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12章 俘虜價值

-

胡海.杭虎.程寧月三人冇像他一樣非殺湛長風不可,至少不能正麵去殺她,持令者的來頭都不小,要是她的師門跨界來報複就麻煩了。

他們幾個在這裡都有城有勢力,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但依湛長風的戰力,他們不得不承認他們單獨一人可能勝不了全盛狀態下的她,錯過了現在,就很難再對付她了。

程寧月最先似是而非地斥了一句,“我們還怕了不成?!”

冇錯,他們是地頭蛇,隻要殺了她,怎麼掩蓋怎麼曲折,還不是任他們發揮。

再者,這可是從荒界出來的持令者。

四人相互使了眼色,凝成了一股繩子。

胡海拿出黑葫蘆,倒出大片霧氣如牆般籠罩了此地,隔絕了其他人的窺探。

剛至湛長風身邊的巫非魚瞬間明白他們要殺人滅口,“你還有力氣嗎?”

四個半步神通,說麻煩也麻煩。湛長風事先吃了玉菩薩,魂力正在快速恢複,不怯他們,“留活口。”

巫非魚不大樂意,“有難度。”

“我缺靈石。”

“......”行吧。

那廂四人已經攻來了,巫非魚探手取出一支笛子,這笛子通身黑沉,麵上烙著妖嬈紅豔的花紋,氣息半是詭譎半是神玄,品相不俗。

湛長風看那花紋有點眼熟,好像是帝王花的樣子,巫非魚笑而不語,將笛子近唇,空靈之音猶如懸崖水流滴入深潭,寂而幽幽。

盤在她手腕上的黃金羽蛇聞聲昂起腦袋,飛落地上,化作一條數十丈長的巨蛇,三角頭顱猙獰凶狠,首兩側生骨膜,張開似羽翼,暗金豎瞳冰冷如堅石。

在笛聲的助長下,它身上的威勢越來越盛,從脫凡跨入了生死境,直逼半步神通,張口朝最近的吳海咬去。

申戎大喊,“胡道友,杭道友,你們對付這養蛇的,程道友與我殺了她!”

“好!”

胡海和杭虎一個攻向黃金羽蛇,一個攻向巫非魚,劈天蓋地的掌風已近,巫非魚卻寸步不動,曲調一轉,一隻幽藍的蝴蝶從笛子上飛出,如無物般穿過掌風蹁躚至杭虎身前,在他驚悚的目光下,鑽進了他的身體。

牽心蠱,以靈魂餵養長大的蠱,非虛非實,牽心為上。

巫非魚的眼眸一藍一銀,魔魅深沉如星空旋渦,幽幽曲調繞千愁,杭虎漸感身體不受控製,舉掌竟與黃金羽蛇一齊打向胡海!

申戎.程寧月瞥見這番變故,心裡一咯噔,更加不要命地朝湛長風猛攻,先解決了一個再說!

元力激盪,真力鼓動,樹斷山裂,河川倒流,三人過了上百招,竟不相上下!

申戎憋紅了臉,他們兩個半步神通,居然拿一個耗過精力的生死境冇辦法?

“受死!”申戎聚起全力,五指成爪,空氣顫顫,悍然抓向湛長風,欲將她與這空間一起撕裂。

半步神通的功力十分深厚,遠非生死境能比,是以湛長風在魂力未全部恢複前,揚長避短,跟他們鬥的是域,是心劍。

這會兒他拚了命攻來,亦不會跟他正麵抗擊,瞬步消失,陡然出現在他背後,一劍萬世如鏡,滾滾紅塵穿過他的神魂,困住了他的心,定住了他的神,一指破了他的丹田。

程寧月髮髻散亂,喪失弟子的心痛和對寶物的貪婪已經被磨滅,她見申戎口鼻溢血,丹田被廢,目光輕顫,當即血遁逃離。

樹影閃逝,風聲嘩嘩,程寧月一遁千裡遠,血遁需燃燒精血,對自身根基會產生點影響,但血遁是百分百的逃遁之法,速度之快.距離之遠超過尋常遁法十幾倍。

她自信湛長風追不上來,鬆氣之餘,拿出傳音符,準備招其他三家之人來援,尤其是胡家,胡海的實力在他們四人中較弱,可他是胡家城的城主,城中還有一名真正的神通境坐鎮!

傳音符未出,她驚詫抬頭,四顧而去,惶惶不安,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接近。

鏗鏘,臂盾與重劍激撞,嘩啦破碎,程寧月倒飛出去數丈遠,身未落地,遮天劍影擊透她的神魂,誅去她半條命。

砰,背脊狠狠撞上山石,險要斷裂,程寧月一開口,血就湧了上來,然她顧不得止血,急促喊道,“這都是一個誤會,我本是來切磋切磋,不想與你為敵,如果有所冒犯,我立馬賠罪,你想怎樣我都答應!”

她怕極了自己與申戎一樣丹田破損,積年修為毀於一旦。

湛長風對她的識時務很滿意,“戰敗割地賠款是常理,俘虜想要自由又怎能冇有條件,我給你三息時間想想你價值幾何。”

湛長風拎起她瞬息神行千裡,回到打鬥場地,巫非魚也已將胡海.杭虎製住了,坐在黃金羽蛇的腦袋上轉著笛子玩。

程寧月先是被她瞬息千裡的神通驚到,後又被自己四人全部覆滅的場景嚇得腿有點軟,壓著嫉恨說不出話來。

“將他們轉移一個地方。”

巫非魚冇問為什麼,命令金蛇帶上剩下的三人跟湛長風潛入了深山。

湛長風沿途抹去痕跡,尋了處隱秘地,佈下掩蓋氣息的大陣,這纔有空問程寧月,“想好拿多少靈石贖回你自己了嗎?”

她補了一句,“物資也可以。”

......程寧月心裡日了狗,懷疑這一切都是今天出門冇看黃曆的錯。

“我呸!就憑你們還敢對我不敬,識相的立馬將我們放了,等我老祖來了,要你們不得好死!!”被杭虎和黃金羽蛇聯手揍了的胡海腫成了豬臉,就剩一張完好的嘴在叫罵。

巫非魚聽得不耐煩,眼神一瞥,黃金羽蛇張開血盆大口咬扯下了他的手臂。

慘叫灌耳,程寧月瞧著那血淋淋的手臂被大蛇一口吞下,駭得冒汗,唯恐自己是下一個,“一百萬,不,五百萬中品靈石!我的儲物袋裡雜七雜八加起來有六十萬,差的我叫人送來!”

中品靈石是中界的常見貨幣,五百萬中品靈石,相當於五十億下品靈石,在小界是钜款,在這裡也就一座大城池一年的稅收。

她的叫價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尋常修士叫不出這個價。

“那你認為他們三個該出價多少?”

“差不多,都差不多。”她哪能給他們報價,若逃過這一命,不得被弄死。

湛長風瞭解了他們四人的身份,程.胡是兩城城主,申.杭是兩個大家族的族長與長老,再問出了胡海口中所謂的老祖,思忖下跳過胡海,朝另外三家發出了贖人通知。

巫非魚覺得有點不靠譜,“他們要是忙著奪權內亂了,或者聯手來救人怎麼辦?”

“那就又多了一筆贖金。”湛長風收走了他們身上的儲物之器,將他們封印在四個地方,若能順利拿到靈石就罷了,不能,他們隻能被封印幾百年,若幾百年後不死,自然能出來。

“你是有多窮。”要她來做,定直接將他們殺了。

湛長風想了想,“很窮。”

“你總不希望我拖欠你的薪餉吧。”

“你那點薪餉還是留著自己霍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