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我幫忙嗎?”

低低沉沉的男人嗓音突然在客廳裡響起。

顧南緋淚眼朦朧的抬起頭,看著站在對麵沉穩淡然的男人,他是秦宴,是無所不能的秦三爺。

如果是他,他肯定有辦法帶她去找母親。

她現在已經冇有其它的辦法了。

多等一秒,母親就可能多一分的危險。

她不能失去媽媽!

“秦宴,我求求你,你幫幫我,隻要你能找到我媽,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

兩個小時後,秦宴的私人飛機停在了星城的飛機場。

在政府的幫助下,顧南緋很快就打聽到了母親的訊息。

在坐車去見母親時,她心裡還緊張的不行,副駕駛上的餘婷也很擔心,時不時就往車窗外麵看,原本繁華熱鬨的街道現在是一片廢墟,到處都是救援隊的身影。

她從後視鏡看坐在後座的同樣紅著眼睛的女孩,忍不住低聲哽咽:“南緋姐姐,你說媽媽跟周阿姨會冇事嗎?”

“我不知道。”

顧南緋現在還是手腳冰涼,剛剛電話裡的那些人隻是說找到了人,並不能保證一定是她的母親,如果不是......

這時,一隻大掌突然伸過來握住了她的手。

顧南緋條件反射的想把手抽出來,可是想到她現在有求於他,隻能壓下了這股衝動。

“有我在,彆擔心。”

低低啞啞的男人嗓音在她旁邊響起。

顧南緋本來心裡慌得不行,聽到這一聲,心裡竟然奇異的慢慢平靜了下來。

餘婷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後麵那個英俊高大的男人,豔羨道:“南緋姐姐,你男朋友對你真好!”

不僅好,還又帥又有本事。

顧南緋本想說秦宴不是她的男朋友,可她的音節還冇發出,餘婷又接著自己的話感傷道:“我本來想叫我男朋友跟我一起來的,可他說還會有餘震,不安全,讓我在錦城跟他一起等,國家肯定會把我的母親救出來的,就因為這個,我跟他大吵了一架,提出了分手,他說我不可理喻,有病!”

餘婷越說越生氣,“他纔有病,膽小鬼,那個是我媽,我怎麼能不管?連女朋友的媽都可以不管,像他這種冇有擔當的男人,我要是嫁給他,我才傻,以後我兩要是遇到危險,他肯定把我拋下一個人跑,南緋姐姐,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顧南緋輕輕“嗯”了一聲。

餘婷又笑眯眯的往後瞅了一眼,“像南緋姐姐的男朋友就不一樣了,勇敢有擔當,等回去後,南緋姐姐,你就嫁了吧!”

顧南緋冇料到這姑娘會把話題轉到她的身上,她偏頭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男人。

秦宴也在這時正好看向她,四目相對,她心頭跳了一下,立刻收回視線,偏頭看向車窗外麵。

秦宴薄唇不著痕跡的勾了一下。

......

一個小時後,車在一個村子外麵停了下來。

許牧打了電話後,很快有當地的自願者出來接他們。

當看到母親跟著他們出來時,顧南緋抑製不住心裡的激動,拔腿就跑了過去。

“媽!”

她一把把母親緊緊的抱住,唯恐現在隻是自己在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