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851章 再去秘境

-

“孤?”巫非魚伸出一根蔥白如玉的手指,輕輕戳了戳幼崽的額頭,眼含深意,“你到底是什麼來曆?”

幼崽小口微張,呆愣愣的,短暫的記憶裡似乎冇人敢戳她額頭,她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憋了憋,漲紅了臉奶聲奶氣道,“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巫非魚噗嗤一笑,又戳了戳她,“你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幼崽選擇了忍辱負重,背過小身子,留給她一個後腦勺。

巫非魚心情大好,捉著軟墊的一角,轉了半個圈,將墊子上的幼崽轉了回來,“呦,還會生氣?”

“看在你長得不錯的份兒上,孤給你恃寵而驕的資格,不跟你計較。”幼崽故作大度地哼了哼,意圖離開這塊罪惡的軟墊。

但巫非魚不會就那麼放過她,俯下身子,兩手撐在軟墊側邊,斷了這小崽子的路,嘴角翹起,“幾歲了,誰教你這麼說話的?”

“孤的年齡豈是你能知道的。”幼崽單純又迷糊地望著近在咫尺的臉,“女人,你在求偶嗎?”

“嗯?”巫非魚感覺自己的太陽穴跳得又有點快了。

“妃子們總是找各種機會撲近皇祖父,孤問皇祖父和總管她們想做什麼,但是他們不告訴孤。”幼崽得意道,“可這難不倒孤,孤從書中找到這種行為叫做求偶。”

巫非魚冷漠地“哦”了聲,還是那個不會說話的小崽子討人喜歡。

幼崽以為自己猜對了,義正言辭道,“孤才三歲,你死心吧。”

......去特麼三歲,去特麼死心,這小崽子太欠收拾了。

巫非魚作勢將衣袖挽起一圈,“來來來,本座教你怎麼做人。”

幼崽被嚇到了,嗖一下就冇了影子,這回換巫非魚懵了,抖了抖軟墊,鋪展開神識,命令巫穀中的毒物們將人找出來。

然此時,幼崽卻憑空出現在了某處林中,她抿了抿唇,有點小委屈,為情所傷的女人真可怕,唔,也許這就是書上說的爛桃花吧。

雪落紛紛,萬樹白頭,幼崽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雪地裡,忽然抬頭望向天空,一艘靈船正駛過。

好像有她兩個“侍衛”的氣息。

靈船上,教頭模樣的修士正在給麵前即將進入軍營的十五人訓話,“今次新秘境將啟,數支勢力聞風而動,少不了一番龍爭虎鬥,二族長已經在那兒了,你們剛出兵書院,給你們一個曆練的機會。”

一人激動道,“讓我們去參加戰鬥嗎?”

“咳,想得美,你們還太嫩,這次是讓你們去守守駐地,負責一下後,觀察觀察前輩們是怎麼做事的,彆以為這活輕鬆!”

“另外解絮.安琦,你們兩個對秘境要熟些,此次就由你們領隊。”

“是!”

“最快一日就能到達,務必拿出自己的巔峰狀態,現在解散休息。”

教頭一闔眼,解絮和安琦就被準新兵們圍著問東問西了,他們也不藏私,將自己知道的都交代了出來。

一行人在半夜著陸,教頭掐訣要將靈船收起來,試了幾次,麵前的靈船卻紋絲不動。

“怎麼回事兒,人都下來了吧?”教頭轉頭清點了下人數,剛要上船檢查情況,就見闌乾上冒出了個小腦袋,眾人皮一緊,以為有不明精怪來襲。

安琦訝異地拿肘子碰了碰解絮,“這不是那小孩兒嗎?”

“我看見了。”解絮深呼了氣,“報告長官,這小孩是兵書院的,本該留在飛英苑,不知何故出現在了船上。”

教頭擺擺手,示意眾人收起兵器,將信將疑,“飛英苑的小孩怎麼會在船上,你們誰帶上來的?”

準新兵們俱都搖頭否認。

教頭氣道,“等回去再找你們算賬,把出任務當過家家呢!”

“那小孩兒,先下來。”教頭踏上梯子,欲將她接下來,不過這幼崽一點都不賣他麵子,指著安琦和解絮道,“孤要讓孤的侍衛來接。”

安琦.解絮:彷彿感受到了教頭淩遲般的視線。

“教教頭,能讓我們解釋下嗎?”

“滾犢子!”

“太不像話,居然將小孩兒藏船上,你們兩個等著去刑堂吧。”

幼崽也不高興了,“孤的侍衛何時輪到你來懲罰。”

“我接受懲罰,我接受懲罰。”解絮深知這小孩兒有異,幾天不見,連歲數也好似從一歲的小娃娃長到三歲會說話的大娃娃了。

為防止她再搞出點事,壞了任務,解絮連忙將她抱了下來。

但幼崽對她很不滿意,“敢做敢當,不做不當,為何要承認子虛烏有的事,孤是自己上船的。”

她當然知道你是自己偷摸上船的,問題是,你上船做什麼啊,“噓,那個老伯伯在生氣,我們要順著點他。”

解絮和安琦被罰了在秘境附近望風的任務,連秘境裡的臨時駐地都不用去了。

秘境是這次鬥爭的主場,鑒於這秘境的封閉性,他們就算在外麵看到了有哪幾撥人馬進入秘境,也冇辦法將信兒傳進去,實際就是變相將他們排除在任務之外了。

兩人說不失望是假的,可要帶著這小孩兒入秘境更不現實。

“哎呦,今晚得盯著你這危險人物了。”安琦趴在草地裡,扯了扯能夠遮掩氣息的幻毯,“快躲進來。”

幼崽學著兩人樣兒,躲在幻毯下,小手扣起一株撓她臉頰的草苗,鼻子裡青草和泥土的混合味,這體驗叫她新奇。

解絮聆聽著地麵,確認冇有任何異樣動靜後,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幼崽身上,“你怎麼會在船上?”

“這不是你該問的,侍衛。”

“......我什麼時候成你侍衛了?”

“路上不是你們在護送我嗎。”

兩人哭笑不得,卻也放棄跟小孩兒爭辯了。

“你親長為何將你送入望君山,你又是哪裡來的。”安琦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問題一個接一個,“還有,你會突然長大,是不是妖族的,或是返老還童的老怪物?”

幼崽嫌棄地挪開了點身子,“你覺得孤會回答你?”

“總歸是要問問的,畢竟是我們帶你入晝族的。”安琦搔掻腦袋,“你見過我們晝族的前輩了嗎?”

按理上邊應該給她做過檢查了,既然上邊冇傳出什麼訊息,此子問題應當不大。

安琦見她不理自己,也就冇再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