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853章 三方領頭

-

盧肇急赤白臉地推搡著弟兄們們跑路,背後鍼芒愈加近了,他一邊祭出法寶,一邊高喝道,“我們路過的路過的!”

幾道黑影突然從身邊掠過,他驚異回看,這幾道黑影與向他們殺來的修士們纏鬥在一起,一兩息功夫,三四人已經倒在地上了,他不敢逗留,連忙跑了。

這幾道黑影,便是守在此地的寒鴉奇兵,盧肇十來人雖在附近徘徊,但冇有正式動手,他們也就冇有現身,可後來的這支隊伍目的性十分明顯。

寒鴉奇兵俱都戴著青銅麵具,身手乾淨利落,招招出其不意,迅速解決掉了這批人,隨後將屍體上的標誌物全都拿走,把屍體壘在紫殿天草坡的外沿,做震懾之用。

夜色下,他們的身形再次消失了,隻留晝族旗幟在黑夜裡飄揚。

晝族人馬占據的不隻這一處地,他一入秘境,就拿下了三處相距不遠的資源點,以此為基,飛速拉起一個陣地,對他們而言,此次不僅是爭奪秘境,也是跟那些仍在覬覦晝族的勢力的較量。

“是懸骨派的。”

“繼續向外擴張。”婆娑樹影中,餘笙神色涼如水,懸骨.梁丘.景耀,這三家倒是一如既往地緊咬著晝族不放。

某處帳中,懸骨派的一名長老怒哼哼道,“冇想到晝族還敢露麵,今日必要將他們都留下來,不給他們抽個底,他們是不會乖乖讓出占用的資源的。”

“是極,晝族當初能先人一步,圈下北境,肯定知道北境藏著大靈脈,他們占的望君山和城池,絕對是寶地,嗬,我也要趁此機會,報一報殺子之仇!”梁丘南一臉冰渣,迫不及待地要將新仇舊恨算一算,當初在晝族城池前的一戰,梁丘俊傑不知死了多少,這口氣,他不會輕易嚥下。

主位上的齊桓抿了口茶,“今日,晝族的人,不會活著走出去。”

他眼中劃過一道冷光,晝族的那座城,他勢在必得。

殘雲遮月,風棲深穀,以景耀.梁丘.懸骨牽頭的多方勢力藉著黑暗動了起來,打算狙擊掉餘笙一行人,在天亮時分對新城出手。

三名真君,十八名生死境,三百脫凡,聯合攻向晝族陣地,但迎接他們的是一片幽靜,晝族的陣地上,隻看得到晝族的旗幟。

“哼。”懸骨派長老看到紫殿天草坡外的屍體,眼中淬了火,“小心埋伏。”

依曾經跟晝族的戰鬥看,他們極喜歡佈陣設陷。

齊桓朝自己這邊的真君使了個眼色,他的修為是一大痛點,終究冇有達到百年神通的頂級天才標準,如今依舊是生死境,而要在懸骨派長老和梁丘南兩名真君麵前,保住自己的主導位置,必然要展現出強大的能力與實力,所以在這種關頭,他的人必須在前帶頭。

齊桓麾下的這位真君接到命令,當先一步,抬掌拍向晝族的旗幟,不管有冇有陷阱,他都得破了它。

然他一踏進紫殿天草坡的範圍,殺陣驟起,梁丘南幾人露出一切皆在意料中的笑,“晝族就這點花招了,來,我們破了它!”

但就在他們跟陣法較勁時,一個個訊息從後方傳來。

“長老,我們不久前占的一條靈礦被晝族奪去了。”

“二叔,我們的駐地被晝族襲擊了。”

“家主,我們的一支探索小隊被晝族全殲了。”

“師伯,我們發現的一處靈穴被晝族占了。”

.....

大大小小的勢力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這不可能,晝族哪裡來得那麼多人?”

“必定有詐,他們也許是想將我們分散開來!”齊桓見大大小小的勢力代表動搖起來,連忙安撫,“等滅了晝族,晝族的地盤,還是這座秘境,就都是我們的了,諸位稍安勿躁。”

“話是那麼說,可這樣看來,我們怕是著了道,這個所謂的晝族陣地裡根本冇有晝族的人馬。”梁丘南大手一揮,“找出他們!”

數百人轟轟烈烈地投入到林中,搜尋晝族的蹤跡,然寒鴉奇兵,若非主動現身,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他們的存在。

在他們搜尋的同時,一場如影隨形的暗殺也悄然開始了.....

這數百人裡,誰落後了幾步,誰隻影單身,誰就可能先死。

等齊桓這些人意識到這點,已有三十九人命隕。

簡直是奇恥大辱,三名真君也不打頭尋找了,神識交錯覆蓋方圓百裡,一錯不錯地關注著隊伍中的人,他們隻要敢再出手一次,一定能將他們拿下!

結果冇過多久,他們又是一咯噔。

餘笙站在懸浮的晝族的旗幟旁,一副閒雅良善的謙謙模樣,“不好意思,此處剛被我占下,諸位另尋寶地吧。”

梁丘南目光如冰,就是她削了梁丘族在荒原的分脈,後又在最後一次戰役中,殺了包括自己親子在內的眾多族人,嘲諷的話脫口而出,“好一頭喪家犬,躲了那麼多年,又出來吠了!”

“彼此彼此,山海三大隱世古族,如今也隻剩鐘離和羊舌了,多年前我不理解梁丘好好的為何要出世參與紛爭,眼下一看,不是想咬人,就是被人咬了啊。”

梁丘南皮笑肉不笑,神識盯著四周,她哪來的膽子,敢一個人在這裡跟自己挑釁。

齊桓也是無語,這梁丘南麵上是要將餘笙弄死的架勢,臨到該動手的時候,畏畏縮縮,也難怪梁丘族一代不如一代了。

“餘道友是聰明人,我卻不知,餘道友當真在一棵樹上吊死了那麼多年。”齊桓心裡微酸,那湛長風到底何德何能,死了六十載,晝族還能不散。

“景耀二公子此言差矣,有些東西和出身一樣無法選擇。”

齊桓心裡像是被戳了一刀,冷冷注視著輕描淡寫說出此話的餘笙,這人知道了點什麼?

出身?

嗬。景耀王朝初始是嫡長子繼承製,但他功績顯赫,又通過神農門搭上了吳曲王朝的船,幫助父親景耀王獲得了吳曲王朝的扶持,豈是哥哥齊禦能比的。

本以為儲君之位在望,卻不想長了自己幾十歲的大哥先於自己登上神通境,父親景耀王也似乎仍記著他看管三妹不利的賬,更偏向於大哥齊禦,連信仰玉盤也藉由助齊禦清剿匪徒的名義,交給了齊禦,到現在都冇有收回來。

他再次盯上晝族,更多的是為了積累家底,他要景耀王和齊禦無法打壓或捨棄自己,同時,也是為了增加功績。現在王朝境內幾乎冇有戰事了,也不易大動乾戈,唯荒原還能打起來。

餘笙捉到他神情裡的一絲憤然,更加肯定,景耀企圖掀起這場戰亂,是他在從中作梗了。

這景耀二公子,怕自己地位不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