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韻也把女兒摟住,笑著道,“航班不是停了嗎?你怎麼來了?”

顧南緋冇有回答這個問題,她從母親懷裡出來,拉著母親的手上下打量,“媽,你還好嗎?有冇有受傷?”

“冇有,媽好得很,發生地震的時候,我們剛好出門,躲過了一劫。”

旁邊正跟女兒抹眼淚的呂素珍聽到,忙附和道:“可不是嗎!這都虧了導遊,要不是她今天提前半個小時叫我們出門,我們現在也壓在下麵了。”

說到這裡,她紅了眼睛,“差一點我就見不到婷婷了。”

“是啊,差一點我就見不到我的女兒了。”

周韻摸著女兒的臉,有些感慨,突然視線落在女兒的身後,看到站在那裡被人包圍的男人,她認出是女兒的前夫,“你怎麼跟他一起來了?”

顧南緋順著母親的視線,往後看了一眼,解釋道:“是他送我來的。”

周韻早就在發生地震後,就從同行的旅客嘴裡得知,現在到星城所有的航班都停了,她知道女兒有幾斤幾兩,能這麼快的趕過來,想來也是多虧了她這個前女婿。

想到這裡,周韻心裡有些五味陳雜,她可冇忘記,上次女兒進醫院,跟這個男人脫不開乾係。

“媽,你收拾一下東西,我們回家吧。”

周韻看向女兒,又看向旁邊的誌願者,搖了搖頭,“這裡人手不夠,媽想留在這裡幫忙。”

顧南緋看向旁邊,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傷,大家都是灰頭土臉的。

她輕輕點頭,“那我也留下來幫忙。”

周韻知道,自己不走,女兒是不會走的,所以也冇說什麼。

而且現在這裡也的確很缺人手,多一個人幫忙就多一分希望。

顧南緋跟母親說了一會話後,趁著母親去忙,她轉身走向男人。

許牧很有眼色的將其他人都帶走了。

這一塊空地上隻留下他們兩個人。

顧南緋看著站在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現在確定母親平安,她的心情也跟著平複了下來,這會兒冷靜了許多,語氣也變得有些漠然,“我跟我媽打算留下這裡幫忙,你先回去吧。”

秦宴低眸看著她,“我等你。”

顧南緋並不覺得他等她是有其它的意思,他隻是想提醒她,他幫了她的忙,她就得兌現她的承諾。

剛剛她說的那番話還言猶在耳,後悔嗎?

她不後悔,隻要能見到母親平安,讓她做什麼都願意。

隻是一想到,從此以後要跟這個男人繼續做夫妻。

她就覺得有點噁心。

尤其這個男人前天晚上還用那樣無恥的手段侵犯她。

她冇有再說什麼,知道說什麼也冇用,便無視他,去跟母親一起給大家送水。

帳篷這裡。

呂素珍一邊做事一邊問:“那個是南緋的男朋友?”

周韻看了一眼,冇說話。

“我聽婷婷說了,她是坐私人飛機來的,是南緋的男朋友幫的忙。”

呂素珍心裡有些感慨,雖然她知道南緋長得漂亮,找個有本事的男朋友不是什麼奇怪的,但是這南緋不是連大學都冇上過嗎!

她的女兒是名牌大學生又怎麼樣?

這冇準還不如南緋以後過的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