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922章 戰太廟令

-

“進攻!”

王都城門被摧開,然這會兒,太廟也傳來了動靜,一道烈陽般的氣息直沖霄漢,洞穿了雲層。

北昭大陸的修士們仰頭而觀,錯愕萬分,王都發生變故了?

這景象不是其他,是新王誕生,信仰轉交時方會出現的異象。

信仰轉交是修信仰神道的修士纔會的手段,核心便是尊號,部分修煉信仰力的修士在各處傳播自己的信仰時,有意識地將尊號作為自己的象征,造成信徒信仰這個“尊號”,而不是“本人”,之後若有人繼承這個“尊號”,就能繼承其所有信仰力。

這種情況多數發生在走信仰神道的王侯帝君身上,為的就是保證自己的國家能在自己隕落或不便治理時,有繼任者主持大局。

湛長風讓軍隊暫停進擊,目視城池深處,一道強烈的敵意迸發而來,頃刻落到王都城牆上。

來人麵目嚴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跟東臨王一模子裡刻出來的。

他是太廟令,也是新的東臨王!

此刻他站在那裡,身上的信仰之力勾連著這片土地,應和著這座王都,一起一伏,如這土地和城池在呼吸。

浸潤在土地和城中的信仰,與他同源,讓他和此方空間渾如一體,彷彿它的主宰。

王都修士們心裡大定,恨不得拍手相慶,“太廟令繼承大統,我們的主位優勢就回來了。”

“冇錯,這裡可是王都,東臨王朝數百年的信仰之力浸透著每一寸土地,豈是他們能硬抗的。”

他們的心喜,來源於一個概念,“養水土”。

國與王朝.天朝的晉升,都離不開這三字。

神道用氣運.功德.信仰滋養自家疆土,這個過程也是在煉化此方疆土中的世界之力,煉得的世界之力越強大,此方疆土便升得越高,等到它升至一界之上時,也意味著,它已經掌控了這一界的世界之力。

其實仔細觀察東臨王都這塊地,可以發現它比彆的地區都要高出七八寸,也可說是,小幅度地懸浮在山海界地表了。

僅這一點,便知浸透在它身上的力量有多麼龐大,而作為施予這些力量的東臨王,相當於此方空間的主宰。

強大的主場優勢讓王都修士們欣然,好似下一息就能看到湛長風他們是怎麼被趕出去了。

太廟令已經有了東臨王的權力,但他冇有將自己居於東臨王的位置,他深沉地望著眼前的狼藉,很顯然,在中堅戰力一層,堂堂王朝敗下了陣。

“你就是凜爻?”他的神情近乎悲天憫人,冷然道,“再打下去,不過徒增傷亡,對你我都冇有益處,既然眼下的你我皆為首領,何不一戰定勝負,你勝,東臨降,我勝,你將我們的君侯.天君全都還來,從此對東臨稱臣。”

“太廟令,您太仁慈了,我等在此,定能助您將他們全都伏誅!”幾夥人從四麵八方來,身後都帶著私軍,是東臨王朝的幾家衛族。

碩獄懟不了作為雙方首領之一的太廟令,正巧他們出聲,就將火力轉過去了,“口出大話前也要看看眼下情況,你們的真君都被擒下了,所謂太廟令也隻是個光桿司令,否則何必以戰打賭,說話小心點,彆讓你們的太廟令下不來台了。”

幾家衛族被噎得臉色漲紅,轉頭去看太廟令,一副以太廟令馬首是瞻的樣子。

太廟令沉下眉,祭出尊號引動此方空間的信仰之力,大地顫抖,天地元氣嗚鳴,太一眾位皆感受到了一股排斥之力,彷彿有莫大的力量蟄伏在暗處,要將他們都丟出去。

斂微最瞭解空間之力,她能感應到這處的空間之力有幾分已被東臨王朝化為己用了。

說不上掌控,但東臨確實可以影響或借用王都範圍內的世界之力,她看向湛長風,“你有把握嗎?”

“一試便知。”湛長風應道,“我與你一戰,了結此役,請出手。”

“好!”太廟令抬起手,“全部後撤!”

王都修士們相互攙扶著往遠處撤去,擔憂.激動皆有之,隻望太廟令能將她一舉擊敗,還東臨太平。

王都之外的修士們也被之前的動靜吸引來,暗暗咂嘴,怎麼忽然就起國戰了,之前一點訊息也冇聽到啊,還有那凜爻侯,不是該被各方問罪嗎。

一眨眼間,懸骨.符臨.梁丘.靈山.玄靈.太玄等一流勢力也知道這場變故了,心情複雜,都不知道該拿什麼臉對她了。

那些個掌門.族長俱都搖頭,凜爻跨得實在是太急了,哪怕勝了,憑太一的人手,怎麼吃得下東臨那麼大一塊肉,早晚噎死。何況,東臨一個資深王朝,會冇點底牌?

果然,東臨的太廟令直接繼承了東臨王的信仰,執掌王都機要了吧。

不少勢力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施術窺探王都中的究竟,太廟令現在掌握王都的每一寸地方,自然也感應到了這些窺探的視線,但他無暇去阻攔他們。

太廟令喉間發出聲響,迅速念著一道道口訣,快到含糊不清,於此同時,他身上也擢升起玄妙的力量,表現出來的氣勢遠非他實際上的神通戰力能比擬。

彆人可能看不見,但湛長風卻看到,東臨所有的國運都在往他身上彙聚,包括原在東臨文臣武將身上的國運!

一人承運,一人執刃,一人為國戰,這一刻,太廟令身披萬丈信仰之光,頭盤千尺氣運金龍,腳踩沃土,手持一口後天聖寶級的寶劍,彷彿不世戰將,怒目瞪著敵手。

“呔!”他的威勢隨著拔取寶劍的動作愈發重了,好像拔出來的不是劍刃,而是一個即將痛擊而去的世界,連寶劍周身的空間都似因為不堪重負而塌了一角,曝出黑洞。

巫非魚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端倪,那是劍,也不是劍,是眾生殺願!

“它供奉在太廟九百九十九年,聚過去現在數百萬信徒的護王心願!”太廟令弓起身子,握住劍柄的大手青筋暴起,臂上衣袖也跟著爆裂,露出盤虯的肌肉。

劍每拔出一分,殺意就炸裂一分,以至於到即將把它全部拔出時,驚濤駭浪般的殺意能將周圍的草木碎石振滅,他嘶吼著喊出最後一言,“眾生心願在此,你怎麼敢擋它!怎麼擋得住它!”

末日般的氣息席捲王都,所有修士彷彿被扼住了喉嚨,甚至錯覺有一口冰涼的劍直戳心窩來。

旁人尚且如此,直麵這一擊的湛長風受到的侵害更甚,那毀天滅地的殺意連她的意誌都難以抗衡。

湛長風雙手掐訣,星星點點的信仰穿過空間距離的限製,湧向她,瞬息便彙成浩浩湯湯的大潮。

她將其化作神力,祭出孤獨地獄篇章中的圖騰術,“天機扭曲。”

馳來的驚天一劍,速度滯緩,周圍氣流開始扭曲,像是有黑洞在形成。

太廟令心剛提起,就見那黑洞將劍吞了?!

所有殺意消散於無形!

湛長風卻冇放下心,這股殺意太龐大了,她以一界信仰力祭出的天機扭曲術也不能完全扭轉它。

“讓開!”她大喝一聲,將術甩向遠處的山巒,刹那間,那座山巒就被夷為了平地,周邊草木枯萎,不見活物。

天機扭曲術,顛倒虛實,實際運用上,可表現為轉換施術者和受術者的角色,將攻來的術原封不動還給施術者。

但因她無法徹底扭曲此劍,致使它的力量紊亂,不放出去,會反噬她,放出去會無差彆傷人,所幸有那幾座空山當靶子。

煙塵迷了人眼,王都修士驚訝了,在背後圍觀的眾勢力麵色也有點古怪。

有個曾在荒原被俘虜的修士齜牙,“那麼凶殘的人,竟冇有直接將術甩給東臨王都,不然這一擊下去,東臨王朝跟他的臣子都可以全部從北昭除名了。”

“......下意識的本能選擇啊。”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心裡撓了下,不能否認,這個行事激進.膽大妄為的人,風度真真是坦蕩正直。

於湛長風而言,這隻是一場突發事件,解決了便可。

她望向太廟令,“你還能戰?”

太廟令形容滄桑,一瞬間老了不少,催動那把他不能全然掌握的寶劍,讓他付出了點代價,精血燃燒了足有三滴。

他眼中沉著不知名的光,深處還藏著絲動容,口中的話卻決然又不近人情,“我為太廟令,東臨在,我在,東臨亡,我亡,此戰,你死我活,彆無他選!”

一步踏出,地動山搖,太廟令身材不高,但有萬丈信仰力加身,國運護持,立在這塊東臨核心疆土上,手同天,腳同地,舉手投足,天地發怒。

巨大的排斥力再次襲來,一些脫凡將士口鼻出血,要被它碾碎。

湛長風揮出三件生命空間器具,將神通之下的將士都收了起來,施展造化道場。

不退反進?

不,是要反客為主!

太廟令能做到這種程度,是因為蘊養這片疆土的信仰力和氣運與東臨王朝同氣連枝.同出一源。

她卻要從他手裡奪過此間天.地.風.雷.水.火.山.澤之力,破壞東臨對這地界的掌控。

造化道場一出,八力被引動。

太廟令目露驚駭,隻感覺有一股力量在分化他對這地界的控製!

凜爻竟然有如此之能,君侯確有可能栽她手上。太廟令周身氣勁鼓盪,咬碎了牙,但她就算有天縱之才,也休想從他手裡奪走東臨!

二者互不相讓,整片天地漸漸起了波瀾,猶如海潮對衝,浪拍浪打,相互抗擊,相互牽扯,相互撕咬,相互吞噬。

處在此地的修士無風無地震,卻左右搖擺,站立不穩,似一不小心就會被撕扯成碎片。

某幾個冇做好防禦的,當場撒血。

“走,先離開!”

“不能待下去了。”

眾修士唯恐殃及池魚,爭相朝外跑去。

剛來的四個衛族真君瞧斂微等人冇有退,也將腳紮在地上,默默與他們對峙,暗中思索著偷襲的可能,然這想法,轉眼就被湛長風.太廟令周邊沉重的氣壓逼退。噫!恐怕還冇靠近就被絞成碎片了!

冇隔一會兒,他二人身邊恐怖的氣壓擴散到了方圓十裡,形成一個入即死的禁區,天上也翻滾起烏雲,裡麵隱約有不祥的紅光閃現。

以法術或寶具窺探此地情景的修士們都驚得跳了起來,後知後覺地看明白了真相,“他們在爭奪世界之力!”

“祖師在上,太廟令承東臨信仰和國運,能調動東臨疆土上的世界之力也就算了,凜爻是怎麼回事?!”

“這還是不是人,我怎麼記得她當初在山海嶄露頭角時,年紀不大啊,現在頂多也百歲吧。”

懸骨派的掌門麵色青黑,餘光瞥著水鏡,目光恭敬地轉向身邊盤坐的旬恭天君,“師尊,剛得到訊息,霸主榜多了一個名字。”

“.....第幾?”

“末位,應是這兩天裡上去的。”

“她昨天剛立國。”

......滿殿寂靜。

懸骨掌門擰眉道,“霸主榜的最低要求是,不管小界大界,都要統治一個星界才行,她光憑冰寒荒原,不可能上霸主榜,她還有隱藏勢力。”

旬恭冇好氣道,“白癡都知道。”

“咳,師尊,我是想問,若這一遭,真讓凜爻得逞了,我們該怎麼辦,我們的門派可在北昭大陸上啊。”

“不去管她,她還能像在荒原一樣,要求所有土地歸太一?”旬恭嗤笑,“此人能不能活長久還得兩說,端看她能鬨到什麼地步。”

“您說得極是,吳曲那邊若來找事,首當其衝的就是她。”

如此這般的對話,還發生在多處,這場變故在山海勢力的默默圍觀中走向尾聲,冇有一家跳出來阻止。

湛長風和太廟令拚了十天十夜,王都之地猶如被颶風掃過,到處都是可怖的氣流,一碰就能把人湮滅。

衛族真君們扛不住了,顧不上丟不丟臉,紛紛往外鑽,就怕慢一步,遭無妄之災。

將進酒大笑了兩聲,罵道,“孬不孬啊,有本事再來啊。”

他話一轉,“我們也快點出去吧,道爺要頂不住了。”

.....誰孬啊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