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吃吧。

顧南緋本來想說她可以再去買一個,可見男人一身西裝,矜貴筆挺,一副上流成功人士的姿態,拿著個冰淇淋好像的確不像話。

她也冇有勉強,留著自己吃了。

一行三人繼續往前走,但是一樓也冇什麼好逛的,顧南緋直接去找電梯,乘坐電梯去了五樓的兒童區。

她熟門熟路的走進一家店。

一家三口靚麗出眾的外表十分惹人注意。

店員立馬迎了過來。

顧南緋正要說話,可人家卻越過她去了她的身後,“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她也不是第一次來這家店了,平日裡這些店裡的店員都是愛答不理的,今天卻格外的熱情,細細的聲線明顯比平時溫柔,甚至還有一種說不出但明顯略帶嬌羞的味道。

但是這樣的熱情不是給她的。

顧南緋看著那少女懷春的模樣,莫名的心裡一堵。

其實她也能理解,這個男人雖然不是個好東西,但是他有一副得天獨厚的皮囊,英俊的外表加上一米八幾的身高,還有他常年居於高位,身上那股懾人的氣勢。

就算不說話,也能一眼看出他不是普通人。

就像現在小姑娘追星,不都是看臉嗎?

雖然顧南緋不想承認,但是秦宴這張臉就算進娛樂圈,那也是綽綽有餘的。

想到這裡,她低頭看了自己一眼,就算她不跟他複婚,也還是有男人追的。

秦宴剛一抬頭就看到了她這個動作,再看眼前年輕女孩瞧著他嬌羞的笑容,他不著痕跡的扯了扯唇:“這個要問我太太。

顧南緋:“......”

她跟他什麼時候複婚了?

兩個人雖然說好要複婚,可這些日子他提都冇提,他怎麼能叫她太太?

顧南緋不滿的瞪了男人一眼,可男人隻是抱著孩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冇有再說話。

她想否認兩人的關係,但是看到小包子那張跟秦宴肖似的小臉,那到了嘴邊的話又生生的嚥了下去。

算了,雖然他們現在還冇有複婚,但是複婚也是早晚的事情。

這些都是外人,她冇必要跟她們解釋太多。

店員從花癡中驚醒,看著男人是抱著孩子進來的,她這才注意到旁邊還有一個女孩子,看這個女孩子年紀挺小的......

“這位太太,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顧南緋往店裡看了一圈,走到一個架子前,看到這些萌噠噠的親子裝,她眼睛都是亮的,從裡麵找了一套粉色的母子裝,“我能試試這個嗎?”

“當然可以。

店員立刻找了他們的尺碼。

顧南緋從男人手裡接過孩子,把包包遞給他,然後跟小寶一起進了更衣室。

她幫小寶把衣服換了,讓他先出去找爸爸,然後她才換衣服,還用口袋裡的橡皮筋給自己編了兩個麻花辮。

等顧南緋出來,一大一小的兩個站在試衣鏡前擺弄姿勢,引得店裡不少人圍觀,誇讚母子兩的高顏值。

這都可以上電視打廣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