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921章 崇山險象

-

湛長風瞧著豆丁大的硃紅媚,“你要效諸將,還有很長一段要走,不過我看你的性情和根骨,是較適合大開大合的功法,我這裡有一部演兵功法,你可以先練一層,再決定要不要繼續。”

她拿出半冊荒天訣,遞給她。荒天訣是大乘演兵功法,入門條件也很苛刻,能修的將士極少,遠遠組不成一支戰團,從孩童挑起,也許比較好培養,何況硃紅媚占著孩童清澈的身,還有成熟體的記憶。

硃紅媚高興地接過,“我願意試試。”

湛長風又看嚮明心,與硃紅媚硃紅顏尚且弱小的實力不同,他已經生死境了,而且有自己的想法,略一沉吟,道,“治病與治世不能同日而語,你要是真對治世之道感興趣,可去天權或玉衡殿自薦,通過考覈,從小吏做起,有什麼不明白傳音問我。”

明心欣然應下,“謝老師點撥。”

這倆都做了安排,自然也不能拉下硃紅顏,硃紅顏性子早熟,但到這陌生又廣闊的世界,終究是有幾分惘然的,冇有另二人適應得快,眼中懵懂。

“你有什麼想法?”

硃紅顏赫然,比較糟糕的是,他冇有什麼想法,他欽羨那些將士,那些官員,可一想到要將自己套在鎧甲裡.朝服裡,便有一點不適,好像有什麼東西捆著自己,“......學生皆聽老師安排。”

“你自己的路,怎能聽我安排。”湛長風問,“可有傳承功法?”

湛長風冇有強製要求他做什麼,這讓他心下一鬆,對老師愈加親近了,“上一代幻海春蜃將傳承記憶都封印在洪源寶珠裡的了,以至於冇能從血脈上傳遞下來,所以學生僅會生來的天賦神通。”

“你先跟從兵書院的進度修習,待你各方麵合格了,我授你另外的道法,至於選擇何種生存方式,得看你了,我隻能從旁給些建議。”

湛長風留了一會兒,給他們解答了一些修行上的疑問,就又回到了長生祠。

現在望君山,隻有主峰上的長生祠和偏峰上的兵書院及軍隊駐地,四輔七殿都搬去月光三角洲了。

她吩咐幾名守衛看著還冇從頓悟中醒來的三人,自己也去了月光三角洲,為對兩陸的進攻做最後準備。

月光三角洲裡,新浮起了七座島,成七星之勢,頂端是月光三角洲原有的那座大浮島。

新七島為七殿所轄,大浮島為主島,是湛長風和四輔所居。

現在,他們是在天樞殿中。

“不能走點將台,他們懼怕你神眼者的身份,肯定在點將台附近設好了防禦。”

花間辭在沙盤裡標出一點,“用傳送陣,這幾十年我們也不是白待的,早讓斂微開通了前往兩陸的傳送陣,它的存在絕對隱秘,那邊的人發現不了。”

“這位置離景耀近,先打景耀吧,端了吳曲的落腳地。”碩獄提出建議。

“景耀立王朝百年未至,底蘊淺,與我們一戰中,已損失了部分高階戰力,是更好攻打,但打它還有很多機會,打東臨,卻可能隻有這一次機會。”

湛長風道,“彆忘了東臨王背後還有一個東姓家族,他本身也應該已經選好了繼承者,東臨方麵一旦確認他出事,定會快速扶持新人上位,還有可能出現外援。”

“因此我們要在東臨冇有徹底反應過來前,破除東臨的要塞,迅速掌握它。”

將進酒問:“具體呢?”

“最直接有效的是直逼東陵王都,然後清除第一個阻礙,以信仰構築的防禦大陣。”花間辭點出了幾個勢力的名稱,“中途除了遭遇東臨的守衛軍阻攔,還會遭到他們的插手,他們忠於東臨王朝,手上握有一定私軍,值得慶幸的是他們的最高戰力在神通。”

一條條分析落下,行動在即。臨出發,湛長風從無儘迴廊中取出閻醉天攜帶的生命空間之器,裡麵的戰團已經被困在無儘迴廊中了,她拿它裝了一眾兵將,坐傳送陣前往兩陸,著落點是兩陸間的一個海上荒島。

迎麵海風吹來,濕涼中帶著寒意,舉目而望,天陰沉沉的,有瓢潑大雨之象。

她一步三千丈,進入北昭大陸,靠近東臨王都,東臨王都一副愁雲慘淡的景象,雖景象與舊日冇有不同,卻倍有蕭索之感。

此前來東臨王都,在界碑山俯望它,它沃土萬裡,立有一都,浸在象征著信仰功德氣運的億道霞光裡,仿若仙家神邸,現在,這霞光卻薄了三成,暗淡失色。

這是東臨王被縛.國運被壓製引起的。

王都是受東臨信仰.氣運蘊養的一塊神土,與東臨國運相連,國運一衰,它也會呈現異樣。

而在這蕭索中,東臨的軍隊黑壓壓地守衛在王都邊界,十八座黑沉的高山圍著都城,靜默異常。

湛長風辨識此陣,為崇山險象伏龍陣,極為強悍的防禦陣法,天君也不能強破。

再細一看底下的軍隊,不像是在等待敵人,而像是整裝以待。

東臨的幾個大將憂心忡忡地坐在營帳中,一人憤然大喝,“君侯冇有傳回訊息,定然無恙,待君侯訊息一回,我們便照原計劃開拔啟程,遠征荒原!”

“聽說幾位供奉已經前去接應君侯,相信很快就有迴應。”

“迴應就不必迴應了,東臨伺機奪我族,占我疆土,今日太一與東臨一戰,定一把存亡。”

“誰!”東臨大將們心神一凜,飛出帳中,卻什麼人也冇看見,唯有掌陣的供奉大喝,“有人要闖護國陣了,快快遣兵去阻攔!”

攔是已經爛不上了,除非追入陣中阻殺。

東臨大將們麵麵相覷,竟還有人會不知死活地闖護國大陣,必死無疑啊!

“趙供奉不必驚慌,我們隻管等著,時候到了,再去將屍骨帶出來,免得汙染了大陣。”

笑聲如雷,好不自信。

那趙供奉聽聞此話,麵色卻難堪,“一般人闖陣,陣會有所提醒,可此人入陣卻毫無聲息,要不是我時刻監察著附近所有位置,看見了她的身影,恐發現不了她闖陣,這意味著什麼,就無需我細說了吧。”

幾大將頓時啞了聲音,她若能悄無聲息入陣,便是說她找到了陣中生路!

“快馭陣換方位!”

此陣本該天君掌握,然包括東臨王在內的兩天君都被封印在了霸川邊上,隻能由幾位真君實力的大將和供奉馭使此陣。

他們六人趕忙馭陣變換了陣中生路,隻見十八座高山移形換影,而陣中,湛長風身邊的幽靜小道景象,也變作了沼澤惡地,凶獸環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