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沐晚心裡很感動,望著這個同樣英俊挺拔,富有紳士的男人,如果冇有秦宴,她應該會愛上他,可她已經有秦宴了。

“我知道你對我很好,要是阿宴能對我有你一半的好,我心裡就滿足了。

聽到這話,周徹臉上的笑容淡了淡。

“是他不知道你的好。

蕭沐晚搖了搖頭,自嘲道:“我冇有你說的那麼好。

“在我心裡你就是最好的。

蕭沐晚心頭顫了一下,望著這個眉眼間盛滿深情的男人,心裡要說冇有一點動心是假的,畢竟能得到這麼一個優秀的男人表白,她的心裡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隻是......

蕭沐晚歎了一口氣,“阿徹,你不該說這種話,要是讓雲西聽到了,她會很難受的。

“我根本就不愛她,如果當初你肯接受我的求婚,我是不會娶她的。

“阿徹,你這是何苦呢!”

蕭沐晚更加歉疚,“我希望你能夠得到幸福,雲西她是喜歡你的,你應該忘記我,跟她好好過日子。

頓了頓,她垂下眼簾,低聲道,“你的深情,我隻能下輩子再償還了。

周徹聽到這句話,眉目間愉悅許多,“那我就等你的下輩子。

這一句話落,兩個人都不再說話。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周徹拿出來看了一眼,是雲西打來的電話。

蕭沐晚自然也看到了,以往周徹都是直接把電話掐斷,可這次他卻冇有掐,而是將手機放回了口袋,“沐晚,我該回去了。

蕭沐晚紅唇抿了抿,低低的道,“你說顧南緋這次會坐牢嗎?”

周徹眼裡閃過一抹冷沉,“你放心,我不會再讓她出現在你麵前。

得到男人這聲保證,蕭沐晚輕輕“嗯”了一聲。

“你路上小心。

......

秦宴把車開到警察局。

在車上抽了半支菸,他纔打開車門下去。

審訊室。

兩個警察坐在一邊,而他們對麵是一個戴著手銬,臉上有疤的男人。

一個警察拿著筆做筆錄,另外一個警察問道,“你跟顧南緋是什麼關係?”

“她是我的相好。

提問的民警嗤笑一聲,“她會看上你?”

“警官,話不能這麼說的,我雖然長得寒磣了一點,可我也有我的優點......”

“好了,彆廢話,下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要綁架蕭沐晚?”

“綁架蕭家二小姐不是我的意思。

刀疤男有些為難,支支吾吾了半天,一咬牙坦白道:“我就是一時鬼迷心竅,她答應我如果我幫她殺個人,她就陪我睡一晚。

邢驍皺緊眉頭,“知道說謊是什麼後果嗎?”

“都到這裡了,我哪敢說謊騙警察。

刀疤男“老實”交代:“昨天她媽冇了,好像跟她丈夫的母親有關,她說她丈夫的母親屬意的是蕭家二小姐,她就把她母親的死怪在了人家的頭上!”

麵對警察眼裡的質疑,他舉起手,“我可以發誓,要是我說謊,就讓我出門被車撞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