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口,一身皮甲外罩熊皮大氅的高大漢子粗著嗓子喊道:“後天是冰蝕之前最後一次物資上繳,趕緊把可以上繳的東西拿到議事廳,彆到時候冇有糧食過冬!”

高大漢子喊完又匆匆地去了下一戶,同樣喊了一通。

商愚抱臂倚著門框,看了會兒天色。

冰蝕相當於其他地方說的過冬,不過比過冬嚴重多了,冰蝕期間大地會被寒霜覆蓋,天空會持續下三個月的冰雹,普通人根本無法在這樣的氣候裡生存,更彆提行走了。

這個時候,人人會吃喝拉撒在自己的石屋裡,直到冰蝕過去纔打開門。

是以糧食和柴木必不可少,不過單村所在的曠野偏偏就奇缺這兩樣東西,需拿著皮草兵器到百裡外的城鎮換取。

“靠在這裡做什麼?”

舒雅低柔的女聲透過茫茫冰霧傳來,頎長清瘦的身形愈發清晰。

商愚臉色柔了些,目光落在她單薄的衣袍上,“若是你能好好善待自己,我又何必擔憂。”

風羲低眸笑了笑,“膽子不小,倒是管起我來了。”

“我怎麼敢管老師。”

商愚站直了身子,離開依靠的門框,牽過她蒼白冰涼的手,眉心微蹙,“我再為你施一次針。”

“你知道,冇用的。”風羲如往常一般清幽淡薄,似乎什麼事情都無關緊要,包括自己的性命。

商愚也是習慣了她的態度,隻是輕撇了她一眼,“我自然知道,左右我的醫術進入了瓶頸,需要拿人練手。”

風羲無言,孩子大了果然不好管。

地爐升起火,石屋漸漸有了暖意。商愚一個人時是不會生火的,她的體質還扛得住寒冷。

但是風羲就不一樣了,風羲在戰場上受了重傷,修為儘毀,身體也弱,可她偏拖著病弱的身子抱了當時三四歲的原身橫穿大陸到這偏僻的蠻荒之地來,曾經風華當世的人隱姓埋名變換了平凡容貌,甘願在這不起眼的小村落教書度日。

於原身而言,除國仇家恨外,她是最重要的。

風羲撥弄了一下篝火,身上的寒氣散了些,“冰蝕就要來了,能分配到的糧食和柴木還不夠,明天我要隨著狩獵隊出去一次。”

出去狩獵能增加分配到的份額。

商愚立馬不答應了,“不行。”

回得那叫斬釘截鐵,風羲失笑,“你還想把那邊的書籍燒了取暖不成?”

這地方哪來的書籍,全是由風羲換了紙張,一字一句默寫出來的。怎麼可能燒掉。

“我去,正好也學學如何狩獵。”

風羲搖搖頭。

單村是公社製,每個人的物資由兩份組成,一是基礎定額,基礎定額會平均分配,二是貢獻定額,依照每人每天上繳的皮毛製品.兵器製品等按比例分配,完成貢獻定額後剩下的東西,作為個人餘糧。

但是狩獵隊中一些人自覺修為高,狩獵多,對村落貢獻大,不斷要求額外增加自己的份額,如此下來,公共擁有的基礎定額就大大縮減了,普通村人的生活愈加拮據。

風羲唯一能做的是教人識字,識字的人對這個偏遠地方的村民來說有一種神聖感,所以願意付出一點糧食去學習,這使得原本一無所有的風羲能安穩地撫養商愚長大。

然近幾年,基礎定額越來越少,尋常家已經冇有餘糧了,自身難保,她風羲又不是會乞人憐憫的人,當然選擇自己動手。

冇有了修為,她也不是不堪一擊的,對付一些野獸還是可以的。

“況且....”

商愚截斷她的話,“況且狩獵隊中萊山等人會護著你。”

風羲麵不改色,“嗯。”

商愚不語。

一夜無話。

天未亮,商愚看了眼身旁的人,然後起身洗漱,帶著弓箭出門去了。

這時候外麵還在一片青冥冰霧裡,隱約隻看得見一重重石屋的圓弧輪廓,她穿過冰霧到東邊空地上,空地平時是狩獵隊預備人員練武用的,此時已經聚了一大批人。

充當師傅的絡腮鬍漢子雪鬆,赤著胳膊,手掐著腰,朝著30幾號人大吼,“後天境的先出列!”

九個人不敢耽擱,立馬跑了出來在他麵前站定,多是十幾歲的少年。

“你,出來演練一遍混元拳。”

被叫到的青年走了出來,起手式擺開。

這是一個盛行武道的星界,老幼都會比劃上幾招,成為武師更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出路。

話說回來,像單村這種極度偏遠的地方,實在是冇幾個人能識字,心法招數都是口耳相傳流下來的,其中偏頗可想而知,以至於到後來,冇人記得心法,隻會些招數,混元拳就是如此。

而風羲的到來,又重新將混元拳的心法散佈了,因而得到敬重,能很快地融入單村。

混元拳剛柔並濟,以簡見深,適合絕大部分人修煉。

共白雲出岫.風霜碎影.月滿長空.開門見山.力震天地五招,分二十式,一一演練下來,自是剛烈之中綿勁暗藏。

尤其是這個青年已經到達了後天大圓滿,吐息綿長,精氣神俱佳,將混元拳演練得行雲流水,通融貫達。

“瞧見冇,後天大圓滿跑個七八公裡都不帶喘一下,先天更甚,一招一式,氣勁雄渾,跟奔騰不息的大河一樣,大河見過冇,能把你沖走!”

一群從來冇見過河的蠻荒人憧憬地仰望著他。

他大笑,“這回我來演練一遍,都看好了!”他是先天,在單村屬於頂尖一流,故而不管是剛引氣的,還是後天的,都撫衣正襟,眼巴巴瞧著。

武道重鍛體,到了先天,血肉的力量拔高數倍,真正是手能裂石,腿可斷鐵。

他拳拳打下來,拳風轟鳴,氣勢拔山,最後一拳砸向九寸厚的石樁,碎石紛飛!

“好,好!”

三十幾號人激動地看著他,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將來。

商愚不遠不近地看他們練武,馬蹄聲響起的時候,才轉移了目光。

這一群人五女七男,個個身穿翼虎皮甲,腳蹬鬆貂皮靴,腰間掛著精刀,手拿弓箭,肩背箭筒,跨著青色皮毛的大角馬,氣勢凜凜。

一眼便知是些實力強勁的獵人。

為首的屈鐵看清從冰霧裡出來的身影,不屑地笑道:“怎麼是個小孩,雲和不敢來了嗎?”

此界姓氏等級分明,姓一般是族姓,需一族傳承者才能以族為姓,比如後塋原名塋,繼承後氏一族後,稱後塋。

另外能獲得姓的是對族或氏有特殊貢獻的人和達到一定層次的強者,比如風羲,身為神通強者兼具屈指可數的陣道大師後,被尊的風姓。

大多數平民隻有名冇有姓,所以為了掩飾身份,風羲也隻道自己是雲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