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5章 煌州軍演

-

八月初,零貳帶著一隊由暗衛轉軍人的武功高手到達煌州。

小皇帝失蹤,李瑁自立為帝,國號大明,坐實了竊國賊的名字,易裳的正統地位無可動搖,現在主要矛盾,還是殷朝和大明的鬥爭,以及幾位野心勃勃的諸侯王的攪合。

南方一帶基本已經歸順易裳,煌州位於西南邊境,總八郡,州治在杞縣,現刺史為唐顯,都督為嶽昆,因其偏僻,版圖最小,少有鬥爭波及,軍事力量較弱,連州牧都冇有設置。

半月前湛長風與易裳商討後,易裳便和煌州加強書信往來,煌州有歸順之意。所以此次隨零貳等人來的,還有易裳派出的使臣,若談判無意外,能兵不血刃地收下煌州。

但是一連七天,唐顯俱都行推脫之詞,冇有談判的意向。第八天,與嶽昆一唱一和地提出了軍演。

“嶽昆出身武修世家,有後天巔峰的實力,唐顯與嶽家交好,隱有依附之象。”零貳唸完情報,下了總結。

“一個刺史,依附都督,他嶽家是想乾什麼。”湛長風將藥罐放在一邊,擦淨手,“應下來,不過既然軍演是他們提出的,規則當由我們製定。”

“聽唐顯的話,似乎隻是想舉行一場武鬥,並非軍隊對戰,若隻論單兵,我這一支隊足以勝出,就算那嶽昆將嶽家高手都填進來,也保管他輸得找不著北。”

“煌州是個變數,不能以常理估論,嶽家的祖上你可查過?”

“約莫是神宗二十五年在煌州落戶,家底不顯,隻是每代都有一人出來當官。”零貳又道,“具體來曆,尚未查到蹤跡。”

“神宗二十五年,距今也有百年了。”湛長風沉吟了一下,“武鬥定在三日後,兵器統一用製式,比鬥過程中禁止使用任何外物,我征召的先天武修也已經到了,讓他們換上盔甲待命,若武鬥出現意外,就讓他們上場。”

“武鬥其實是輕,依唐顯這般出爾反爾的表現,恐怕已有二心,”湛長風眼眸深邃,“你們做好準備,這二姓者,一旦有異動,立即撤出煌州,或者,將他們連根拔起。”

“是!”

湛長風伸出手臂,一頭鷹隼落下來,她一指點在它的腦袋上,種下鏡鑒魂印,瞧向零貳,“我近日有事要忙,不能事無钜細,你帶著它,那邊發生了什麼,我會及時知道。”

“煌州必須要拿下,但也不一定非是現在,一切以皇姑那邊的進程為主。”

零貳道,“屬下有數,這一次,使臣可以回去,但我必然會在煌州留下力量。”

“如此最好。”

煌州都督府

門鎖緊閉的大堂內,左右各十人大馬金刀地坐著,氣息內斂,像是蟄伏的虎狼。

首座那人更是威嚴非常,隻看他臥蟬眉.吊梢眼,身披鎖甲,長髯拖胸,兩側太陽穴凸起,目光如炬,“殷使已經答應了武比,你們可都聽說了?”

“但是他們突然提出比鬥中隻能使用製式兵器,不能藉助任何外物,會不會...”一個漢子遲疑,“會不會發現了什麼?”

“就算髮現什麼,也晚了。”嶽昆撫著長髯,露出追憶之色,“想當初,我祖也不過是從藏雲澗裡出來的小武徒,白手起家掙下偌大一份家業,到我們這輩,想要更進一步,唯有封疆稱王,甚至...”

他眼中閃著狂熱,和大堂裡所有人的眼神如出一轍,“重返藏雲澗。”

右下座的人歎道,“也不知李瑁從哪來的藏雲澗的靠山,著實讓人嫉妒。”

“我們不是李家,卻可以攀著李家趁勢而起,將來有那麼幾個子孫能得其背後世家的青眼,我們的家族就真正做起來了。”

嶽昆旁邊的老人緩緩開口,略帶欣慰,“雖然現在殷朝帝姬的名聲正盛,但你看這神州大地幾千年,哪有女子為帝的,縱觀現在的霸主,唯李瑁有成事之姿。”

嶽昆道,“父親說得有道理,所以咱這煌州是萬不能讓出去的,現易裳已經收複南方三州和西北衡州,如果再得了煌州,西南方將儘歸她座下,到時於大局極其不利,相反,若我們割據煌州,和北方的李瑁相呼應,可以使她腹背受敵,磨也能磨死她。”

“哼,姓唐的實在膽小懦弱,一邊想隨我們建功立業,一邊又怕背上亂臣賊子的名頭,殊不知,成王敗寇,贏了,我們就是順應天命的大義者,她易裳就是禍害黎民的罪人。”滿臉絡腮鬍的嶽家老二譏笑,“大哥,咱這次一定得贏得漂亮。”

“是極,我們手中的軍隊還不夠強,目前不能正麵對上易裳,這次的目的就是要借武比將使臣趕回去,易裳忙於整頓四州,一旁又有李瑁和其他諸侯的虎視眈眈,絕不會跟我們動兵,這也是我們要爭取的徹底控製煌州的時間。”

嶽昆握拳敲了敲桌子,“我見過他們帶來的人,最低後天,最高,說不定有先天在,現又出了武鬥的規則,對我們恐怕不利。”

嶽家人震驚了。

嶽老太爺摸了摸耳朵,“昆兒,你是說,那三千人,最低修為是後天?”

嶽昆凝重地點點頭,他嶽家有祖先的功法在,拚命開枝散葉,終於發展成有兩千人的大家族,但是能習武的隻有五百,稱得上武徒的,不過百多,最後進入後天的有十數。

這十數,比起武林中其他家族門派,足夠他嶽家笑傲了,更彆提他家還有兩個先天!

但是初見殷朝來人,嶽昆差點震得走不動道,隨便就拉出數千後天,難道這就是皇族的實力?

然轉而一想,就是這樣的皇族,還能被李家竊了寶座,可想而知,李家的大腿有多粗了。

大堂中一片沉默。

那嶽家老二掃帚眉一飛,洪聲道,“我觀大哥如此氣定神閒,想必已經有了主意!”

嶽昆開懷大笑,“茂德果然懂我,各位不用擔心,你們也不想想煌州到底是什麼地方,介時我會請一些同道好友來觀禮,不會叫他們逞凶的。”

眾人心中一片敞亮,拱手喊道,“皆聽家主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