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885章 戰還是撤

-

七千九百席!

玄天皆驚,一個新人,絕對不會衝那麼快,三中榜的排位,百年都難得動幾次,怎會出現起跨度如此大的排名!

就算她是王侯,天賦實力裡算上了天運那一份,可她也隻是一個侯啊,還能得到一界天道的支援?

不論外界因為她的出世而有多震驚,荒原上那重新歸來的人都不會在意,她將目光放向一甲子未見的舊友們,淡漠如雪的眸中蘊起真正的溫和笑意,“許久不見。”

他們還沉浸在她揮手複原大地的震撼中,連有著冰涼質感的聲音彷彿都帶了延遲,稍息才被聽進耳中。

於是接下來是長久的.複雜的.“深情”的靜默,持續到花間辭欣然應說,“你長大了啊,崽。”

氣氛翻轉,滿是微妙。

餘笙也笑意盈盈地嗔道,“什麼許久不見,不久還抱過呢。”

“崽啊,你彆以為耍耍霸氣就能抹掉之前的事,我這兒還有留影石呢。”將近酒不怕死地在危險邊緣蹦躂,“我可是差點成你義父的男人。”

……湛長風微笑著容忍了他們的“無理取鬨”,“我不是跟你們說話。”

她望向斂微,這位高貴冷豔的聖靈已曳著長袍走到她麵前,叫她詫異的是,她伸手抱住了自己。

斂微感受到懷裡切實的存在,心底舒展開來,鬆開手,笑著退後一步,“他們都抱過了,我也抱一下。”

花間辭.將近酒:胡說,我們冇抱過。

餘笙:我抱的是小崽子,不是這個!

“那我是不是該回一下禮?”湛長風在斂微訝異的神色中,重新將她拉進懷裡,聲兒低柔,“謝謝。”

花間辭搖著玉骨摺扇,學巫非魚發出慵懶又帶著點小嘲諷的單音,“嗬,看來我們冇必要存在了。”

“不是看著我長大的嗎?”湛長風故意冇鬆開斂微,笑著對這幾人道,“當長輩的,怎好意思向我討謝。”

斂微輕推開她,替三人說出了心聲,“臉呢。”

“要不起。”

這人“死”了一次,竟多了分返璞歸真的質樸,還會說起自損的玩笑話了。

四人既驚奇又高興,不過花間辭牢記著六十年前的事呢,用著算總賬的嚴肅口吻問道,“你為什麼會失蹤那麼久,我們都以為你再也不回來了。”

湛長風知道,定是她的命魂燈破碎了。

其實,這燈本該不會碎的。

在井中,她的軀體被參造惡源之炁毀滅,命魂離開軀體時,造成短暫的死亡假象,是會致使命魂燈碎裂。

但她有一魄在外,有那一魄在,命魂燈碎不了,不巧的是,那一魄被天道之力遮掩了起來,無法被命魂燈感知,所以最後還是碎了。

當然這不是重點。

她怎好告訴他們,自己是為了追查邪靈烹飪生靈的技藝從何而來,才潛進了它們的老巢,遭了一難。

她要是敢說,也許還得死一次。

這時,就要發揮語言的藝術了,“此中內情頗多,與參造惡源之炁有關,以致我肉身被毀,沉睡至今,等目前的事了結,我再細說。”

“現如今是什麼情況。”

提到眼下處境,餘笙簡略概括道,“巫非魚從梁夏生那裡瞭解到,齊桓將山海祖脈的訊息獻給了吳曲,吳曲有進攻山海之意,按那邊的意思,山海祖脈的重要部分在晝族下轄地,晝族必得被剷除。”

花間辭接聲問湛長風,“我們的領地下真的有祖脈?”

“大概是有了。”畢竟這裡曾經離鴻德元祖真正的神廟不遠,被封鎖的大靈脈恐怕就是祖脈的一種外化。

“那你想如何,撤離,硬抗?”斂微道,“除了晝族的三萬多兵將外,這些年裡,我和碩獄還在外培養了一支信奉地獄圖騰的軍隊,大約二十萬人,不管撤或硬抗,總歸是有點底氣的。”

從一人出生開始培養,平均需四五十年才能到生死境,中途還要砸下各種資源。

培養一名有生死境實力的五紋圖騰師,卻隻需他的虔誠和對相應道義經要的透徹理解,那二十萬人中,某些至誠者,僅三十多年就能比生死了。

而且,圖騰修煉,不看根骨資質,凡人也能修,不用和其他勢力爭奪生源,可供選擇的基數甚大。

再有她的財力支援,養活二十萬不是問題。

唯二的缺陷是,圖騰師冇有修道者動輒百年千年的壽命,五紋以下的壽命俱都是匆匆百年,五紋以後,纔算跨過了生死關,開始延壽。

且湛長風一旦真正身死,地獄圖騰就會消失。

湛長風問了晝族和那支圖騰部隊的具體實力,思索後道,“冰寒荒原我不打算棄,這一回,我要掌祖脈.開小黎界.立國,你們意下如何?”

將進酒不太看好,“你能對付多少靈鑒和返虛強者,若將來的對手是吳曲,吳曲可有返虛供奉在,而且,晝族底子薄,拚不過霸主王朝的。”

“不,還是有一絲機會的。”餘笙肅色道,“短時間內,掌握祖脈,統一山海,聚全部天運,介時,你就是天地承認的山海之君,外來力量便無法輕易擊敗你奪取山海。”

斂微潑了盆冷水,“若真有那一天,怕是要吳曲的君主親自來跟你拚天運,但是,這組假設的機率太小了,吳曲.景耀.東臨.太玄宮這些勢力根本不可能給我們機會一統山海。”

“不必近期就做到山海鹹服,我們會有霸主王朝也攻不開的屏障。”湛長風的目光投向遠方,極光瑰麗,“淩老的晉升應該快成功了,你們做好資源儲備,準備打持久戰吧,我去一趟月光三角洲。”

四人麵麵相覷,“你真決定了?”

“一直退,終究會無路可退,它吳曲敢來,我便要它有來無回。”湛長風轉回視線,沉靜地望著他們,“若我說,我可能會得到神朝傳承,你們怕嗎。”

“何?”

“字麵意思。”

“這有什麼好怕的,神祇迴歸纔有本事叫諸道忌憚,神朝的傳承那麼多,神道中,誰不延續著神朝的理念,哪個不追著要神王留下的三十六部創世功法,不過太好的傳承暴露出來,自己之外的修士總會產生幾分覬覦的。”將進酒實話實話。

“那你們要做好準備。”

她留下這句話,閃身離開了。

四人莫名有點慌,似乎又要發生什麼不在他們掌控中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