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611章 一波三折

-

另類平手?

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兩人都不會去考慮這個想法。

範昌柳試圖用言語將湛長風激出來時,湛長風的聲音再次從四麵八方傳入他耳中,“我雖不現身,敗你還是可以的。”

活像是說“彆急,馬上就如你所願了”。

範昌柳牙癢癢,昂著脖子高喝,“我倒要看看縮頭烏龜有何本事!”

這話彷彿觸發了天怒,音兒還冇落,轟隆一聲驚雷哽住了他的喉嚨,他舉目眺望清朗的天空,陡見白雲翻滾成了黑雲,在大風的助長下洶湧地鋪陳開去,天色暗了下來,四周蔓延著令人驚惶的氣息,好像有一張九天之上伸下來的巨手捏住了此方空間,生死不再由自己!

範昌柳寒毛倒豎,如有什麼恐怖的東西盯上了自己,他拔腿就朝遠方馳去,欲脫離黑雲籠罩的範圍。

一裡,十裡,百裡,他凝視著天邊,黑暗一直蔓延到視線儘頭,似怎麼逃也掙脫不得。

他咬牙停住腳,紮根在地上,“這是不是你弄出來的!”

麻蛋,最煩這些法修,術一個比一個用得大!

他就不信她可以將這能引動天象的術維持長久,待她力耗儘.術消失,便是他反擊之時。

正當風雲際會,黑沉的天空低得要塌下來,他問一出,雷聲隆隆,千百道猙獰如龍的紫金雷電霸淩天下,躍下天空朝範昌柳劈去。

天威壓頂,驚惶襲心,耳中嗡嗡,範昌柳立在山頭,微縮的瞳孔中映著熾烈的白光,不好!

他身展秘術,掠成了一道道殘影,在劈下來的雷電中左突右撞,然那雷電就算冇劈在他身上,亦伴著驚雷之聲如錘子般鑿去了他的精氣神。

範昌柳專等著雷雲散去,哪想七八息了仍如此強盛,此人的功力究竟有多麼深厚,能堅持這樣大的術!

“某不信這個邪!”他雙手憑空一抓,執了一斧一盾,主動迎擊上去,轟隆,哐嘇,靈寶級的盾裂開了痕,累得他左手都焦黑了。

這時一道巨龍般的雷電裂空劈來,他連忙舉斧格擋,結果直接被雷電轟入了山峰,衣袍下的內甲光芒不定。

範昌柳從亂石中躍起,又立馬叫迎頭趕來的一道雷劈了回去,胸中氣血上湧,哇地吐出一口血。

真是氣煞我也,他何曾有過這等憋屈的戰鬥,冇看見對手影子,冇使出招,就狼狽至此。

他怒然祭出十滴精血,無形的氣焰從體中蓬髮,“你既然能操控天象,我就將這天打碎!吃我這一拳!”

此一拳如破滅天將臨世,萬道金光隨拳而出,捅破雷雲,震動天空,無可匹敵的威勢橫蕩四方。

“是頂級秘術通天猿臂拳!”幾個追來觀戰的強者麵色變幻,他們心驚於湛長風的手段,但因其陌生,心底冇有太大觸動,可這秘術就不一樣了,這秘術乃上古聖猿的神通演變而來,三千年前在一代戰將袁天奇手中發揚光大,名震玄天,袁天奇隕落後失傳,卻冇想到今日有人用了出來!

後生可畏!

就當他們以為範昌柳要反敗為勝時,雷雲重聚,萬道雷霆齊齊轟下,粉粹他的拳勢,紫金雷芒吞冇拳光,將淩空衝來之人摜入地下!

雷霆消散,地麵隻留下一深不見底的大坑,變換不過一瞬間!

湛長風魂力耗了大半,吃下一片玉菩薩,稍作調養,現出身形。一戰結束,她冇有流連,倏忽卻有一道強橫的氣機接近。

“道友留步,老朽對道友欽慕得很,請道友去我府上做客。”長髯的錦袍修士原在遠處觀戰,此刻步步走來,他說得客氣,大能者的威壓可毫不留情。

湛長風迅速確定了他的實力,半步神通。

半步神通是一個特殊的修為層次,也稱為“自殺式”境界。

諸多修士因體質.心境.元神等原因終身無法步入神通境,於是通過某種特殊的方法,單獨將修為提高到了神通境,這被稱為半步神通。

也有的是因為晉升神通失敗,修為卻提高了,意外停留在了這個層次,如小黎界的辜寒子。

一般半步神通者,道途到此為止,冇有再突破的可能。

非走投無路或是被坑,通常有實力有天賦的修士不會選擇去修半步神通。

不過對絕大部分普通修士來說,半步神通是夢寐以求的層次,誘惑力一點不比神通境小。

關鍵是修半步神通,不需要過道境,不會陷心魔障礙,也冇有瘋魔或淪為凡人的危險,隻是單純的修為積累,比神通境容易千百倍。

說到這半步神通,跟迦樓帝君還有點關係。

早前半步神通的修煉法門並不多見,跟法脈珍奇一樣,隻有少數人才能接觸到,到了二帝大戰那會兒,迦樓將半步神通的法門廣授名下星界,短短幾百年間就造出上千萬修為高強者,半步神通的法門也風靡玄天,如今要修它,途徑還是挺多的,去好點的功法店鋪買買都能買到。

話說回來,半步神通的法門很普遍,能順順噹噹修到這個層次的卻不多,比生死境少一點,比神通境多一些,算是少見的大能。

被一個大能來找麻煩,不是看上了她的身家,就是得罪過他,瞧他眼中的恨意,顯然是後者。

她到六節界以來也就進荒界前動了一次手。

湛長風寡淡道,“你這凶相不像是來請人做客的,我跟你無冤無仇,莫不是要來奪寶?”

申戎臉皮僵硬,不再掩飾凶光,“你這後生竟如此囂張,敢頂撞前輩,今日我就要替你家師長好好教訓教訓你!”

光憑湛長風剛剛展示出來的實力,他要下手得掂量掂量,但他料定她與範昌柳一戰已經筋疲力儘,那些大術可不是好施展的。

申戎很是謹慎,儘管想要立即弄死她,心中的算盤卻打得劈啪響,高高喊道,“杭道友.程道友.胡道友,長久不動手了,現在有機會和這持令者一戰,還等什麼!”

此地早就遠離了城池,周圍儘是荒山野嶺,加之湛長風和範昌柳的打鬥威勢太大,就隻有一些生死境和被申戎呼喚的幾人在附近。

胡海聽到申戎的話,眼神暗暗,心中冷笑,這老小子在拉人入夥呢。

他們確實不是單純來觀戰的,這湛長風之前殺了他們的弟子門生,他們怎能輕易咽得下這口氣。

申戎就更彆說了,他死的是自己費儘心力培養的親子。修煉者違背生老病死大限規律,奪造化之功,逆命而行,難有子嗣,他好不容易弄出個兒子來,培養到了生死境,結果讓人殺了,不被氣瘋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