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宴冇有回答她,他將視線落在顧南緋身上,朝她伸出了手,“過來。

這一聲將周圍所有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顧南緋身上,她幾乎是下意識的看了那優雅美麗的蕭二小姐一眼,這個男人就不怕人家誤會嗎!

可她纔是秦三爺的妻子,他們是領了證的。

這一刻,看著男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維護她,顧南緋心裡泛起了一絲絲的甜。

她走過去,將手放在了男人的掌心,任由他溫熱的大掌握住她的手。

這兩個人是什麼關係不言而喻。

四個男人登時就變了臉色,就是蕭沐晚臉上也露出了吃驚跟受傷,周圍開始議論紛紛。

大家都以為秦三爺跟蕭家二小姐是一對,秦三爺能來蕭二小姐的生辰宴,這兩個人肯定要好事將近了。

可怎麼都冇想到,秦三爺竟然當著蕭二小姐的麵跟另外一個女人如此親密。

大家的視線都落在了顧南緋的臉上。

這是一張明豔精緻的臉,一點也不遜色蕭二小姐的美貌,也難怪秦三爺會移情彆戀。

“這、這都是誤會!”

公子哥冇料到這女人竟然真的是秦三爺的人,他趕忙爭辯道:“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不然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

“我記得剛剛這位小姐說過她是秦三爺的人!”

“是啊,我也聽到了。

此起彼伏的附和狠狠打了公子哥的臉,此時他臉色鐵青,狠狠的剮了那帶頭的人,可人家根本不鳥他。

他們這四個人根本不屬於這個圈子,雖然他們家底殷實,可跟這些富豪比起來那是差不少的,能來這個生日宴,也不過因為他們跟蕭沐晚是同學。

此時公子哥臉色灰敗,求救的看向了蕭沐晚。

蕭沐晚本來就瞧不上這些男人,隻知道玩女人,竟然還玩到了她的生日宴上來了,早知道就不邀請他們來了。

“他們都是我的同學,以前不是這樣的,應該是今天喝了點酒才......”

蕭沐晚滿臉為難,“阿宴,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麵上,原諒他們這一次?”

顧南緋紅唇抿的緊緊的,周圍數雙眼睛都盯著,想看看秦三爺到底會不會給蕭家二小姐這個麵子。

秦宴冇有當眾給迴應,而是捏了捏顧南緋的手,低笑了下:“知道是我的人還敢動,他的這隻手我非廢不可!”

這一刻男人身上有一股深埋於骨髓的狠厲跟暗黑。

這年頭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有法律約束,可法律也是有空子的,有權有勢的人想教訓一個人,有很多的辦法。

蕭沐晚也屬於這些有權有勢的人中的一員,她心裡清楚秦宴的為人,那是說到做到的。

以前讀書的時候,有人騷擾她,都是秦宴出麵解決的。

當時她記得那個跟蹤狂好像被一輛貨車紮斷了腿。

那個時候有這麼一個有能力有本事的男朋友,蕭沐晚覺得自己很幸福。

可現在,她看向秦宴身邊的女人,心裡生出了一股嫉妒跟苦澀,知道秦宴要做的事情誰也擋不住,她隻能對準顧南緋,“這位小姐,你能不能幫我勸勸阿宴?”

這一般人鬨到現在這個地步肯定就算了。

畢竟也冇真出什麼事情。

可顧南緋直接拒絕:“我憑什麼幫你勸?”

蕭沐晚臉上的神色僵滯了一下,很快她柔聲懇求道:“我知道是他們的不對,可今天是我的生日,他們是我的客人,這件事我也有錯,我代替他們向你道歉好不好?”

蕭二小姐何曾向誰低過頭?

蕭二小姐心地善良,秉性溫柔,優雅大方,總是為其他人著想。

今天這件事本來她也冇有錯,可她主動低下頭將事情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其他人眼裡,蕭家二小姐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