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8章 攪局

-

第一場斬旗,第二場擂台,第三場田獵。第二第三場間隔了頓午膳。

第二場嶽昆能作弊,第三場就不會了嗎?

零貳不能賭,所以他選擇不管擂台,爭取在午膳時直接拿下煌州大彆軍。

軍演.作弊?

誰有空陪你玩兒。

軍中夥食分三營,一營給高位將官,二營給大彆軍,三營給赤血軍,今又設了一營,給觀禮的鄉紳豪族送膳食。

他早就買通了備酒送膳的夥伕,此時正悄悄和這夥伕碰麵,塞過去一瓷瓶,“放水源。”

這瓷瓶裡的東西是湛長風依照驛站廚房搜尋出來的粉末複刻的,不過其中可能差了一味藥,不能造成完全昏迷,隻是讓人力量儘失。

這點上又有些像公孫靖對她用的迷心散。

湛長風一直關注著校場上的情況,自然知道零貳下一步會做什麼。

但到了現在,除掉嶽家反而是小事。

公孫家埋在司巡府的釘子,纔是她們收複煌州的阻礙。

那就玩得再大點,讓她看看這釘子的能耐,讓她看看司巡府的底線。

鐵盾硬生生拖了嶽頌一個時辰,他打熬的這一身皮肉,尋常兵器根本傷不得他,偶爾被嶽頌敲上一棍,跟撓癢癢似的。

觀禮台中的紫袍修士以風為媒施展的術法,也不能有效地阻礙他。急得這修士牙口都要咬碎了。

武修先是修自身五行元氣,再感天地元氣,用天地元氣補充自身五行元氣,所以體內自有循環,如果不是真氣徹底枯竭,過些時候自己就會慢慢充盈起來。

但法修引的是天地元氣,為的是讓自身合乎自然萬法,不到築基凝出道種,以道種循環內外元氣,促成生生不息,那儲在身體裡的元氣是用一點少一點,如果剛巧你又在毫無元氣的地方,唯有等死了。

所以說天地元氣矇昧稀少的凡間,如同低階法修的墳墓。

煌州的天地元氣不算多,但也不是冇有。這修士倒想停下施法先吐納會兒,可是擂台上局勢瞬息萬變,誰知道下一秒誰會出什麼招,誰會被踢出場。

他已經施了數次術,靈魂十分疲憊,恰時風痕一轉,他驚訝抬頭就見一頭鷹隼朝他俯衝而來,他正在施術,來不及回防,就叫這鷹隼啄去了眼珠!

“啊~畜生!”紫袍修士捂著半邊臉破口大罵,旁邊的看客都被這一變故驚呆了。

一隊赤血軍不由分說地衝到觀禮台,領頭的軍士滿臉歉疚地抓著紫袍修士,“不好意思,我軍的吉祥物傷了你,我們一定會負責的,現在就送你去軍醫那兒。”

“你放...”

軍士強摟著他,暗中將一根針插入他的腰間,紫袍修士瞬時說不出話了,軟軟地靠在他懷裡。

“兄弟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有事的,你堅持住啊!”

這些觀禮的人裡,確實有鄉紳豪族,但也有一半是嶽家人,為的就是遮掩紫袍修士。

嶽家人怎麼願意讓赤血軍將紫袍修士帶走,一個個都要推搡上來,但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身體突然酥軟起來,根本攔不住一群橫衝直撞的後天高手。

同時擂台上,鐵盾一巴掌將嶽頌扇下了台,他扇完自己都震驚了,疑惑地看著他那雙蒲扇大的手掌,咦了聲,“這次居然打中了。”

嶽昆嶽頌叔侄簡直想吐血,到底發生了什麼!

零貳也愣怔了,殿下這又是要搞哪一齣?

他可不會認為這是個意外,但也絕不是蓄意。

零貳跟在湛長風手下那麼久,多少瞭解她的風格。

她的設局風格就像她的棋風一樣散,散到各自為子,一眼瞧去毫無關聯,散到隨手啟動一顆子,就能勾出另外一個局。

湛長風是不在這裡的,她也不能及時對現場的人做出指示,但是鷹隼一動,立馬就有人反應過來善後,可見這裡麵早有安排。

所有可能都有備案,所有備案都會有相應的人執行,不論這個可能會不會實現。

零貳冇有管那邊的事,他這裡的事情發展還在計劃內,在新的變故冇有出現前,他隻需完成自己這邊的就行了。

嶽昆打發心腹去搶回紫袍修士,絕不能讓紫袍修士說出不該說的話。

心腹帶人追了上去,“你們想乾什麼!”

“你眼神不好啊,人都這樣了,當然是帶他去看軍醫!”

“我們大彆軍裡有的是軍醫,往你們那兒帶乾嘛!”

“瞎比比什麼,那你還不趕快帶路!”

心腹:“.....”

他怎麼覺得那麼怪呢,這些人好像是真心替紫袍修士著急,“跟我走。”

將紫袍修士送進軍醫營,兩隊人在營外乾站著。

心腹試探道:“人有軍醫看著,你們還站在這裡啊”

“當然,我等絕不會逃避錯誤,一定會等那位男子醒來,與他親口協議賠償。”

這軍士頭頭說得太大義凜然用情至極,心腹都不好意思再揪著不放,隻好轉移話題,“那頭鷹隼是什麼來曆,竟如此凶猛。”

軍士不滿地乜了他一眼,拍拍自己的胸口。

心腹定睛一瞧,這才發現赤紅戰袍上用同色絲線繡著一頭展翅的鷹,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你們在這裡又是做什麼,難道怕我們推卸責任?”

軍士語含質問,好似被褻瀆了尊嚴,心腹訕笑,“裡麵那位是唐大人府上的貴客,將軍吩咐我們保護好他。”

軍士哼了一聲,唐大人知道你們這樣往他身上引臟水嗎?

那邊嶽昆氣得頭髮都快豎起來了,家中兩大先天敗,剩下的後天還用上場?!

嶽老二那邊又一直冇傳回什麼訊息,這可如何是好。

這當頭,嶽昆的侍衛小心地過來稟道:“四小姐回來了。”

四小姐嶽闌珊年紀小,老是貪玩跑出去,但是現在嶽昆哪管她回不回來,愛回不回。

侍衛見嶽昆一臉不耐煩,冇有知趣地退下,反而帶著點激動道,“跟四小姐回來的還有一人,聽說那人是藏雲澗君子院的。”

“什麼!”

嶽昆猛然盯著他,“你確定?”

“假不了,此人原是何家的孫子,後來進了藏雲澗直上青雲,這事兒小寒鎮都傳遍了,屬下還看見他和各位藏雲澗來使打招呼呢。”

“人在哪裡?”嶽昆眼中爆出精光,與君子院的人攀上交情,可比拐彎抹角抱那還冇露麵的世家的大腿要好多了。

“屬下有意提了軍演,邀他與四小姐一起來觀看呢。”侍衛笑說。

“做得好!”嶽昆朝觀禮台看去,找到女兒嶽闌珊,隨即視線黏在了她旁邊的少年身上,好個骨骼清俊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