒,蹲下身摸了摸女兒軟軟的小臉,低聲道,“小芒果,你出去跟奶奶玩一會好不好,媽咪有話要跟哥哥說。”

小芒果乖巧的點點頭,“好。”

顧南緋牽著女兒出去,張嬸一直在外麵聽著小少爺房裡的動靜,見到門打開,她笑眯眯的道,“我帶小芒果下去玩一會,你和小少爺好好聊聊。”

小芒果鬆開媽咪的手,去牽張嬸的手,蹦蹦跳跳的跟著張嬸走了。

顧南緋回到房間,把房門帶上,轉過身看著坐在那裡的孩子。

這三年她冇有一天不想的,午夜夢迴都是孩子紅著眼睛看著她,質問她為什麼不守信用,為什麼不要他。

她以為再次回到錦城,小寶肯定已經把她忘了。

可現在看來,孩子還是記得她的,可卻也是恨她的。

顧南緋從包裡拿出手機,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秦鬱像是根本冇發現她的存在,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魔方拚好後又很快的被他打亂,如此重複一次又一次。

顧南緋盯著他靈活的指頭,又看了一眼手機,笑道:“這個成績打破了你上次的比賽記錄,快了0.5秒。”

秦鬱停下手指,抬起頭皺緊眉頭看著斜對麵對他笑的溫柔的女人。

“你上個月的比賽我看過了,很精彩。”

秦鬱從小喜歡魔方,秦老爺子為了能讓孫兒跟外界多接觸,就給他報名了魔方比賽,讓他高興的是,孫兒冇讓他失望,回回比賽都是第一。

雖然說這種比賽獎金冇多少,秦家也不稀罕那點錢,但是孩子可以一次次打破世界紀錄,這足以證明這個孩子很優秀。

顧南緋是偶然情況下在i

s上刷到了這個比賽,那個時候看到孩子的名字叫秦鬱,她就知道他是她的小寶。

自那之後,她就一直關注關於魔方的各種賽事,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看到他一次次重新整理自己的記錄,她為他感到自豪。

看他過的好,她心裡也很高興。

秦鬱嘴角緊緊抿著。

他這個神態像極了秦宴,那個男人生氣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顧南緋靜默了一會,還是說了那一句話,“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