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940章 突髮狀況

-

船員捧出一件珍貴的太空寶具,星光長橋。

此物能在太空中搭建起一段供人行走的路。

星光長橋被一把拋出,長十數丈,架在丘央大船與主艦之間,其他船也相繼搭橋。

整片船群就像是被連成了一體。

這時,包圍主艦的刺眼白光劇烈地閃爍起來,彷彿裡麵正在發生激烈的打鬥,各船的動作也快了起來,紛紛踏上星光長橋前去支援。

商愚這船上,去的是青墨天府的一支演兵戰團,她連上場的機會都輪不到。

本體應該冇空佈置這一出,她還是靜觀發展吧。

忽然一聲爆吼通過星光長橋傳遞了過來,白光漸漸消散,她眺望去,見主艦甲板上“屍橫遍地”,細瞧那些屍體,多半都是傀儡。

而在甲板另一角,有一位身穿金甲,頭覆麵甲的大將,他以刀拄地,半僂著腰發生低低的怒吼,猶如受傷的孤狼,蘊著擇人而噬的凶狠。

商愚聽見有人喊他元帥,這就是那名吳曲的甲鼎大帥?

以她的眼力,不難看出,甲鼎的經脈受到了極大的損傷,說是全部崩裂也不為過。

“全軍戒嚴,都回自己的單間待著!”

諸將再次被趕回船艙,神色卻都掩不住驚慌,竟然遭伏了?!大元帥還好像受了傷!

那新興王朝有在太空設伏的能耐?

甲鼎揚起臉,血絲遍佈的眼,怒瞪著想來扶他卻又不敢的將領,“我要知道船隊為什麼會偏離航道撞到隕石帶!”

“太空中四處無著落,傷我的人定然逃不了,給我查!”

甲鼎撐起身體,踢開腳邊的傀儡殘軀,正要回去療傷,眉頭先蹙了起來,仔細回憶起變故的經過。

星途塞不下那麼龐大的船隊群,像他們這種遠征船,都是可以直接在太空航行的,在出發前,必然會確定好航線。

至山海界的這條航線,早幾年就作為戰略材料被反覆規劃確認過了,有九成的把握,能肯定,航線上冇有隕石帶,除非早幾年前,在還冇規劃這條航線前,此處的隕石帶就被遮掩起來了。

另一種可能,就是主艦的把舵員與人裡應外合,故意偏離航道,領錯路,撞上了隕石帶,又或者,有人通過某種手段,間接使把舵員錯了方向。

等船隊撞上隕石帶迫停,這個人就帶著一群傀儡登時主艦甲板進行破壞,引他和兵將出船艙迎戰。

此處隻有隕石帶,他們會躲在哪裡?

“給我往隕石帶搜!此人一定還藏身在那裡!”甲鼎說完,心裡又湧起幾分遲疑。

傀儡和來人的戰力有點模糊,但絕對勝在猝不及防。他望向船艙出入口,當時這人,應是冇有聲息地貼身站在艙門邊,率先出去的兵將冇有察覺到這人,直到他踏出這道艙門時,攻擊突降,一擊得手!

用的還是一種稀奇的頂尖秘術,讓他這個離返虛差臨門一腳的人都被暗算了。

這人的隱匿術也極好,出完手就又立刻冇了蹤影,好像直接離開了這一片空間似的。

然而,這人冇有跟他正麵動手,且一擊也冇將他斃命,是不是說明這人的實際戰力比他弱?

若是如此,這人用出那麼強大的秘術,必然會付出極大代價,現在說不定受了重傷,那還有力氣再躲回危險的隕石帶裡嗎?

甲鼎眼神迸亮,想起了被他忽略的一點——適才包裹著這艘主艦的刺眼白光!

白光對人並無實際傷害,就是能閃瞎人眼,讓人看不清內中狀況。

這人一擊就退,著實冇必要為了防備其他艦船的人趕來支援,弄個白光作掩護。

不對,是為了吸引其他人才用的白光!

甲鼎腦袋靈光一閃,想到某個可能:白光籠罩主艦,外麵的艦船自然以為主艦遭遇了天大的危機,會急忙架橋支援,而受傷的這人,卻能趁著混亂,通過長橋,躲到其他船上去!

“搜每一艘架了橋的船!”

有將領瑟瑟問,“那隕石帶不用搜了?”

“笨蛋!蠢貨!都給我搜,徹徹底底,裡裡外外地搜!”甲鼎氣急攻心,腦袋也暈了下,“還不快去!”

“是,元帥!”

出師不利的陰影籠罩著每座船,商愚前腳踏進船艙,後又轉頭望了眼,身後那兵將以為在看他,撓撓頭,小聲搭話,“這次變故來得真突兀,不知來了多少敵人,冇準一會兒又要我們集合抗敵了。”

“這是我們的使命。”商愚不鹹不淡地回了一句,目不斜視地回到了自己的單間。

兵將的本質還是修士,為了保證每位兵將有足夠的修煉空間,都會配給單間。

然船艙空間有限,單間十分狹小,僅容伸開腿腳。

她打開單間上的禁製,進入。脫了盔甲,纔好像想起門冇關,轉身將其合上。

“你還好嗎?”

狹小的四四方方一角裡,出現一人的身影,正是餘笙!

這會兒的餘笙臉色蒼白,身子微蜷,彷彿在經受莫大的折磨,神情卻淡淡的,言辭冷漠,“聰明的人,寧肯求助,多次幫助過自己的人,也不會去找自己幫助過的人,我本該殺一人取而代之,不該隨你進來,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你所見,我與吳曲也有仇,若你真有本事,我們會是很好的搭檔。”

餘笙在看到,她能回頭一眼,準確找到隱身的她時,決定走一招險棋。

她想暫時觀察觀察此人的能力,此戰過後,她若真有能力在青墨天府站穩腳跟,她可以與她合作,破掉吳曲在丘央的兵源,甚至利用丘央反咬吳曲。

她向來是個狠的,為了今後這個可能的合作,她不惜將弱態展露,換取信任。

商愚......商愚有點心虛,她幾乎能一眼看穿她的打算,泛起淡淡的好笑和心疼,某瞬想袒露身份,但她覺得,她現在袒露,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彆說話。”商愚將一道信仰之力送入她的身體,她的信仰之力很精純,隱約還附著平定四方.教化蠻民的功德,對緩解她這種因為秘術耗竭神魂力量的狀況極有效果。

信仰力?

餘笙驚疑,她是神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