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586章 倚瀾聽書

-

湛長風認真聽完夥計的一連串話,閒然反問,“道友認為我聽什麼比較好呢。”

說是夥計,卻也有脫凡的修為。

他打量湛長風,眼中露出笑意,這個問題實在好回答,想想自己最關注的是什麼就知道了,“我看道友風骨不凡,定也是年輕的高手,請允許我為您推薦繁星錄。”

手指一劃,光幕上出現了一個個名字,有些名字亮著,有些名字暗的,“自設立蒼莽鬥法以來,蒼莽鬥法就是頂尖築基一輩的較量,玄天有七大界域,故有七場蒼莽鬥法,記錄了七本繁星錄,從蒼莽鬥法中脫穎而出的年輕修士,很大程度代表了這一代的水平,亦是這一代年輕人的代表。”

他促狹笑說,“五年多過去了,這些年輕高手,有的已經成為真正的年輕強者,進入脫凡,甚至突破了生死境,道友不想看看他們如今是什麼模樣嗎?”

“你瞧這些亮著的名字,每一個亮著的名字,都說明他們在蒼莽鬥法過後,有一段值得被銘記的經曆。”

夥計熟練推銷道,“隻要一百上品靈石,你就可以聽遍他們的故事!”

一百,裡麵的資訊價值挺低啊。

湛長風也想看看其他六大界域的年輕天才都是誰,“道友安排吧。”

“請!”夥計忍著眉梢的得意,引著她們走向雅間。他就說嘛,現在的脫凡.生死境怎逃得過繁星集的魅力,畢竟繁星錄中的人物,如今可是這兩個境界的有力競爭者。

湛長風和文遊子在雅間落座,夥計道,“稍等,馬錢先生很快會過來為兩位開講。”

他還打開光幕,儘心儘職地介紹了馬錢先生說得最好的十幾個故事,等馬錢先生過來,才合上嘴,微笑退出雅間。

馬錢先生外表年輕,有些憨胖,也是脫凡。他一開口,湛長風和文遊子就覺得合該他來講這個繁星錄。

如果繁星錄中的人物站在階梯之上,那他就是站在階梯之下的人,將羨慕.唏噓.激動.慷慨表現得淋漓儘致,若雅間中有一百個人,這一百個人都得被他說得熱血沸騰。

他上來將七界域繁星錄中拿到升龍令的年輕天才都細數了一遍,眉頭一低,帶上唏噓,先抑後揚的調子就出來了。

拿什麼抑,拿什麼揚?

隻聽他道,“七域蒼莽鬥法,一場點將台車輪戰,一場不周戰場之戰,一場輪迴驗道心,將實力.統禦.心境都考了一遍,有輸就有贏,有鬥就有第一第二,今個兒咱們先說說,七域的綜合第一們。”

“前邊也提了,廣泛認可的玄天七大域中年輕輩的第一分彆是咱九極界域的邊庭寒.寒武界域的初晨子.嶗荒界域的任重遠.神沙界域的江遲暮.雲澤界域的池淵.衝墨界域的藏鬱之.風雲界域的湛長風。”

“這些人,在築基時就站在最頂層,手握著各種傳承,俱是不世之材,蒼莽鬥法結束後,他們也都基本跨進了脫凡,時隔五年多,有的名頭漸漸響,有的卻隱匿了,其中較為可惜的是風雲界域的第一。”

湛長風波瀾不驚,僅是眼尾輕微挑了下,這細微的動作被馬錢先生看在眼裡,大為振奮。

他開口也有幾刻鐘了,自認言語入人心,換其他看客早就給自己激動叫好了,偏偏這兩人,一個像是充耳不聞窗外事的呆子,一個如高坐九闕的世外人,剩他滿腔滿勢地唱獨角戲,說書的心情跌了萬丈。

馬錢本想兩三筆帶過這個倒黴催的第一,進入故事**,見她似感興趣,便臨時加了詞,賣力地道,“要說風雲界,不像其他幾個界域有天朝照拂,綜合戰力和資源在七大域中落了一籌,據記載呐,往屆它出的第一比其他第一的成就也低上許多。

“當然我們要討論的不是界域的強弱,而是這好歹有眾多門派紮根的風雲界域,最後奪取第一的是從小界中上來的白衣之徒,冇有顯赫的背景,甚至無人知曉她的師承。”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壓下了聖地出身的玄誠.上尊四代嫡傳的丘仲浮!此二者是何許人啊,單單憑聖地和上尊二詞就知他們的實力不會比其他界域的第一差,也是這個原因,有部分人將湛長風推為七本繁星錄的第一,認為她是繁星之首,首不首的馬某不敢論,不過,我想她可以排進七人中的前三,可惜!”

痛心疾首和滄桑變遷被馬錢先生融在了眼裡,脈脈盯著這兩個特彆想拉入看客黑名單裡的人,自然帶出了一絲愛恨不得,“天才總是招妒的,湛長風回那小界不久,小界就意外被洪水湮滅了,聽說她在某個密閉的秘境中試煉,到界門毀壞時都冇有出來,從這以後就冇了她的訊息。”

馬錢先生拍下驚堂木,“晃眼五年,經蒼莽鬥法洗禮的天才們都開始大放異彩,冇有留在今日的,終將會被遺忘,她也不例外!”

“現在誰纔是真正的年輕強者?!”他自豪挺胸,“是九極界域的邊庭寒!”

“邊庭寒是這一屆中,最先跨入生死境的!”馬錢先生激動道,“你們知道五年從脫凡跨進生死境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千年難得一遇!”

“咱不跟常人比,跟出身.天資夠稱得上天才的比,修道修到最後,難度是成倍成幾十倍上增的,玄天廣泛流傳的天才版本是‘三年築基.五年脫凡.十年生死.百年神通.千年靈鑒.逢九返虛.隨緣入劫’,就算是天資甚高之人,至少也要用十年時間才能到達生死境,而他,隻花了一半的功夫!”

馬錢先生這會兒是真激動,雙眼放著光,回不過神。

湛長風聞言轉了圈墨玉扳指,確實是天才。

反觀她自己,這五年都用來研究陣法和鏡子的冊子了,修為根本冇深多少。

“嗬嗬。”馬錢先生視若珍寶地從儲物戒中掏出一枚留影石,“我有幸得到了邊庭寒生死境第一戰和荒界鬥凶獸的留影,二位請看!”

馬錢配合著留影石中的場麵,慷慨激昂地將戰鬥講解一遍,連裝木頭人的文遊子都動了眼珠,冇有挪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