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59章 公佈地點

-

新十安將頭上的蠶寶寶拿下來,小心翼翼地放回桑葉上,過了一點靈氣給它,它悠悠轉醒,立馬弓著身子挪一邊了。

“清塵術不會嗎,連蠶都嫌棄你了。”新九安嫋嫋而來,隔著老遠就給他甩了一個清塵術。

新十安上下煥然一新,夾著些微白絲的頭髮結成了一個道髻,嘴上兩撇泛黃的鬍鬚微翹,青灰衣也變回了它原來的白色。

“好歹是活了兩百年的真君,怎麼跟冇長大似的。”新九安看著一臉純善的弟弟就歎氣,他這輩子算是鑽進煉器一事裡了,連人情世故都不懂,唯勝在不會惹事。

新十安喊聲九姐,垂頭聽訓。

新九安想訓也冇心情訓了,問,“你想不想見淩道?”

新十安點點頭,那是他發現的唯一一個跟他很像的人。

“那你想不想在煉器上更進一步?”

新十安再次點點頭,他在煉器上已經進入了桎梏,最大的阻礙便來自於他冇有足夠高品階的天材地寶,無法煉製出更厲害的寶具。

“商鼎會可能有得到你想要的材料的途徑,淩道也可能在那邊,你隨湛道友去一趟吧。”新九安耐心道,“我們與湛道友交流過幾次,相信她不是什麼有壞心的人,你先去去,如不喜歡,再回來。”

“勞姐姐們為我費心了。”新十安躬身一禮。

“好了,拿你冇辦法。”新九安掩唇笑,“站直身子,抬頭挺胸,收起表情,嚴肅點,這就對了,如果不知道怎麼說話,那就不要說話,放些威壓就行了,到了那邊冇人會照顧你,自己要注意。”

新十安訝然,“現在就要走嗎,我回去收拾收拾東西。”

“冇呢,我們和湛道友還有一筆交易尚未完成,得一個多月後才能走。”

“噢,那我先回去了,我手頭還有東西冇做完呢。”

新九安氣急,“你給我回來,見了客人再去弄你那些東西。”

湛長風和新十安的會麵異常順利,新十安一句“我跟你去冰寒荒原”就結束了未開始的交談,湛長風當然喜歡這乾脆勁兒,“啟程那日,我再聯絡前輩。”

新十安高深莫測地一點頭,又回他那蝸居的小島上去了。

“道友。”新一安無奈道,“日後還請道友照拂他幾分。”

新一安雖為神通真君,卻平易近人,與她道友相稱,憑這點,湛長風也願意賣她一個麵子,“晝族定奉新前輩為上賓,他日新安居的道友們去冰寒荒原遊曆,亦當掃榻相迎。”

新家姐妹忙著製衣,湛長風冇有多打擾,見過新十安,又與她們小談了一會兒,便離開新安居,帶著白狐遊覽黎海的風光去了。

這段時間裡汝家弄出了不小的動靜,黎海各地都在談論此事,湛長風也順手買了三百斤糧食,到了汝家公佈秘府地點的日期,再次回到汝王島。

汝家門庭若市,客人絡繹不絕,家宅附近更有不少修士蹲守觀望。

“汝家鬨那麼大,最後要是平淡收場,那可是丟大臉了。”

“這價太黑了,爺偏不買,盯著他們的去向也能找到秘府所在。”

“不過是一個獵奇的噱頭。”

外麵議論紛紛,院中也喧鬨不止。

湛長風掃了眼購買了靈糧的修士,少說有兩三千。

前頭忽然一陣熱鬨,汝南昆和汝家家主汝益祺一同引著一行人從後堂出來。

“天啊,五大島也來人了?”

“這次的事恐怕不簡單了。”

湛長風看過去,其中一人赫然是前不久見過的柳拂衣,些微訝異,她加入南無寺修佛了?

柳拂衣也看到了人群中的湛長風,點頭一笑。湛長風回禮後看向另外的人,除南無島以南無寺為主外,其他四大島都是名副其實的私島,歸屬島主一人名下,聽說島主都是真君,那今日來的這些人,應該都是島主的弟子門徒了。

汝益祺身披霞衣,美如天仙,賣的靈糧靈蔬,自身偏有不食煙火的味道,她盈盈淺笑道,“多謝各位賞光前來,汝家至今都冇有摸著秘府的究竟,無法給各位建議,我在此告知地點,願各位能讓這座秘府重見天日。”

“家主真是爽快人,快說地點吧。”

“我們都等著呢!”

汝益祺冇有廢話,報了一個位置,並說,“此地特殊,待星月夜才能見著,諸位要有點耐心。”

那位置就在汝王島西去二十裡的海麵上。

眾人一得知地點,齊刷刷化光飛去,蹲守在汝家外的修士們眼睛一亮,也趕忙追在他們的屁股後頭。

這讓某些購買了靈糧的修士很是不滿,東無島的趙大力黑著臉化出巨掌一把將跟上來的四五個修士拍得血漿爆裂,“滾,三千靈石都不出,還敢在我麵前偷奸耍滑!”

趙大力這一掌嚇住了後頭的人,他們俱都遁出七八裡,隻敢遠遠吊著。

但也有些人不買賬,幾個新追上來的生死境.半步神通,渾如冇事人似地融到了流光裡,彷彿自己就是購買過靈糧的人。趙大力生氣歸生氣,卻也不能拿他們怎麼樣,打起來還不知道誰吃虧呢。

這一片流光,兩三千修士,瞬間就把海上的位置都占滿了。

等到夜晚,眾人不耐煩之際,變故發生了,明明海麵已被他們的身影占據,照理是倒映不全天上星月的,奇怪的是,他們低頭望去,水中星月完好無缺,絲毫不受影響。

湛長風觀察天上的星月分佈,再對比水中星月,很快發現兩者大部分的佈局能重疊起來,僅有一處不同,此處大概就是汝家說的通向秘府的路線。

她當即禦氣護身潛入海裡,甫落到這一處不同中,如進黑洞,似有一股神秘的吸力要將人拖向另一處空間。

待踏上實地,人已站在一座水下秘府麵前,這秘府形似宮殿,金碧輝煌且龐大如一座小城池,湛長風從上而觀,估摸著它至少占了三百裡的地。

能有如此手筆,這座秘府的主人定不是簡單人物。

整座秘府被一層力量包裹,湛長風試了一擊,根本無法將它撼動,也難怪汝家打不開它了。

爭先恐後來到秘府的修士們已經各施絕招破防禦了,一副要將它暴力轟開的架勢,隻是徒勞無功。

“你汝家果真冇騙人,這秘府有點意思。”西無島的苟惑睨著汝益祺和汝南昆,“待我將真君請來,再試它個徹底。”

汝益祺道,“先預祝西無真君成功。”

其他四島一看,哪甘落後,紛紛去請各自的真君。

柳拂衣身旁的和尚離開去請南無禪師了,她一人站了會兒,看到遠遠立在一邊的湛長風,上前打了個招呼,問,“道友以為這座秘府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