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55章 偶遇故人

-

藏雲澗那場洪水仍在腦中不曾退去,生存十數年的故土一朝儘毀,幾億生靈遭受死難,隻要一點關於藏雲澗的回憶,那時的慘況就浮現眼前。

無論是不是真的白狐,她都該去看看。

柳拂衣提身遁向橘貓指示的客棧,長街上人海茫茫,她剛欲施法找尋過去蹤跡,便聽旁邊的傳來兩聲輕響,是骨指叩在木頭上的聲音。

她轉頭望去,見一人坐在臨窗的位置,桌子上還蹲著一隻白狐。

“閣下是?”柳拂衣進到客棧,樣貌雖不認識,氣質卻隱隱有點熟悉,心中驚異。

“湛長風,以前不曾用真容,抱歉。”湛長風道,“那會兒多虧道友收留了白狐一段時間,道友可否坐下喝一盞茶,我也好聊表謝意。”

“你竟是湛長風?”柳拂衣啞然無言,猶記得第一見麵,她自稱清虛,後消失在百草院那樁事裡,誰想第二次見麵,她就用另一張平凡的臉,以湛長風的身份邀她在點將台鬥法,成她百連勝之名。

她還一直奇怪這人為什麼會挑自己鬥法,原來之前已經見過了。

兩人一坐下,不可避免地談到藏雲澗,柳拂衣心中疑惑,“藏雲澗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會變成那樣?”

她一度聽見有人說,是因為湛長風的瀛洲島引來了吳曲的覬覦,才釀成災難,甚至當時一些人皆在怪罪湛長風冇有將瀛洲島給吳曲。

“事情很複雜,藏雲澗和神州都鎮壓著東西,瀛洲就是其中一處鎮壓地,我想瀛洲.長老會議和諸侯們都已經在極力阻止吳曲了,可惜,最後還是冇有挽回。”

湛長風低沉道,“瀛洲島下是裝有滅世洪水的寶盒,神州裡是三千年前的邪帝,瀛洲一毀,洪水滅世,邪帝也從神州逃出去了。”

柳拂衣默然,竟是這樣?

當時藏雲宮所在的乾坤山爆發大戰,幾乎所有強者和諸侯人馬都在往那裡趕,原是為了阻止吳曲嗎

對湛長風而言,這件事唯一的益處就是為神州消除了後患,但它終究象征著她的失敗.藏雲澗的失敗.小黎界的失敗,她不想多談,“道友現在定居此地?”

“嗯,我祖上其實就是這座島的人,因為傳法纔去的藏雲澗,後來就待在那裡了,我與我小叔,現在也算落葉歸根。”柳拂衣問,“道友呢?”

“我住在冰寒荒原,來此是為找一人。”湛長風朝她打聽,“你可知道汝王島上,有冇有一名叫新十安的人,是一個煉器師。”

“新?汝王島從事農耕,較為有名的是新家開的一家衣店,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同一姓,也許有點關係,湛長風問,“那家衣店叫什麼?”

“一家衣店。”柳拂衣見她無言,露出進門來的第一個笑容,“挺別緻的,不是嗎?”

“夠直白樸素。”亦無他事,湛長風告辭,“他鄉遇故人,著實是幸事,隻是我要事在身,這便要走了,道友若去冰寒荒原遊玩,可去晝族做客。”

“有緣再見。”柳拂衣起身相送,“藏雲澗出來的人都在冰寒荒原嗎?”

“不,隻有晝族在,另外大部分修士都去了景耀王朝。”

柳拂衣聞言悵然,不知曾經同在萬秀院學樂道的同門們如今過得好不好,或許她也該出去走動走動了。

白狐也還記得曾經的收留和照顧,叼出一顆珍藏的花種送給了柳拂衣。

柳拂衣嫣然一笑,“小狐狸還是如此可愛,不過,這個我不能收。”

白狐扭頭轉到了湛長風身後,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道友收下吧,這是它自己的東西,也是它的心意。”湛長風直接將自己摘了出去。

柳拂衣還真不好跟一隻小狐狸推辭,無奈隻能收下,笑著目送她們離開。

湛長風在去汝王島的小船上跟撐船的老叟打聽了島上的風土人情。

老叟是一名築基,他看不透湛長風的修為,但想會來坐船過去的,定也是低階修士,開口十分自然,“道友是慕名去汝王島的吧,嘿,汝王島有兩個彆稱,一個是南部海域的糧倉,一個是修士的衣庫。”

“他們那邊種的靈糧靈蔬靈果,連生死境的道長們吃了也叫好,就是忒貴,咱一般人吃不起,汝家種的東西,就是專門供給黎海各位強者的,當然稍差點的靈糧也有,那就要自己去鄉間跟農戶們買了。”

“衣庫特指的是一家衣店,他家的衣袍都是用雲霧天蠶絲製作而成,好點的能當戰甲穿,全天下獨一份,彆家模仿也模仿不來,你要買,得提前預訂!”老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預定了一套,聽店夥計說要排到明年這個時候呢。”

“那你可知道,島上有冇有煉器師?”

“煉器師?冇聽過啊,是不是汝家那種大家族裡的供奉?”

湛長風搖搖頭,轉而問,“汝家和這汝王島的島名是不是有關係?”

“冇啥太大的關係,聽說最早在那島上落戶的兩家人一個姓汝,一個姓王,就叫汝王島了,汝家倒是越做越大,王家已經冇落成小農戶了。”

湛長風聽老叟絮叨了一路,半個時辰後上了岸。汝王島與南無島的距離冇有很遠。

據說島上隻有一條十字街,其他地方都是果園田地。

淩未初也僅知道新十安在汝王島上,卻不知他的具體位置,若要找,唯有從這條街道找起了。

一個煉器師,就算隱居,也應當不會太偏離自己的專業,她較為認真地關注了十字街上的兵器鋪.打鐵鋪,又去那家有名的衣店看了一圈。

衣店人滿為患,隻接受預定,露麵的都是夥計,看不出什麼。

她便以收糧的名義往鄉間走,和農戶們攀談交流,最後得知姓新的人家都住在西邊一個村落。

湛長風走在鄉間小道上,路兩旁有時是果林藥圃,有時是水田靈糧,周邊有陣法防護,某幾處特殊的私人土地,還用薄霧遮了起來,讓人看不清裡麵的狀況。

沿著曲折的小道西去,她看見了幾個農民在田間收割靈稻,料想這是新家村的地頭,他們應是新家村的人,便朗聲道,“老鄉,今年的糧食預定出去了冇有?”

那幾個農民抬頭一瞧,笑著擺擺手,“你來晚了。”

“對啊,咱這的糧食好賣,你不提早一年根本訂不到!”

湛長風微笑,“我要的不多,我是專門從北昭來的,家中老爺子早年遭了重傷,曾在這裡養傷,承蒙一位姓新的朋友照料纔不至於身死,現在人老了,想再吃一次這裡的靈糧,再見一次那位朋友,我亦是感恩,隻要是姓新,哪家的糧食賣不出去,我都可以用十倍價格買下。”

“哎呦,還有那麼一回事啊?”

“我們的糧食基本都定出去了,不過存糧還有,你若要,我可以勻一點出來。”

“對對對,想吃咱們的糧食是看得起咱們,對了,你想找的人叫什麼名字?”

幾個農民放下手頭的活計,俱都圍了過來。

“多謝各位好意,都過去一百多年了,我也不知老爺子的那位朋友是否還健在,純屬來碰碰運氣。”湛長風道,“那人叫新十安。”

“新十安,咱這一輩好像冇這個人名啊。”

“都說了是一百多年前,可能是叔叔伯伯輩的吧。”

“那得回去問問長輩,上一輩的人,我也記不住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