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584章 九極大界

-

這次莫疏狂可不像初來日鬥界那樣顧慮重重,找到了人,直接掏出飛舟去了界門所在,一劍撇開守衛,強闖了出去。

星途上的景緻一閃即逝,湛長風閒然發問,“這星途也接通春秋苦境嗎?”

“聖地行蹤隱秘,怎容人隨便抵達,星途是去不了聖地的,我們先去九極大界。”莫疏狂垂眼擦著鋥亮的長劍,冷氣四溢,活像是看押犯人的牢頭。

湛長風轉了圈拇指上的墨玉扳指,九極大界也在玄天之中,不過她對此所知不多。

安安分分在舟上修煉了一段時間,終於抵達了九極大界。

“拿著這個。”莫疏狂遞給她一枚符令。

在舟穿過界門之際,她感應到了界門上的禁製,竟隻容許生死境及生死境以上出入。

符令光暈流轉,與界門有著細微的聯絡,安全通過界門後,湛長風見他冇把符令收回去,就自己拿著了。

靈舟在天空疾馳,湛長風掐訣避了撲麵而來的天地元氣,她覷向半沉在天邊霞光的金輪,三兩行仙鶴悠然斜飛,清唳穿雲透霧而來,滌盪了界外的風塵。

她又眺望四方,見巍峨山脈如巨龍橫臥在蒼莽大地上,遒勁有力,似乎隨時都會騰飛而起。

一路過去,湛長風很少看見城池,卻感應到了眾多隱在高山海島上的洞府和道場。

靈舟忽然高飛,穿過層層雲霧,她見雲端之上有一座天門聳立,莊嚴肅穆的四列金甲兵將懸刀執劍護兩旁,往內望去,萬道紅霞千條紫霧並瑞靄盈庭,一重重天宮殿宇端坐天上。

“那是何地?”湛長風問。

“廣平天朝。”莫疏狂使著靈舟往更高處飛去,破雲穿霞見新天。

湛長風還冇琢磨廣平天朝和春秋苦境的關係,便見雲上山峰高萬仞,如一把筆直的利劍插在天地之間,陡峭不可攀登,鋒銳不能仰望。

莫疏狂將她帶到山巔就離開了,冇多說一句話。

湛長風迎風立了一會兒,一頭仙鶴從遠方飛來,落地成一道人,他著白衣道袍,頗有幾分仙風,笑執道禮,說,“我乃天尊道童文遊子,聖地突發事件,天尊先行離去了,讓道友先在九極大界待一陣子,道友有什麼吩咐,儘可喚我。”

“有勞道友,請問此界哪些地方去得,哪些地方去不得?”

文遊子通透非常,直覺自己說了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她就得玩消失,哂笑,“這溫長山,下萬仞在地上,上萬仞在天上,無人引渡,修為又淺是上不得下不得的,道友且在此安心等著,若無聊,此去一裡處有座草廬,裡麵有不少書籍可以打發時間。”

湛長風隨遇而安,告了聲謝去草廬,草廬結在山壁上,古樸簡陋。她推開木門,內中一覽無餘,一案幾,兩書架。

湛長風隨手從書架上取了幾本書,粗略翻看,有講九極軼事的,有介紹聖地門派的,倒不乏味。

文遊子偶爾來幾趟,詢問她需不需要什麼東西,一來二去聊了幾番,她對九極大界和春秋苦境的認識深了許多。

春秋苦境有四宗,劍道九極歸一宗.武道真意雲霄宗.儒道太皓長青宗.法道廣素無印宗,支脈俱都分佈九天,主要是在玄天。

人道十二位準聖,因普通準聖不得乾涉世間事的限製,隻推出一位護道天尊主持人道。其他聖地也是如此。

九極大界則是人道的根基,九天人道修士彙集於此,而那廣平天朝,是人道建立的權力中心,擇優賦予道職,管轄人道為主的世界。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書架上留了好幾本關於迦樓帝君的史冊。

上麵寫,帝君乃九天人道氣運化生的先天聖靈,入劍祖門下修行,道號無為,曆千年而成靈鑒,出道掌不朽天子劍治理玄天過半星界,尊號迦樓帝君,後因人道功德而修準聖。

迦樓是人道的帝君,以人族昌隆為己任,玄天一度因其的治理而被人道覆蓋。

中途仙道淵明帝君轉修神道,入玄天遍及自己的信仰,與迦樓分庭抗禮。

二帝大戰後,玄天勢弱,人道萎靡,妖族扶持的萬星天朝和神道嶗荒天朝趁勢崛起,各王侯霸主征伐不止。

也因此,人道推出了廣平天朝,不過這次,人道吸取教訓,冇將權力全都交給天朝帝君,而是立了五位帝君共同治理。

這五位帝君,都是修煉有成的人道氣運之子。

單就以這三個天朝為例,湛長風便看出了一場龍爭虎鬥,萬星天朝主要活動在中界大界,為的是接引各界的妖族,嶗荒天朝除了占有一個嶗荒大界外,主要在各小界發展信徒,獲得信仰之力,廣平天朝實際上不治世,致力於將人道在每個星界顯跡,把人族都領到修途上來。

鏡子創立的雲山天朝其實也是神道的,曾在迦樓和淵明的對峙中擠了一席之地,二帝大戰時保持了中立。

湛長風略疑,雲山天朝挺安分啊,那為何二帝被鎮壓不久,新立的廣平天朝就追殺鏡子,叫雲山天朝失去帝君,降位為王朝?

但湛長風最頭疼的還是自己的處境,淩霄子為何會認定她是迦樓,如果她此前是神民,根本不可能成為人道氣運化生的先天聖靈,更不可能修到準聖。

要說是神民認錯了人,那更不可能。

拋開所謂的前世,僅談今世的她,她要行的是能創世能治世的帝道,不是讓聖地給她封個帝君的道職,再劃給她幾個任務幾塊區域去管理。

人道雖然講了一個“人”字,卻是說先入世度人,再出世成仙,最終為的是讓更多人脫離紅塵,得道飛昇。他們不會治理世間。

這和她是相違背的,在“道”方麵,她不會去妥協。

湛長風慢悠悠地過了幾日,問劍祖的歸期,得了個“歸期不定”。

文遊子可能體諒她無聊,又或者覺得她是個好人,主動鬆口帶她去修士城池逛逛。

湛長風欣然應允。

“聖地門人學有所成後,會到九極定居修道,其他世界上來的強者亦是如此,到了生死境以上的修為,外物不太重要了,必須的外物,也不一定能隨便買到,所以此界城池坊市很少,不過這裡也有些土生土長的修士,你看,”他站在舟頭,指向下麵,“那座修士城算是最為繁華的了。”-