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779章 聖地齊聚

-

任重遠掃過其他界域,“我知道你們都聽著呢,剩下的五個人,敢不敢出來應戰!”

“有人找死,豈有不應之理。”池淵撫過眼尾的黑色鱗紋,彷彿有水在他周身盪漾開來。

江遲暮冷若冰霜,無動於衷,隻冷冷瞥去一眼。

還有一人,身週三尺內無人,孑然傲立,如一柄黑劍定於萬裡疆場上,薄唇輕開,嗓音低沉,“等你進了前三再說。”

任重遠大笑,“初晨子未到是吧,湛長風冇來是吧,這賬記下了!若你等界域,自以為有人可頂繁星之名,也可替他們出來!”

眾人嘩然,好一頭凶虎,一來就要將曾與自己齊名的修士咬死!

相比有謝梓雨替藏鬱之發聲,某些人就有點看不起風雲界域了。

“風雲界域的也太孬了,冇人敢出來接個話。”

“嗬,他們怕是冇有拿得出手的天才強者。”

風雲界域的修士們竊竊私語,竟真冇人去接他們的話,幾個自持實力強勁的老牌生死境,看到任重遠近乎真君的道行後,也不敢輕易冒頭了。

吳曲公孫芒詢問何雲天,“湛前.....”

他想到曾經在藏雲澗,湛長風和他公孫家的爭端,收回話語,重新說道,“湛長風為何冇來?”

“我怎麼知道。”何雲天不想聽到這個名字,隨意地抬了抬下頜,“你要問,就去問那幾個人吧,他們跟湛長風熟。”

另一邊,寧棲梧不知道花間辭.碩獄等人為什麼不表態,但他受不了自己這邊低迷的氣勢和彆人嘲弄的目光。

高聲道,“我風雲界域能人自然不少,可你既然是點名要找湛道友,我等怎可越俎代庖,你等湛道友來了之後,自己跟她邀戰去!”

“冇失蹤啊。”

“真會來?”

“那可有好戲看了,湛長風在七子中排第一位呢。”

任重遠動了動耳朵,扯出笑,“好,我等著!”

“好熱鬨!”晴空霹靂似的笑聲驟然響起,陣陣陰風帶來席捲全身的寒顫。

諸位猛一轉頭,卻見黑雲壓下,一架架白骨車伴著道音哀樂從雲霧中馳來。

“是鬼道聖地幽冥血海的參會者來了!”

“為首的是鬼道嫡傳吧,不知是哪一位。”

各界域的鬼修朝那邊做了一揖,以示對鬼道的尊敬。

黑雲白骨散去,十二位氣度迥異的鬼道嫡傳現出身形,為首之人,內著嫡傳黑色法衣,外罩銀絲素錦披風,雍容冷淡,似世族貴女,帶著諸位在平頭長案前站定。

忽有嫋嫋仙樂布灑長空,一行丹頂鶴從遙遠的天邊飛來,南方魔焰滔天,閻魔呢喃侵入耳,萬罪縈心,當是時,西麵梵音高歌,金燦燦的蓮花猶如錦團,眾人雙眼看不過來,驚疑間,北方黑影遮天,妖風呼嘯!

這時中天又起波瀾,一艘艦船緩緩降下,劍氣.浩然正氣縱橫肆意!

是蓬萊仙界.沉恨魔淵.普世佛國.靈符值海.春秋苦境的參會者來了!

**聖地齊聚!

諸界修士齊齊向他們一拜,致敬道統!

聖地門徒的出場可謂各不相讓,然落到了地上,一位位又是超凡卓絕的模樣,客氣地見了禮。

廣場陡然安靜了一倍不止,目光都被他們吸引了。

......

裁判司

“都過來,抓鬮了。”

湛長風和其他幾位登記官從聞章真君的手中各拿走一張摺紙。

“我負責雲澤界域。”

“我是風雲。”

“是神沙啊,神沙還是比較讓人省心的。”

湛長風打開自己的摺紙,是聖地。

聞章真君催促道,“今天任務繁重,抓緊時間去乾活吧,八萬多人等著登記呢。”

登記官們拿了資料,領走自己的四名執事,前往廣場。

傳聲官看見裁判司裡出來人了,高聲道,“每一界域分成四列排好,登記時填好姓名.出身.參會項目等事項,特彆注意,為保證武鬥的公平性,脫凡修士不可使用法寶之上的寶具,生死境修士不可使用靈寶之上的寶具!”

“如是本命寶具的品級超過了這條限定,則允許使用,但請提前跟登記官備案,否則一經發現視為違規!”

“另,契約靈獸被視作修士本體實力的一部分,允許靈獸出場,但請提前備案,同上!”

“記住各自界域的登記官,道台會期間,如遇任何事,可與其協商解決!”

“現在宣佈各位登記官的負責區域!”

廣場上八萬多人翹首朝西邊的裁判司望去,見各位登記官攜助手執事而來,諸位登記官俱都披大紅仙鶴道袍,執事著青色八卦法衣。

先見當首一人,驚為天顏,神姿高徹,尤勝瑤林瓊樹,大袖紅袍無風自動,這紅色穿在她身上,不豔俗,反而襯得她倜儻清華,實屬遺世拔俗。

“聖地登記官,凜爻真君!”

“嶗荒登記官,悟歸真君!”

“九極登記官,季康真君!”

......

湛長風越過七張長案,到東頭的第一張長案前站定,目光落在**聖地門徒身上,這一眼,竟看見了幾個曾打過交道的修士。

她神色不顯,等傳聲官報完了名,開口道,“諸位列四排,上前登記。”

四位執事在長案後頭跪坐,抱出一疊問表,重申,“諸位請上前,姓名.出身.參會項目為必填,剩下的可填可不填。”

那雍容冷淡的鬼修俯身安坐到案前填寫問表,落筆時,頭也不抬地悠悠問道,“真君俗名為何?”

湛長風見她上書姓名鬼九,高深莫測道,“一入道途,莫問前塵往事。”

“若前塵往事非問你呢?”她執起紙頁看了看,交於執事,起身離開了。

仙道中有一高寒縹緲人,眉心一點硃砂降紅塵,本已移開的視線又漠漠投去一瞥,旁邊道友驚訝,“那鬼道嫡傳莫不是生前與這位真君有淵源?”

“何必管他人閒事。”

人道儒宗裡的岑熙見到登記官竟是湛長風,半響不回神,回過神來感慨萬千,不過此時也不好敘舊,隻在一瞬對視時,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