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820章 顱中殿門

-

許是她和緋櫻在統領營帳前的話被人聽了去,好些個修士尋她看病,明俞真君也著急忙慌地找她商議後續。

被引動了妄念,不能察覺,就會被潛移默化地影響性情.行事作態,但若能及時發現,那一切就都好說了,隻要花費點時間照顧自己的心境,剋製本能衝動,自可將妄念消磨於無形。

屠邪者時時與邪靈打交道,常需抵禦墮入邪道的誘惑,在這方麵有一定防範意識,隻是這次的種魔石非等閒之輩可以抗衡。

它好比給你埋了一個潛藏深處的種子,可能會載著你的某個念頭慢慢生根發芽,也可能一動不動,直到幾年或十幾年後,因為某件事突然爆發,擊潰你的心境。

湛長風和幾個隨行醫師都建議讓參與了戰役的修士閉關靜修一段時間,剔除雜念穩固心境,有條件的可以用鎮魂清心之效的寶物輔助。

種子動了,心境搖了,她可以看出來,然它要是一直在潛伏期,她也無能為力。

明俞真君愁得要命,靜修肯定不是一日兩日,此界的問題還冇解決,大家都靜修去了,誰來管這裡?

這次邪靈攻勢凶猛,淪陷的世界已達二十餘,屠邪者們分身乏術,上邊正臨時對外征召宗門弟子和散修,人員還冇到位,可補不了這裡的空缺。

明俞真君深思熟慮了半夜,拳頭砸在手心,“邪靈損傷不比我們低,不如派真君闖進它們的巢穴,破掉傳送陣就撤。”

召令一下,應者甚少。

比起邪靈和功德,還是自己的道途更為重要,大部分修士都將重心放在心境和受的傷上了,不敢隨意接取深入敵方巢穴的任務。

湛長風內視一夜,冇發現自己有什麼異常,便去接了任務,快點了結此界戰事,她也好去找那個符號。

據推算出來的座標圖顯示,她要找的地方,臨近禁忌世界,但不在任何一個已知星界上,她還得花時間造個傳送陣。

同樣接了任務的還有玄誠.秦無衣.禦無銘.趙長閣.申屠非,後兩者完全是衝著添功績.完善履曆去的,他們來大天世界的主要目的是加入天道盟,成為普世靈帝的門生。

能有六人應召,明俞真君欣慰至極,塞給他們一堆藥丸,令他們快點上路,早去早回。

六道流光劃破晦澀的灰濛濛天空,一路向西。

路還未到一半,他們俱覺後麵有什麼人跟了上來,不待有人開口詢問,湛長風先道,“各位先行,我立刻追來。”

她緩下速度,往回飛去,手臂一撈,將搖晃欲墜的人扶穩了,貼在她腰間的手略感不對,捉起掌下的頭髮一看,及腰的髮尾已變白,生機流失了近半。

“你在算什麼?”湛長風不喜歡預知未來的事,一是怕引起命軌錯亂,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二是對自己有一定信心,三便是不喜眼下的情況。

預知不該知道的事,付出的代價太嚴重了,她明明說了適可而止。

花間辭卻是扶著她的肩退開了一點距離,保持著一慣的優雅矜貴,淡然道,“無礙,我冇事。”

她稍稍平複了下氣息,清澈的眼眸彷彿蘊藏一團沉重的迷霧,“我看不到你的未來,但也許是因為借了你的天運,模糊中得到了一點預警。”

一個錦囊塞入了湛長風的手裡,花間辭報了一個極為精確的時間,“如果你猶豫了,可以選擇看它。”

“另外......”她附耳說了一句話。

湛長風目光深了幾許,“此事稟告靈帝,順便讓他把你的虧損補回來。”

花間辭還未表露自己的訝異,手裡便多了一個冰冷的物什,“這是.....”

湛長風嘴角安撫似地輕翹,默唸口訣,花間辭瞬息消失了。

“嗯?”普世靈帝睨著出現在台階下的人,大殿中帝威無處不在。

花間辭拚著虛弱將湛長風腹誹了一頓,不著痕跡地瞥了眼手中的太極黑石,作揖,“稟靈帝,小輩略通命理,有要事相告。”

......

禦無銘瞧著姍姍來遲的湛長風,打趣道,“還是道友的團員貼心,會來送行,哪像我的那些人,估計都冇注意到我接了任務。”

湛長風坦然點頭,“過獎。”

禦無銘暢快地笑了,指指雲下的邪氣沖天之地,“我們是商量個戰術,還是直接搗進去?”

申屠非呼喝道,“反正是要將它端掉,殺進去就是了!”

“好。”禦無銘見其他人默認,拔劍衝下去,“那就殺吧。”

灰白死氣破開三重迷障,露出邪靈巢穴,緊接著湛長風召出森羅地獄壓向倉皇備戰的邪靈,玄誠.秦無衣四人疾馳入山洞模樣的巢穴,冇過幾息地麵就開始塌陷了,撕出深不見底的裂縫,好像有幾十顆震天雷在地底下爆開。

地麵上高階邪靈不多,很快就被湛長風兩人殺完了。

“下麵聽著挺激烈,我們也去看看!”禦無銘說著,遁向一條裂縫。

趙長閣.申屠非身上還有湛長風的地獄印記,所以她知道裡麵是一副什麼樣的景象,邪靈都喜歡住在地下,與屍骨為伍,不過她上次搗毀的邪靈巢穴是用一具具骸骨搭建起來,這次的,卻是一副龐大完整的骨架,其中骨為道路,腹中建宮,骨和建築之外,都是熊熊幽焰,一觸即腐蝕皮膚。

六人忙著找傳送陣,分頭往各條道路廝殺。

這具骸骨是仰躺的,沿肋骨通道往下,都能彙聚於脊柱上,湛長風冇在肋骨通道裡尋到傳送陣,正要順著脊柱去它的頭顱位置,卻發現先一步到達頭顱裡的申屠非冇了蹤跡。

換言之,她和地獄印記失去了聯絡,如果不是申屠非強行抹掉了印記,就是他誤入了什麼隔絕性極強的地方。

這時她周圍冇有什麼人,通過印記跟還在清理肋骨通道的趙長閣說了頭顱處的異樣,就向那邊趕去。

順著脊柱前行,儘頭出現一扇半開的殿門,它被幽火包裹著,神識一探過去就被燙了回來。

她打量的當兒,趙長閣和玄誠先後來了。

“其他三人呢?”

“我那邊冇見到?”

細覺才發生這巢穴安靜了許多,十有**,那三人已經進去了。

玄誠一言不發,抬腿就跨進了裡麵,殿門隔絕了外麵兩人的窺探。

“進吧。”趙長閣擰擰眉,傳送陣不見蹤影,就剩這個可疑地方了,不進也得進。

湛長風撫了撫墨玉扳指,也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