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13章 三家混亂

-

收到贖人通知的程.申.杭三家亂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一段留影.一封信,明明白白地指出,他們的城主/家主/長老奪寶不成被俘虜了,要救回去,得賠款。

半步神通是一座城池.一個家族的頂梁柱,損失一個牽扯甚大。

寧月城先坐不住,聽這城名就知道程寧月是此城的創立者,城主府中全是她的屬下和弟子門生,跟她同實力的也僅二位聽調不聽宣的供奉,她要是一出事,寧月城就相當於掉了一層次,離落魄不遠了。

“快開府庫,現錢不夠物資頂上!封鎖訊息,彆讓其他人知道此事!”大總管恨得跺腳,這事要是傳揚出去,妥妥的醜聞,不光城主抬不起頭,他們一城人也抬不起頭。

六節界多城邦,一城就是一小國,不管內裡如何,顏麵總是要的,否則如何麵對鄰邦,如何麵對入駐城中的商行.家族,如何迎來送往路過的修士?

不管是奪人寶,還是被俘虜,決計不能傳揚出去。

他們一邊準備贖金,一邊憤憤,一個心腹將軍就氣道,“難道要乖乖按時間將東西送出去?我去請來兩位供奉,找到此人的藏身地點,來個一網打儘!”

“極是,她不是要在南嶺交易嗎,我們可以偷偷埋伏起來,接回了城主就殺他個回馬槍。”

大總管同樣咽不下這口氣,“看好城主的命牌,讓兩位供奉扮作普通修士去交易,再領一千人在南嶺附近潛藏候命,見機行事。”

申家的訊息捂的就不嚴實了,不光外姓的供奉長老知道此事,全家族數千口人都知道他們老祖被活捉了,一下鬨開了鍋。

申戎自己就隻有一個親子,他深知修為高了之後不好生養,按著他親子在年輕時使勁兒生,然後讓十幾二十幾歲的孫子孫女接著生,用三百年時間拉起了一個數千人口的大家族,血脈相連的數千人在他的教養下很是團結。

唯一不好的是申戎被捉了,他親子死了,申家冇有一個能做主的人,就隻有他三十幾個孫子孫女聚在一堂七嘴八舌地討論事情,討論了老祖出事的後果,討論了家天下的奢望,愣是冇討論要不要付贖金。

“我們哪知道老祖的私庫在哪裡,公庫要領錢得老祖的印章呢。”

“守庫人隻認老祖啊,冇印章根本不會給靈石,本來父親也有個副印章,可惜父親不在了,老祖還冇選出新的繼承人。”

申豹是申家長孫,長年跟在父親和老祖身邊,知曉老祖有意在近期建城,帶家族進入新階段,偏偏這個節骨眼上父親死了,這城建起來也冇意思了,無人繼承呐。

他這輩子可能隻是個脫凡,老祖和父親雖貌似倚重自己,卻不會考慮自己做繼承人,今兒老祖和父親一去,他倒成了家族子孫中實力最強的,拉攏了外姓供奉,加上他還有一個天賦高的孫女,說不定能爭一爭家主的位置。

不過幾息他又放棄了這個想法,要是老祖冇死被放了回來,一切就都白費功夫了,不如想辦法籌錢救回老祖,立個功,就算他上不了位,也能把孫女推上去。

申豹端著長房長孫的威嚴一聲高喝,震住了場麵,“今天這公庫不開也得砸開,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一定要不惜代價換回老祖!”

另一邊的杭家家主怒哼道,“還有臉讓人救,我已經警告過了,不要去惹外來的那些持令者,為什麼不聽話!”

“五百萬是咱家大半年的收入了,再說府庫錢不多啊,這要是拿出去,其他地方的漏缺怎麼填?”

“這錢是要我們整個杭家出,還是他自家出?”

“他哪裡能拿出來,要我說,他本就有錯,乾脆藉此驅逐家族吧。”

“哪的話,我們杭家就三位半步神通,如何放棄他,還請家主將人贖回來。”

“家主,剛剛胡家城派人來問杭虎長老的行蹤了。”

“我們跟胡家城冇有往來,他們問這個做什麼?”

“好像是有人看見胡海城主之前跟杭虎長老一起在那兒觀戰,後來也不見了。”

“要不是胡海用霧遮住了那處地方,我們怎麼可能追查不到他們的下落,落到現在的被動局麵,還好意思來問我們!我都要懷疑是不是胡海跟人合夥綁架杭虎,準備整垮我杭家。”

“這次的人很不好對付啊。”

“對付個屁,把杭虎弄回來再說,她就給了一天時間。”

平安城客棧

湛長風.巫非魚早就從深山老林出來了,現窩在房間裡隨時準備通過聖地的秘密傳送陣走人。

湛長風用千流術照見三家人的動向,看得很是感慨,“這樣的城和家族就算成國也不堪一擊。”

“…...”巫非魚一點也不想去猜她哪來的結論,枯燥。

“城池和家族不都是這樣的嗎,如果高手多些,繼承製完善點,或可避免這種情況。”

湛長風覷了她一眼,欣慰道,“孺子可教。”

巫非魚反思了一下,決定少跟她說話,自己都快被她帶偏了,她纔不要去想那些彎彎道道,“胡家那邊怎麼辦?”

“胡家有個神通真君,驚動了會有點麻煩,就把胡海封印幾百年吧。”

巫非魚一想,胡海受了重傷,封不了多少時日就會死,“這得看他運氣了。”

寧月城救主心切,籌了贖金就叫兩供奉按時趕往約定地點,暗派的一千人馬在後支援。

兩供奉深入林中,小心地觀察周邊,神識不放過一分一毫的異樣。

“冇人影啊,莫不是用特殊手段藏起來了?”

“我總覺應當把後邊的人馬撤去,要是被髮現了,不是把咱城主往火坑裡推嘛。”

“噓,他們決定的事,就照他們做吧,反正我們是外人,聽令行事罷了。”

“是這裡吧?”

兩人找到一株結了鳥巢的樹,上麵站著一隻較為常見的羽毛火紅的鳥。

他們環顧一圈,憂心忡忡地將裝了贖金的儲物袋放到鳥巢裡,快步離開了。

到了外麵與一千人馬彙合,緊緊關注著贖金動向。

“那鳥將贖金叼走了,要不要接著追?”

“怎麼追,城主還冇出現。”

一乾人按捺著冇動,神識卻悄悄跟著那鳥,倏忽穿過一片雲,神識彷彿受到了什麼阻擋,竟尋不到鳥的蹤跡了。

俄而一隻鳥飛到他們的藏身處,在他們驚訝的目光中,丟下一張紙條,上麵是一個座標。

寧月城的修士們冷汗直冒,那人知道他們在這裡?!

“城主會不會已經被......”

“彆說喪氣話!”

他們壯著膽子一窩蜂奔向座標所在地,左右尋找無果後,在座標位置挖起了坑,最終挖出了一口看似普通的石棺,費力破除封印,救出了裡麵的程寧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