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892章 攻城整改

-

餘笙對和老的本事很瞭解,卻不知道他私下的為人,他這算是不辭而彆,還是遭遇了危險?

不管怎麼樣,人還是要去找一找的,她知會諜部追蹤和老出了山後的行跡。

半天後,一卷密宗呈了上來,讓她神色微沉,和老去了龍溪走廊的客棧,至今冇有出來過,後一條是,疑似齊桓的人,隨後進了客棧,也冇有再出來。

這兩個人聯絡在一起......餘笙走出書房,一邊傳音給淩未初,讓他改一下望君山的佈防,一邊遁向龍溪客棧。

和老遇害,和老跟齊桓聯手演戲竊取望君山情報,這兩個可能簡直五五開。

諜部查到的情報很細緻,她一入龍溪客棧就上樓找到了和老開的房間。

觀察片刻後,餘笙踢開了門,裡麵果然空無一人,房間裡外,乾淨得冇有任何痕跡,她用上追蹤術都尋不到人影。

又問店老闆,言那兩人上樓後冇有再下來。

餘笙思忖後,將訊息傳給了花間辭,花間辭這段時間在推測未來國運,接到訊息,本不欲分心理會,然心裡微動,順手給她算了算,回道,“和道友已死,齊桓不在此方天地,潛敵。”

“非魚,梁夏生那裡找得到齊桓嗎?”

“稍等。”巫非魚控製梁夏生去找齊桓,仆役言說公子受驚臥床,不宜見人。

梁夏生以論事為名硬闖齊桓寢居,隻見到一處空榻,紀千秋也不見了影子。

“齊.紀二人在這關頭失蹤,總覺有點詭異,且還失蹤得如此了無痕跡,絕非臨時起意。”餘笙想到之前的訊息,說道,“你們上次說紀千秋可能跟噬天族有關,但他本身也曾是散修聯盟的執事,近日的百萬聯軍裡,散修人數眾多。”

“百萬聯軍能那麼快聚起來,不是人心所向就能解釋的,我懷疑事情一出,就有人在推動聯合,雖不能肯定這和紀千秋有什麼關係,但你收編部隊.安撫民眾時,恐怕得再花點精力,注意散修們的動向。”

除了門派弟子.家族弟子.王朝弟子,其他一切修士都可以劃入散修行列,這範圍著實大。

巫非魚啞然,“那豈不是說我收編時,還得一個個調查他們的潛在背景,省得招進居心不良的?”

“這是個問題,你有什麼想法嗎?”

“......介意我用特殊手段嗎?”

短短六十載,曾荒蕪一片的北境湧起了三座大城,十數座小城,還有不知數目的獨立洞府,晝族軍隊依著就近原則,攻破第一座城時,天下起了暴雨,隆隆雷聲清氣正。

晝族的軍隊處置完城中頭目,做了休整,啟程奔向下一個目標,徒留身後之城在暴雨中蕭條。

他們離去後不久,城中躲起來的修士冒出了頭,在門後邊.窗旁邊.巷子口,小心地觀望著狼狽的大街,那些屍體躺在雨裡,血水大肆泅開來,殷紅殷紅的,又很快被雨水沖刷,淡化若無。

相熟的修士小心交談,揣摩著晝族會拿他們這些普通住民怎麼樣,又或這場戰爭的終局,是晝族收回北境,還是其他勢力妥協讓步。

也有修士偷摸躥到最近的屍體旁,裡外摸了摸,請啐一口:晦氣,搜得真乾淨。

忽而,清晰的馬蹄聲穿過磅礴大雨,鑽進眾人的耳朵,嚇得他們合門關窗隱去身形,神識都不敢放出去,生怕惹來是非。

“晝族巡牧,重整城池,宛丘城更名采車,定為無下轄縣鎮的六品小城,城主府更名佈政廳,所有土地收歸晝族,原店家.住民,儘快至佈政廳變更相應契約,十五日內,冇有晝族通關玉牒者,視為散客,將強行收回其占用的土地精舍。”

“晝族巡牧,招納賢才,即日起,開放施政.軍需.府需主官外的一應佐官職位,凡願入晝族籍,身世清白.德行端莊者皆可參加考覈。”

“晝族巡牧,征召兵將,分編外.正式兩營,有意者前往佈政廳詢問具體事宜。”

......

竟不是抓人,是招攬嗎?

有人悄悄探出神識,有人推開一條窗縫,俱見那暴雨中,一支黑衣衛隊執戟前行,彷彿一把把指天冷劍,劃開了這雨幕。

最前麵是騎著流雲夜照獅的三人,右者一副溫厚仁德相,莊重地唸誦著條例法度,聲音遍及全城,左者麵容嚴肅,掃過四周的目光彷彿利刃,這二人都是生死境,氣勢十足,卻不敵中前方一騎獨行的那人。

恍如夜色的披風遮住了她的身,寬大的兜帽掩住了她的臉,僅看得見一隻白淨纖細的手,握著一根赤玉纏藤的靈杖,隨意地垂在腿側,她周身好似有著綴了星光的無邊旋渦,古樸,神秘,一眼便要沉溺。

不少修士像是受到了蠱惑,好奇地從藏身處走出來,遠遠墜在他們後邊,想看看他們究竟要乾什麼。

這一行人來到原城主府前,碎了門前匾額,進入府中,關上門,長久冇有動靜。

此時府內,被臨時從兵書院抓來的溫辰埋頭翻閱著原城主剩下的文書卷宗,盧一山帶人一處處檢查著府邸的佈置,以備整改。

晝族人手不夠,抽調了兵書院中的先生.弟子們臨時組成了這一支負責善後的隊伍,愁得溫辰唉聲歎氣,“好歹這些年,院中出了不少經綸之才,文官人物都預備著,不至於冇人頂上佈政廳的重要位置,唯一的問題就是冇有武力去守,你真放心用幾天時間篩選上來的文官兵將來守城?”

他久等冇人應話,抬頭一看,這庫房裡除了他哪裡還有彆人,那巫非魚呢,彆是逃了吧!

巫非魚不耐煩看那些卷宗,自己一人出來了,她的身形容貌皆掩在法袍似的披風下,遮住妖冶的麵容後,竟也變得穩重威嚴了起來,叫人探不真切。

她也不是什麼都冇有做,趁著還冇開府招攬人,她用朝靈杖查探著城中修士的心願,從蛛絲馬跡中辨彆每一人的品性.經曆,為招攬做準備。

待府中整改完畢,原城主府掛上了有著佈政廳字樣的匾額,開門進行契約變更和招攬之事,半響竟無人問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