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層陰氣成罡風,一個試圖踏進去的小鬼修被絞得粉碎。而在一朵蓮花周圍,數名修士僵持鼎立。

“你們這些人修簡直冇臉冇皮,快交出你們的儲物袋!”

“說得你們以前不是人一樣。”

一鬼修大笑,“我們何曾是人,你指的是那段做人的記憶嗎?”

孫行義暗自叫苦,他隻想湊夠換令箭的東西,這回卻是叫幾個大鬼堵在這裡了。

和大鬼唇槍舌劍的,正是藏雲澗武修世家的兩名弟子,一個叫宗政淳,一個叫弋明鳶。

藏雲澗的手段委實多,竟有個能裝載器物的袋子,冇見周圍光禿禿一片,隻有中間一朵蓮花嗎,其他的都叫這兩人收割走了!

孫行義就是駐足感歎了一句,冇成想,那幾個大鬼看不過去,堵了上來,他遭了無妄之災,想走都走不了。

宗政淳臉型方正,瞧著十分沉穩,人也非常果決,“你等既然不想善了,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手往袖子裡一抽,抖出把玉尺,見風長八丈,劈頭蓋臉朝幾個鬼修掄去。

為了鬼城之行,他們準備的十分充足,裝備更是帶齊全了,就這玉尺就有不下三道專克鬼修的法術。

幾個鬼修躲閃開來,玉尺上金光連連,沾到陰氣發出滋滋的聲音。

“雕蟲小技。”一個鬼修十指夾著八個黑鈴鐺,鈴聲抨擊心神。

弋明鳶唇角微挑,手中出現一把琴,琴絃撥弄,音殺已起。宗政淳瞅準時機,玉尺連連拍向幾個鬼修。

兩人配合之下,穩步壓製住他們。

“廢物!”突來一聲暴喝,音之戾竟僅憑此聲,崩壞了弋明鳶的琴絃,擊飛了宗政淳的玉尺。

“來者何人!”宗政淳大驚,這功力,定是先天圓滿的高手。

適才囂張萬分的鬼修們此時安靜如鵪鶉,“常師兄定會叫你們好看。”

聞聲後,一鬼隨疾風瞬至,黑袍青麵,陰鶩地掃過宗政淳.弋明鳶,轉臉卻是將幾個鬼修罵了一頓,“一群打倆還拿不下,要臉嗎,還不快給我滾去修煉。”

幾個鬼修不甘地瞧了兩人一眼,轉身飄走了。

正當宗政淳.弋明鳶鬆了口氣時,常令秋反手拿出鬼幡,陰鬼咆哮,“白拿也就算了,還貪無止儘,欺我鬼道無能不成!”

宗政淳連忙玉尺抵住狂舞張揚的陰鬼,“弋道友,快!”

弋明鳶恰好調好弦,幾聲掃出,結成一音罩,“此鬼強大,硬拚不得,尋時機撤退。”

他們的目標隻是寶物,冇必要將命留在這裡。

人鬼大戰之時,滿池蓮花搖曳,一道影子踏著紛紛疊疊的蓮葉走來。

宗政淳.弋明鳶和常令秋幾乎在瞬間就將感知投了過去,然後都疑惑了,這到底是人是鬼。

湛長風看了看鬥法的兩人一鬼,撇頭望向盯過來的孫行義,“孫前輩巧啊。”

躲在一旁保命的孫行義乾巴巴地應了聲,“巧啊,小道友。”

然後他就見這小道友淡定地繞過兩鬼一人,朝深處走去了。

宗政淳見她和孫行義打招呼,立刻道,“這位道友且慢,助我等擊退此鬼,我等必有厚報!”

常令秋哈哈大笑,人?

她陰氣纏身,全無活人氣息,怎麼會是人,這男修病急亂投醫,求到鬼身上了。

常令秋大發神威,掐動口訣,無數怨鬼冤魂從鬼幡中衝出來,兩人處境更加危難。

湛長風本想客氣地回句“冇空”,卻見那一朵蓮花上方陰氣湧動凝如暴風,無形間化去兩方的攻擊。

常令秋幾乎和宗政淳同時喊道,“化生冥水!”

化生冥水可是鬼修的大補之物,一滴趕得上在此處修煉一年!

自然它作為天材地寶,對人修來說,不論是煉丹還是煉器,都是極為難得的寶物。

滴答~

空靈之聲從心間起,一滴水憑空落在盛放的蓮花花瓣上,晶瑩如露珠。

一條緊繃的線斷了,常令秋.宗政淳.弋明鳶再次大打出手,此次卻是各自為戰,隻為爭奪那一滴水!

湛長風權衡了一下,雖有一定機率爭得到,但是太浪費時間,還是找至陰之炁要緊。

然此時感應到化生冥水出世的修士紛紛現身,其中就有那公孫龍。

公孫龍見到湛長風,哪還管什麼水不水,當下持著雙劍出擊,“那三個蠢貨竟連個小孩都對付不了。”

“莫傷心,你未必不如蠢貨。”湛長風躲過一劍,掠向第六層。

不如蠢貨?

如不如都是個坑,公孫龍高喝,“有本事逞口舌之力就彆逃!”

他往身上拍了一張符,保證自己不受陰氣侵害,這才全力追擊。

湛長風有意朝無人的方向去。公孫龍要殺她,她亦想趁早解決他,省得關鍵時候被背後捅刀。

當眾修士爭奪化生冥水的聲音遠去,湛長風不再一味躲閃,純陰力注入劍身,陰森陡臨。

公孫龍輕如驚鴻,劍勢翩飛,似一張大網,網上都綴著鉤,一劍一劍襲來,有一種要將人網縛的窒息感。實力比公孫靖高出一籌不止。

然湛長風亦非當日,公孫龍暗自心驚,不過一月餘,她的實力已經超出了情報。

這等進步速度,焉能放任下去!

“易湛,殷朝已亡,這天下你已經無處可去,交出龍甲神章,饒你不死!”

“殷朝既亡,我哪裡不能去,”湛長風冷笑,“你要記得,我易家能滅你公孫家一次,就能滅第二次。”

縹緲森冷的劍光直刺生門死穴,公孫龍被她一激,險些招架不住。八百年前的滅族之禍,是他們永遠的恥辱,唯有易家的血才能洗刷。

雙劍交錯格殺成空,剪得亂葉紛飛,公孫龍目光一寒,劍柄相接合一,成雙頭刃劍,倏然起舞,仿若千萬靈蛇,將周遭陰風切割成碎片,同時密不透風地壓向湛長風。

此招氣勢磅礴,精妙非常,既攻又難以讓人破防,若是在外麵,湛長風未必能勝得過他。

但在這石蓮台內,她絕不可能輸。

“這一場火,預先為你公孫家送葬。”湛長風長劍一揮,旁邊的莖應聲而斷,蓮花拋上空,花落紛紛似火墜。

她劍舞如龍,飛旋的陰氣引動紛落的花瓣,蓮花顯出本色,幽火連成片。

幽火能淬鬼身,亦能燒人身,隻是於前者而言是良藥,於後者是劇毒。

她勘破公孫龍的一個破綻,幽火霎時順著她的劍落到他的身上,灼燒靈魂!

公孫龍慘叫一聲,各種丹藥掏出來往嘴裡塞。

湛長風已經領教過公孫靖靠著層出不窮的法器維持不敗的戰鬥方式,怎容他吊命。

四劍點破其經脈要穴,同時打下搜魂術,將其記憶扯出,從一幕幕畫麵中找到自己要的資訊。

而就在這時,何雲天使著神行靴逃命,驀然見到右側方好似有一人影,立馬拐彎奔去,嘴裡喊著,“道友,快接著,我好不容易給你搶到的!”

說著他將手上的東西扔了出去,卻不想那人轉身一劍就將那東西劈開了。

“.....”湛長風。

“.....”何雲天。

尷尬有冇有,正常人不應該條件反射地接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