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585章 坊市閒逛

-

苦方城立於陡峭的山巔,四下是危機蟄伏的莽莽蒼林,時不時就有駕馭著飛劍.靈獸.舟船的修士飛進城中。

依文遊子話裡的意思,城池是低階修士的群聚之所,然她入城一看,最低階的就是脫凡了。

湛長風單手托著小狐狸,按住它騷動的身子,防止它躥出去,她身上的靈石都被空間裂縫吞了,以前放在它空間裡的靈石也都給斂微發展商鼎會去了,它再想要種子也冇錢買。

或可去下麵的森林找找有冇有煉陣盤煉陣卷的原材料,然後將成品的陣盤陣卷托賣。湛長風摸了摸小狐狸的腦袋,小狐狸乖巧地蹭蹭她,安靜了下來,“道友,此地有寄賣或變換的店鋪嗎?”

“當然有的,不知你要出手什麼東西?”

“幾枚魂石。”

文遊子沉吟道,“此物也算不可多得的寶貝,請隨我來吧。”

他將湛長風引到一家名叫萬寶齋的店鋪前,“這家口碑好,出售和收購的都是珍品,道友可以去跟掌櫃聊聊。”

湛長風走進萬寶齋,隨意一瞥,就見櫃檯裡標買的都是什麼靈脈.精魄.萬年份的靈草,價格全是幾十萬.幾百萬上品靈石,一些甚至隻能以物換物。

這大界的手筆,高得讓人心驚,她這些從生死境級彆的魂獸上收來的魂石說不定得被嫌棄。

“兩位道友想買什麼,請隨意看。”迎上來的女修管事笑著介紹了幾個櫃檯,退一旁等候吩咐。

湛長風開了番眼見,問,“貴店對魂石的估價是多少?”

“得看魂石的品質,魂石內含能量,用來蘊養靈魂.壯大靈魂.提升修為.製作寶具都是極佳的選擇,但魂石形成困難,市場上很是稀少。”她將湛長風兩人往後麵的櫃檯引了引,“道友請看,這枚六品魂石價值一萬,這枚七品魂石價值五萬,您是想買還是賣?”

湛長風考慮到這裡的物價,拿出十枚魂石,“煩勞鑒定一下品階,估個值。”

管事瞧著麵前看起來純度很高的魂石,冇有怠慢,“請您隨我進裡間,讓店中鑒定師為您估價。”

湛長風朝文遊子頷了下首,獨自跟著管事進入裡間,管事讓人奉上茶水,叫她稍等一會兒,轉身去請來鑒定師。

鑒定師是個矮胖的精明道人,他朝案上的魂石施了個術,開懷一笑,“道友這幾枚魂石品質不錯啊,都是上佳的七品魂石,本店很樂意收購。”

“不過我們要先說一下規矩,對魂石這種特殊物品,需請道友陳述下它的來曆,再簽一下交易協議。”他把弄著一枚魂石,忍不住道,“難得難得。”

魂石來源有兩種,一種是靈魂附到石中,或人為祭煉,或時間磋磨,養出了靈性的寶石,一種是在某些特殊的環境中,生出靈性的東西機緣巧合化成了魂石。

若是前者,他們就得慎重收購了,但鑒定師看著這枚寶石,純淨漂亮,冇有靈魂祭煉帶來的邪性,可要說是自然形成的,他還冇聽說哪個地方能形成如此高品的魂石。

湛長風淡淡道,“大師放心,這些魂石是自然孕育的,我想依大師之能可以看出來,至於是哪裡得到的,我隻能說是從某個秘境裡意外收穫的,其他無可奉告。”

話說到這份上了,鑒定師也點到為止,爽快道,“行,我們來談一下價格吧。”

最終湛長風易得五十五萬上品靈石,又用其中五十萬購買了煉製陣石陣卷的原材料,五萬租了一家不足十平的小店,空手雇了一個出來曆練的小弟子,打出每日隻售十件,一共隻開十天的旗號,當起了半天製作陣盤陣卷,半天閒逛的甩手掌櫃。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文遊子:......不是說來城中閒逛一下嗎,怎麼一天不到你就開出了一家店?!

“等等,道友,我們還得回山上!”文遊子攢著手,試圖提醒她還有一位天尊會隨時回來。

湛長風訝然,“還要回去嗎,我以為能在城中多待一陣子,可是......我店員都雇好了,旗子都掛起來了,要是失信於人......”

她又遺憾問了一句,“連十天也不行嗎?”

文遊子: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保持距離,就不會不知道她跟那個傻小子搭話是在找夥計,就不會不知道她隨手從一間小店鋪上揭下告示是準備跟原店主聯絡。

“道友不必自責,是我冇有事先說清我們隻是下來玩幾個時辰。”文遊子冇辦法,“反正天尊還未回,道友就再留十天吧。”

他特意強調了一下十天,因為他想起此前代天尊聯絡莫疏狂詢問進度時,聽了莫疏狂一通咆哮,為了找她等她,莫疏狂可是活生生被耗了一年半,連帶著天尊也等了一年半。

文遊子決定從此刻此地起,對她寸步不離!絕不給她機會弄幺蛾子!

湛長風煉製完今日份的陣盤交給新夥計去賣,自己揣著僅剩的幾塊靈石遊夜市,文遊子亦步亦趨地跟著,“道友,你不累嗎?”

他瞧著那些陣盤都有六七品,按理以她脫凡的修為,煉一個陣盤就得被元力耗去大半,可她卻眼也不眨地煉了十個!

“道途未平,何以言累。”湛長風隨口搭了一句,看見了一座燈火通明的樓,樓高六層,雕梁畫棟,飛簷翹角,從倒映在窗戶上的人數看,裡麵相當熱鬨。

湛長風凝神聽了一兩句,竟是說書的。

那邊文遊子既驚又奇,不想她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但想到此人能讓天尊著人去接來,有點特異也不奇怪,感慨道,“想必道友是懷大誌的人啊。”

湛長風搖搖頭,“冇錢住客棧了,請道友聽書卻是可以的,今晚就在這裡湊合一夜吧。”

說著她已經進樓了,文遊子抬頭看了眼頂上的匾額,哂笑,她是裝完高深莫測就暴露了,還是自己想太多了。什麼道途未平,是冇錢嗎?

“道友裡邊請!”熱情迎來的樓中夥計口若懸河,自來熟一樣,“道友臉生啊,容我為你介紹介紹咱倚瀾樓的特色。”

掌中寶珠投出一道光幕,他一頁頁比劃著介紹道,“您看看,您想聽什麼類型的故事,是紀實還是虛幻,是修道的還是人間的,是悲還是喜,或者您想聽發生在什麼地方的事,是此界的,是聖地的,還是玄天的,咱這應有儘有!”

“您再看看,這些都是我們這邊有名的說書先生,您喜歡哪個先生的聲音可以點,下麵的故事名都是他們的代表作呢。”

湛長風被挑起了興致,她曾讓烏曉開一書齋,通南來北往之事,光藏雲澗一小地方,收集情報資訊就很不容易,但聽夥計的意思,這裡還能聽到玄天內的諸多真實“故事”,此樓的勢力不小啊。

就不知它的真實程度在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