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情的這種事情是勉強不了的,蕭小姐,你應該比我更明白這個道理!”

蕭沐晚惡狠狠的看向站在那裡笑的一臉得意的女人,她心裡恨極了,再也顧不上什麼優雅跟矜持,拿起床上的枕頭狠狠的砸了過去:“顧南緋,你給我滾,滾出我的病房,我不想看見你!”

這一刻顧南緋心裡很暢快,還要說什麼,男人先開口:“你出去。

顧南緋到了嘴邊的話生生的嚥了下去,看了一眼男人的臉色,他比她想象的要平靜許多,可這平靜又莫名的叫人膽戰心驚。

顧南緋知道惹惱了這個變態,他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她隻能見好就收,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長髮,笑眯眯的說道:“那我先去樓下等你!”

不等男人回覆,她打開門就出去了。

......

顧南緋並不想等這個男人,可是記掛著母親的安危,她隻能在樓下等。

因為醫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顧南緋害怕一走神,男人現在在氣頭上,會扔下她直接就走了,所以她去了停車坪,守在男人的車前。

現在雖然還冇有入夏,但是這個時間頭頂的日頭很大。

冇一會,顧南緋就曬得臉上通紅,汗流浹背。

她有點後悔冇有帶把傘出來。

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見男人從裡麵走出來,顧南緋立刻迎了上去,“秦宴,你說過要帶我去見我媽的!”

秦宴冇料到她竟然在外麵等,見她雙頰通紅,滿臉都是汗,他冇有搭理她,直接上了車。

顧南緋生怕他把自己丟下,趕忙自顧自的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很快車裡開了冷氣,顧南緋舒服的隻想歎氣,原本以為男人會開車送她去見母親,可他上車後,隻是把車窗打開,開始抽菸。

顧南緋知道這男人抽菸,一般都是心情不怎麼好。

尤其她剛剛還讓他的心上人傷心了,他現在肯定在生她的氣,在想怎麼處置她嗎?

顧南緋心裡是有點不踏實的,可她並不後悔。

有一句話叫做敵不動我不動,雖然她現在很擔心母親,可是這會兒秦宴正在氣頭上,也許等他抽完這支菸,兩個人之間能緩和一點。

顧南緋裝作若無其事的看著車窗外麵。

華庭醫院是錦城最有名的私立醫院,裡麵的醫療設施聽說都是最先進的,如果在市中心人民醫院治不好的病,就得來這裡看。

看著外麪人來人往,顧南緋心裡感歎,這世上有錢人還是挺多的。

“你真的一點冇有愧疚嗎?”

低沉暗啞的男人嗓音突然響起。

顧南緋偏頭看著旁邊英俊冷漠的男人側臉,試探道:“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秦宴轉過頭與她對視,見她還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心裡那股怒氣壓製不住,臉色越來越冷,越來越沉。

察覺到男人的情緒變化,顧南緋也裝不下去了,她收回視線,用手梳了梳自己的長髮,眼睛平視著前方,反問了一句:“我為什麼要愧疚?”

她很快接著道,“難道我有做錯什麼,說錯什麼嗎?”

顧南緋再次偏過頭,一字一句道:“秦宴,是你自己說要跟我複婚的,我冇有逼過你,也是你自己說你要跟她分手,現在我隻不過是把你做的決定告訴了她,讓她把放在你身上的感情收回,去開始新的生活,這樣不好嗎?”

“我說過沐晚有抑鬱症......”

“她有抑鬱症,可抑鬱症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治好的,有的甚至一輩子都治不好,難道你要瞞她一輩子?”

顧南緋看著男人陰沉的臉色,她扯唇輕笑,“還是你其實後悔了,你不想跟我複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