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775章 售書現場

-

二樓安安靜靜的,隻她一人在叢書中漫遊,一樓卻已炸開了鍋。

“新一版鼇頭通書釋出了!欲購從速!”

齋主指揮著夥計將還熱乎的書冊搬上櫃檯,老早蹲守在書齋內外的修士立馬一湧而上,將齋主和夥計都擠出去了。

“天尊在上,我先搶到的,你這個癟犢子給我滾開!”

“分明是我先下的手!”

“彆擠彆擠,你們可知我是誰!”

“傻叉,除非你是聖地門人.帝君親徒,不然這裡隨便抓起一個人都是哪哪繼任者.傳承人。”

才一兩息,書架乾淨得像是被洗過了一遍。

齋主數了數冇拿到鼇頭通書的修士,笑眯眯道,“今日第一批價,一冊二百上品靈石。”

經過那麼久的時間,眾人早就習慣各個書攤書齋坐地起價的行為了,哪怕是等幾天買盜版,也得付個七八十靈石,差就差在盜版不夠精美,冇有收藏價值。

大多修士都乖乖地付了靈石,唯有少數幾人不甘不願地抱怨著太貴了。

貴也冇辦法,旁邊冇搶到冊子的修士都如狼似虎地等著呢!

“老闆,什麼時候釋出第二批啊!”

“就是就是,快點兒,再不釋出,我們就管其他人藉著看了。”

“彆急彆急,我們也是從倚瀾樓搶來的,他們還冇製作出下一批冊子,我們也冇辦法。”

“能不能催催,太懶了,每冊就發行十萬本,誰搶得到啊,老闆你這次不得勁兒啊,居然隻運了一百冊過來。”

“對啊,而且還晚了那麼多時間,照以往申時就發了,今日竟讓我們等到了天黑。”

“發行晚了,是不是因為上午城外的那場戰鬥”

“也是有可能的。”

“瞧那些拿了冊子的跑多快,借來看看怎麼了!”

齋主笑眯眯地聽著他們的抱怨,偶爾應個一兩句,等耳邊接到一個傳音,對還逗留在書齋的修士們道,“第二批馬上就要從倚瀾樓出來了,請各位先到店外等候!”

......

倚瀾樓製書部忙得熱火朝天,終於將最後一冊放到了框裡,下一息,它被一名青衫人拿了起來。

“蘭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冇什麼。”青衫人將書冊翻到最後一章,抽出了當做髮簪插在道髻上的白玉筆,神色糾結。

旁邊的管事更糾結,“冊子已經發行出去了,可不能再改了啊蘭先生,且這篇稿子不是您執筆的。”

原本他們是想用他編撰的稿子的,可他突然將稿子撕毀了,這才著急忙慌地從投稿裡選了一篇出來。

“天,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青衫人根本冇聽他講話,自顧自地變幻了神色,恨恨將白玉筆插回頭上,神神叨叨走了。

“嘿,這......”管事無語地將書框往外一推,“第二批釋出嘍!”

倚瀾樓通常會自己留五萬冊出售,將另五萬冊分買給諸家書齋.攤位,畢竟他們時常要靠那些書圈人士收集素材.擴大影響力,適當讓利才能維持長久合作。

倚瀾樓的售書現場更為壯觀,十多萬修士將附近的街道.屋頂.上空都擠滿了,虎視眈眈地盯著倚瀾樓的門,就等著它打開呢!

等到管事一吆喝,一窩蜂鑽進了店裡,拿到書就捂著跑,真真兒進去是鬥士,出來是逃兵。

其中有一九尺莽漢,伸出長臂,撥小雞仔似地將眾人撥到一邊,拿了一冊就出來,瞧得好些修士羨慕嫉妒,卻也不敢怎麼樣,那可是獨占過鼇頭的人。

“快瞧瞧又出了那些戰鬥。”一漢子將手中金弓往後一掛,拿過鼇頭通書翻起來,“聽說近段時間,來了許多高手,可惜我們淨待在犄角旮旯裡了。”

“哈哈,你敢當著大卦師的麵說嗎”這九尺莽漢正是碩獄,他擠了擠左逐之,湊近看扉頁,“奇怪,這七日的鼇頭怎麼是空缺?”

“你看下麵的註腳,神沙界域的江遲暮.雲澤界域的池淵有鼇頭之姿,可惜平手未能決出勝負。”

“先看看這兩人的比試。”

左逐之比照著目錄,翻到了最後一章。

鼇頭通書的內容是圖.文.聲並茂的,圖還不是普通的圖,是動圖。

一翻到最後一章,紙上顯出一片光禿大地,兩個形似江遲暮和池淵的小人躍出紙麵,相對而立。

聲音響起,“卻說沛然得了上屆鼇頭,眾多高手欲與他一較高下,神沙江遲暮與雲澤池淵同時跟他邀戰,他輕巧說道,‘你二人鬥一鬥,誰勝了再跟我比’,此話拉開了二者的鬥法......”

碩獄和左逐之都受不了這慢吞吞的解說,一目十行地掃過紙上文字,翻了一頁又一頁,冇幾息就看到了結尾。

“千鈞一髮之際,一水一火彷彿被神來之手按在了原地,定睛一看,原是道台會真君出了手......”

“你看這小人畫得好像我們族長啊。”

“遠看是有點像,近看,噫,比族長醜多了。”碩獄搖著頭,“走了,回道台館去,我們都好幾月冇回來了。”

“可不是嘛,跟著花道友跑了好些界呢,不過說來奇怪,小界封閉是正常,怎麼嶗荒的中界也大多都是封閉的,界門守了大批將士,連看一眼也不讓。”

“偶有幾個開放的中界,一進去,竟然處在部落時代,每個人都忙著生存修煉.對抗凶獸,信仰還那麼瘋狂。”

左逐之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意思,歎了口氣,“各界有各界的不同吧。”

碩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的出身界也是高武力低文明的狀態,他以為自己一直十分嚮往幼年和少年時的生活,也一直想迴歸部落生活,可到了那些與自己家鄉相差無幾的界裡,竟隻感覺到了不自在,甚至有些鄙棄他們的野蠻落後。唉。

二人回到道台館,進入金玉牌坊上,紅龍垂下龍鬚,“有人留話,凜爻已至嶗荒。”

碩獄和左逐之相視一眼,驚喜交加,快步走進道台館。

花間辭冇有亂逛,所以比他們先一步回來。

兩人來到她的住舍,問,“族長來嶗荒了,道友可見過?”

“我也纔回來冇一會兒,再者,她隻留了話,冇留地址,誰知道她現在跑哪裡去了。”花間辭慢條斯理道。

“說不定就在館內,我去問問。”左逐之大步走了。

碩獄正要跟上去,花間辭開口叫住了他。

“道友有何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