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50章 八景幻世

-

天上兩道威勢衝撞,迸發出無邊華光,就像有幾萬顆火炮在空中炸開,碾碎了層層雲,又催生了層層煙雲。

炎裕真君披頭散髮,執戟怒目,眼中兩道神光穿透密雲尋找對手的身影,倏然百個符文彙流傾出,全都化成了淩未初的模樣,將他團團包圍!

“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炎裕耗十滴精血,催出種在體內的三業靈火,三業靈火號稱能鍛燒世間一切東西,是煉器師.煉丹師夢寐以求的至寶。

此火甫出,便燎原般卷向周遭。

熊熊烈火灼肝膽,淩未初如有所料,半步不退,淩空畫起符印,他一動,包圍著炎裕的百來個“淩未初”也動了。

一道道符印彷彿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一起成型,瞬間如百道緊閉的巨門占據了四麵八方,那火被困在巨門符之間,左突右撞,毫無出路。

“這不可能,我要燒光它!”炎裕舞戟捲起火焰,再次奮力擲出,赫赫兵威攜火破開長空,拖著一道撕裂空間的痕跡衝向淩未初。

淩未初目露滄桑,手印一變,他身前的巨門忽然打開了,露出漆黑深邃的空間裂縫,恍有吸力將十字戟捲入其中,消失蹤跡。

砰,巨門關閉。

炎裕嘴角溢位血,齜牙欲裂,他與十字戟的聯絡竟被強行斬斷了,“好法門!可將它還給我?!”

“不可,此符門之後,是連我也不知道在哪裡的蠻荒之地,嗬,也可能是虛空。”淩未初冇讓自己笑出來,陰沉沉地自顧自結印,百道符門一齊大開,火焰紛紛倒灌入內。

炎裕大驚失色,竭力將靈火收回體內,“你敢!”

“你認輸了嗎!”淩未初質問。

“你可知我是誰!”

淩未初皺眉,厲聲喝道,“你認不認輸!”

炎裕瞪大了眼睛,好像從那張蒼老的臉上尋出了什麼痕跡,“是你,淩道!”

“淩道是誰?”他靜心斂氣,現在得罪炎裕對晝族不利,“我是淩未初。”

砰砰砰,巨門關閉消失。

炎裕攥著僅剩的一小簇三業靈火,心痛到無法呼吸,他得養百年才能將它養回來!

他看著淩未初,又怒又惑,勝敗兵家常事,他不能因為自己損失了真寶十字戟和大部分三業靈火而去針對對手,但他一想到這人有點像淩道,就又覺他是故意設計自己的。

“你真不是淩道?”

“不認得。”

炎裕點頭,“那是我認錯了。”

這位淩真君用的不是符臨門的符術,何況,他也才見了淩道一兩回,對淩道不是很熟悉。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淩道就如他的名一樣,自幼便展現出非凡的修煉天賦,在符道上更是遙遙領先,年紀輕輕就成為了真君,高居符道大師之位,還是符臨門的長老,外表風流倜儻。

可惜因為奪寶殺了一位天君愛徒,在天君的施壓下,被符臨門公開處刑,中途逃跑,銷聲匿跡。

他兄長本是淩道的好友,亦怒其品性惡劣,跟他一刀兩斷。

炎裕盯了淩未初幾眼,鬱結於心,這戰虧大發了,“算我輸。”

兩位真君落到地上,齊桓的心情就不太好了,這一場,竟然是他輸了。

“看來你我勢必有一戰。”齊桓道。

“請吧。”

齊桓眼輕閉,神聖之息從他身上升起,無邊信仰凝作神光,幻化出平沙雁落.遠浦歸帆.山市晴嵐.江天暮雪.洞庭秋月.瀟湘夜雨.煙寺晚鐘.漁村夕照八景。

玄妙之氣驚退了一眾人。

“景耀王朝的信仰功法,八景幻世!”落薏米驚道,好濃的信仰之力,瞧樣子他在南風大陸信徒眾多啊。

申不平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見識淺薄,竟然想拜倒在這神聖之下。

聽聞此地有真君鬥法而趕來看熱鬨的金池侯目光炯炯,呦,現在的王朝都走信仰道嗎,難道已經冇有想要單純統治星界的了?

相比已經走向其他星界的東臨王朝,景耀纔剛剛起步,它的信仰主要來自征服。

齊桓可以說是平定了一半南風大陸,聚起的信仰絕對不能小覷。

湛長風不敢輕視,凝神以備。

“今日,我必勝你!”齊桓無喜無怒,無甚表情,像是一尊石像,隨他一聲叱吒,八景齊湧,如同八個小世界一起盤旋運轉!

他所立就是王土,他所視就是子民,八景過處皆在掌握!

湛長風穿過蘆葦叢,驚起落雁,遠處江上帆影重重,厲害的不是幻世,而是每個幻世都充滿了信仰之力,讓你不由自主去信仰他。

她意念一出,八極真域和虛神域重疊,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全部實化,自成一世界,摒棄了信仰之力中的誘惑之音。

“終究不是真實的。”湛長風抬起手,地火風水之意凝矛貫穿八景,好似重塑乾坤的玄力洞穿八個世界!

每個世界的破碎都是哀慟之音,聞者傷心。

“太過分了,怎能如此過分!”

“不能放過她,要給她一個教訓!”

旁邊幾個修士大受影響,不由分說就攻向湛長風,法術戰技不要命地往外扔。

湛長風抽出一劍將他們全都掃到一旁,遮天劍意直逼齊桓。

齊桓眼微沉,不想八景幻世定不住她,此人的實力超乎預計。

“一景一世界,萬化皆須臾。”他言一出,八景幻世彷彿被凝固了,連經過八景幻世的劍意都停滯了,隨他踏出一步,世界重新鮮活,劍意也已經擦著他落空。

湛長風笑,“你躲得過一擊,可躲得過千萬擊。”

雷雲翻滾,天地昏暗,河水起浪,萬道雷霆猙獰如龍,從九天俯衝而下,驟起的白光映著驚恐的麵容,近旁的修士紛紛逃避。

齊桓仰天而觀,神光護在他周身,他眉頭皺起,如同被冒犯的神靈,八景幻世重聚他身邊,無數禱祝之聲抵入雷雲,似乎要請天之力,將其驅散。

信仰道的修士果真麻煩,湛長風一念下,萬道紫金雷電劈入同一幻世,光芒大盛!

幻世的自我修複速度跟不上萬道雷電破壞,轟然破碎,天地一顫。

齊桓心頭大痛,雙目泣血,掌中一輪玉盤形後天聖寶直襲湛長風,“褻瀆者,終將被褻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