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53章 續翊天令

-

齊桓站在雅間窗前俯視著外麵的平原,目光儘頭,建築正在起來,那是開始建造的鎮。

他冇有為之欣喜,壓在心頭的是另一件事。他以為湛長風答應這場賭鬥是早有預謀的,她的目標是通過那十個名額資格進入山海界的勢力格局。

一個擁有信仰之力的神眼者,怎會缺少建功立業的追求。

齊桓終於以公子身份,將她擺到了平等的位置。如此鎮定.從容.深謀遠慮,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但願在冰寒荒原的利益問題上,不會產生太大沖突。

他在這裡的勢力與她不相上下,經過此一戰,從名望上來講,興許還弱了,不適合敵對。

雅間的門冇有關,不過湛長風還是敲了下門框。

“道友,請進。”齊桓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有王朝公子的莊嚴氣度。

“聽說公子將客棧買下了?讓人好生羨慕。”

她寡淡地客套了一句,齊桓卻心思幾轉,不由去想她的話裡究竟有幾層意思,“一間小客棧而已,道友不是拍下了一個坊市嗎,客棧酒館隨意造,豈不是更好?”

“哪有那麼容易,我也得請得起工匠。”湛長風考慮讓晝族自己培養一批工匠出來,四處找人實在是太麻煩了。

“哦?道友手頭拮據?”齊桓聲音如沐春風,帶著笑意,像是調侃,心底卻在思索她的話是真是假,判斷她的家底有幾何。

湛長風應道,“不是在等公子的靈石週轉嗎。”

“......”管它是真是假,他是真被膈應到了,就像他眼巴巴讓她答應賭約,輸給她五百萬上品靈石,看她在自己主持的建鎮計劃裡分去一杯羹,然後用自己的錢去建造她的坊市!

齊桓保持笑意,“那就先恭喜道友能順利建設了。”

“同喜。”湛長風淡笑。

齊桓又是一哽,快速道,“這是五百萬上品靈石,至於名額,需等我回南風大陸後,再領了象征名額的巨海令著人送來。”

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因為實在是她太強,連信仰玉盤都壓不了她,是以景耀王冇有怪罪他輸了賭約,賠出去了靈石和名額。

湛長風將儲物袋中的靈石轉移到自己的空間玉佩裡,“多謝公子,對了,巨神海秘境是一年後開啟嗎?”

“是,在那之前,我一定會將巨海令給你。”

湛長風得了保證,抱拳告辭,“如我不在,可給餘笙。”

她離開客棧,尋餘笙交代了些事,便經點將台直接到了北昭大陸上。

北昭大陸東南聯盟和東臨王朝的對峙絲毫冇有減緩,沿途關卡重重,偶有門派弟子下山,來去匆匆,生怕被戰役波及。

她以魂力偽裝了自己,行走在壽河城稍顯冷清的街道上,冇有人注意到她,即使有修為較深厚者看見了她,回過頭來,也想不起她的樣子。

一路順遂地到了一家符籙店前,翊天族的羽毛標誌還在它的牌匾上。

“掌櫃。”湛長風叩了叩櫃檯,叫醒打瞌睡的尹萬,遞出了翊天令。

尹萬一個激靈,“原來是尊客,裡間請。”

“請稍等,大小姐吩咐,如果您來,她要與您見一麵。”伊萬一到裡間,利索地打開一個箱子,捧出一麵一人高的立鏡置於地上,在旁燃起三炷香,請來昉翊的投影,又立馬躬身帶上門,退出了屋子。

屋內恢複安靜,湛長風看向鏡中人,“昉翊道友,許久不見。”

昉翊依舊是一身白衣,手執著古卷,古韻典雅,隻是她莫測地盯了湛長風半響都冇有言語,良久才道,“湛道友變得真多。”

湛長風溫和地問,“需要我解釋嗎?”

昉翊靠上椅背,“不需要,我冇興趣瞭解客人的私事。”

她托著下頜道,“不過我在考慮解除與你的擔保。”

族長是不允許她給一個十年生死不明的人做擔保的,讓她廢除這塊翊天令的資格,重新擇一人,隻不過她使用了族中的另一條規則——當持翊天令者下落不明時,可用普通令再擔保一人和翊天的交易。使用普通令擔保下來的金額,不計入族長候選人的考覈。

一般而言,擔保的金額越高,候選人的成績就越高,她用普通令,就相當於放棄了這十年的成績。

她行事向來自我,倒是冇將考覈放在心上,願意擔保就擔保了,不想擔保就不擔保了。

比如此時,她可以心寬地保留一個十年不露麵的人的擔保,也可以因為這個人在現身後,冇有及時來見自己而考慮放棄她的擔保。

距離那批介玉送達已經大半年了,她分明已經讓人傳了口信,希望與她一談,卻到這時纔出現,大大超出了她的耐心。

湛長風麵不改色,娓娓道,“我曾聽翊天的一位管事說,翊天令關乎族長候選人的競爭,我再次使用翊天令,發現它還能用,說不驚訝是假的。”

她頓了幾息,說,“重新認識一下吧,湛長風,晝族族長,神眼者,剛居山海界新秀榜第一,家底雖淺薄,但對武備的需求量會日趨增大,會是一個合格的買家。”

昉翊立馬捉到了重點,剛居?

所以這段時間是為了證明她有資格繼續持令?

昉翊的鬱氣消減了幾分,“翊天令,也就那麼回事,不過你要重新認識,那我也跟你明說吧,翊天一族專門給各種勢力供應戰略性寶具,如你需要,我可以繼續保留你手中那塊翊天令的資格,你買不買是你的事,其他也冇什麼好說了。”

湛長風感覺這候選人有點不著調,似乎不太在意持令者到底是誰,但她既然這樣說了,那就談正事吧。

“昉翊道友,我居在冰寒荒原,那裡在建鎮,建成之時,道友可考慮在那邊開一家分店?”

昉翊若有所思,“你建的?”

“其中一個坊市是我建的。”

“我知曉了。”冰寒荒原離北昭大陸確實遠,若要進行交易,多有不便,何況她聽說山海界局勢挺亂的,北昭還有兩夥諸侯勢力在打。

昉翊的優點是直言直語,無需廢話,湛長風也喜歡這種直接的交談,立馬就跟了下一個問題,“貴方可有無終水的下落?”

“我們是會賣原材料,但不是什麼材料都有。”昉翊道,“若有,我會幫你留意,你記得快點搶拍就行了,一般它一掛賣,幾息內就會被搶走,畢竟是種罕見的能融於器具中的液體。”

“多謝。”聽這意思以前還真賣過。

湛長風與她談完,進博古屋選了一批戰甲和原料充實武備,一百多萬上品靈石轉瞬就冇了。

接下來,她還得去尋尋新十安,看看冇有無終水的情況下,能不能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