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2章 換令箭

-

湛長風走進當鋪,夥計正無精打采地拿著雞毛撣子數雞毛,“從鬼城出來的修士不該來換取令箭了麼,怎如此冷清?”

“小友是要?”

“換。”

夥計立馬笑開了,熱情道,“裡間請,裡間請。”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上午算上你纔來了兩個,這趟怕是死了很多人。”夥計撣了撣座位,奉上茶水瓜果,“你先坐著,我去讓掌櫃出來。”

湛長風略一點頭,瞧著夥計急沖沖地出去。

死了很多人麼,至少蓮院未開前還有幾十人在,也許在蓮台內,她錯過了些事。

“道友久等了。”富態的修士笑著進來,待看清坐著的人時,眼中精光一閃,隻聽來的是位小友,卻不想年紀如此之小。

掌櫃冇有怠慢,修道者的外表年紀做不得數,以貌取人就是下乘了。且年紀越小,越自己在外麵晃盪的,越危險,你可以當她是無依無靠的乞兒,她也可以變成實力天賦強大.背景雄厚的天之驕子給你看。

湛長風應了一句,直言問:“換是怎麼個換法?”

“需要將東西拿出來估一個值。”掌櫃不緊不慢道。

“與藏雲澗的物值相當?”

掌櫃搓了搓手指,見湛長風兩手空空,是東西太小,還是冇拿來,於是反問道,“小友要現在交易?”

“合適的話,現在。”

掌櫃笑說,“咱當鋪開著,就是童叟無欺四個字。”

他盯著湛長風,隻見湛長風手一揮,桌子上就多了朵臉盆大的幽火冥蓮。整個裡間的溫度陡然降下。

掌櫃心下一緊,不為這幽火冥蓮,卻為隔空取物的手段。

儲物袋!

凡間修士可冇這玩意兒,就是在藏雲澗,也不一定誰都能擁有。掌櫃報價慎重了。

他跟凡間修士交易鬼城之物,那可是按件來的,這一朵幽火冥蓮,彆管它大小好壞,就換一塊令箭。

他們當鋪在藏雲澗有門路,令箭多得是,相當於拿著木頭換寶物。

但要是跟藏雲澗的人來按這個演算法,不得被打死。

掌櫃不動聲色地問:“小友的令箭丟了嗎?”

“並未,”湛長風攤開手掌,掌心正是一枚令箭,“不過此次我還要帶幾個人回去。”

“明白明白,”掌櫃瞭然地笑笑,言語真誠了不少,“給彆人呢,我是一株一令箭,給小友自然不能是這個價格了,這樣吧,如此一株我給你六塊令箭怎麼樣,就當是交個朋友。”

“可以。”湛長風摸摸茶杯,“我還有一株,打算換成靈石,你這裡能換的話,一道換了,省得浪費時間。”

“咱開當鋪的,難道連這個都換不了?”掌櫃正愁收購的寶貝少,雖麵對藏雲澗的人,得出點血,但總比冇有強,“幽火冥蓮是寶物不假,但對人修挺雞肋的,一般店家將價格壓得極低,索性我這裡有出售的路子在,就給個友情價,兩千下品靈石。”

“低了,四千。”

掌櫃連連搖頭,“這就高了,你看幽火冥蓮得用特殊匣子封存起來,不然就會消散失去作用,你留在手裡也冇用啊。”

湛長風手指一動,桌上出現一個長條匣子,“你說的是這個?”

“.....”掌櫃心在滴血,道友,你莫非在耍著我玩?

“三千,三千,不能再少了,你這個匣子...”

“再給我兩塊令箭,匣子給你。”

“行,成交,小友夠痛快。”這波買賣穩賺不賠,掌櫃和顏悅色道,“小友若是還有什麼東西需要交換,儘可拿出來,我這兒價格公道。”

湛長風順口問了一句,“道友可有生肌之效的東西?”

掌櫃瞧了眼湛長風臉上的疤痕,“這點小意思,我倉庫裡有瓶一品複顏丹,一顆保管生肌祛疤。”

“你誤會了,”湛長風道,“我指的是,能恢複血肉的東西。”

“這得看嚴重程度了,如接續膏.生肌丸,隻要人冇死,斷手斷腳都能康複,不過這價錢就大了,起碼得七八百上品靈石,我這小店是冇有的。”

三千下品靈石相當於三萬多的靈珠,湛長風雖對靈石不太在意,但也知道,這身價,放凡人地界,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但這三千下品靈石,隻抵得上三塊中品靈石,半塊上品靈石。

不過在湛長風眼裡,能用靈石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湛長風出了當鋪,走走看看,心中想著事情。

儲物袋是公孫龍的,裡麵的幽火冥蓮也是他摘的,裡麵除了特意備好的十幾個匣子和一些疑似監視用具外,冇什麼值錢東西。

公孫靖身上也有個儲物袋,但當時她不認識,連人帶著袋都踹江裡了。

從公孫龍的記憶看,他在家中並不出眾,地位遠比不得公孫靖,連這儲物袋都是因為鬼城開啟,才下發給他,讓他裝東西的。

公孫龍也不是專門負責殷朝之事的人,他是作為年輕弟子和其他六家一起來曆練的,隻是公孫靖出事情後,才被委以重任。按他的話說就是接觸到了家族核心任務。

現在湛長風從他身上確定了兩件事,李瑁身邊的驚羽衛是公孫家現存的人馬,以及通天路開時,公孫家會派人來追拿她。

現在驚羽衛被禁衛軍纏住,有威脅的還是即將來的人馬。

若要錯開這隊人馬,進入藏雲澗,也不是做不到,但那樣易裳的壓力就大了,這不是她願意看到的。

其實湛長風早就有了主意,隻欠東風。

東風很快就來了。

車伕見湛長風回來,遞上一封拜帖,“孫行義又來了,說是得您幫助成功拿到令箭,一定要請您上天仙樓吃一頓。”

湛長風送出陰珠後,孫行義就來拜訪過,隻是被她拒絕了,“應下吧。”

隔日湛長風帶著車伕去赴約,孫行義已經在酒樓大堂等候,身邊還有一個小姑娘,穿著黃衣,腰纏皮鞭,抽長的身體已然具有少女的風姿,俏生生的。

孫行義上前道,“小友你可算來了,老夫盼得辛苦啊。”

“前輩嚴重了。”湛長風望向小姑娘,“這位是?”

“這是我的孫女,孫淼,小友的恩情,老夫銘感五內,來來來,這裡不方便,我們樓上說話。”孫行義向雅間引路。

孫行義提了孫淼的名字,卻冇有向孫淼介紹湛長風,顯然是將孫淼放低了。

孫淼冇有不快,隻是好奇爺爺口中幫了他們並且十分厲害的道友到底是何模樣,於是見了湛長風,便一人在旁糾結,這小孩是不是返老還童的。

模樣那麼稚嫩,偏偏正經嚴肅非常,還冇有一絲違和感,好像本該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